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端木所见
    端木黄昏正在睡觉,听到外面的动静,胖子的声音简直就像魔音穿脑。@@,

    又是欠钱!

    迷迷糊糊中,端木黄昏纤弱的神经,就像琴弦一样被突突突拨动,眼角直跳。

    这艾辉到底是干什么的?到处收债?放高利贷的?

    端木黄昏把被子捂着脑袋,隔绝外面的声音。他决定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打定主意不出去。这个时候出去,撞在枪口上,不是等着被那个混蛋羞辱吗?

    都是什么人啊,好不容易安全了,也不好好消停一下?

    端木黄昏决定再睡一觉,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土丘里面的六天,是噩梦一样的六天,虽然他表现得很镇定,但是内心的恐惧不曾有丝毫减少。当安全之后,紧绷的心弦彻底松懈之下,后遗症开始体现出来。

    一连几天,他都处在恍惚之中,睡眠很浅,稍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惊醒。晚上整夜整夜的噩梦,有时会突然惊醒,有时会迷迷糊糊,不知道到底睡着还是醒着。连续几天睡得不好,端木黄昏的精神一下子萎靡下来,整个人看上去没什么精神。

    不光是他,其他人都是一样,就连许夫子,整个人看上去都有点恍惚。

    但是端木黄昏很快就睡不下去,外面杀猪一样的惨叫,让他根本无法入睡。端木黄昏忍了半天,终于忍无可忍,怒火一下子被点燃,蹭地从床上跳下来,便朝外面冲。

    这两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还让不让人休息?

    当他冲出房间,便看到空荡荡的修炼场中央,两个挥汗如雨的身影。

    “两百组穿花蝶步!完不成抽你!”

    “不要啊,阿辉,你放过我吧,那个端木黄昏欠你一亿五千万。都在那睡觉,我才欠这么点,你不要这样折磨我啊……”

    听到这句话的端木黄昏,差点扭头冲回房间。

    太……耻辱了!

    他的脸涨得通红,卑鄙!那个混蛋,已经开始四处败坏自己的名声!可恨!端木黄昏所有的睡意,全都消失不见。他现在恨不得冲回去,马上开始疯狂赚钱。

    这一亿五千万不还,以后自己还怎么抬得起头?

    端木黄昏双目直欲喷火盯着修炼场内的艾辉。

    “三百组穿花蝶步,我要再从你嘴里听到一句废话。再加一百组!”

    胖子听到这句话,一下子炸开了,满脸不屈和愤怒,身体前倾,就要上去拼命。

    端木黄昏满脸不屑。

    真以为自己有多大的本事,谁都会听他的?哼,这种狠话,连夫子都不会说。以这样的方式对待自己的朋友,起码的尊重在哪?这下要起内讧。

    有热闹可瞧了!端木黄昏幸灾乐祸。

    艾辉面无表情:“有本事你敢说。”

    胖子大怒。朝艾辉怒目而视:“汪!

    “不是长本事了吗?不是要做英雄吗?来,说句狠话!”

    “汪!”

    “怎么不敢说了?割袍断义,啧啧,现在怂了?不怂?英雄!不是要做英雄吗?这点胆量都没有?”

    “汪汪汪!”

    “再汪一声加五百个!”

    胖子就像一个充满弹性的肉球。带着满脸的怒目而视瞪着艾辉,一跳一跳离开。

    端木黄昏:“……”

    艾辉眼角余光瞥见屋檐下的端木黄昏,忽然想到刚才胖子说的“那个欠你一亿五千万的家伙”。

    一亿五千万!

    艾辉心中大为不爽,白眼狼!

    他猛地转过脑袋。自己开始修炼。

    盯着胖子修炼,艾辉只是不想胖子那么容易死掉。本事差躲得远远的也没事,本事差还喜欢多管闲事。那就是找死。胖子虽然贱了点,但是艾辉却不想胖子死掉,胖子死了谁来还钱?

    他对胖子的性格实在太了解,好吃懒做,胆小怯懦,看上去油滑得不得了,但是实际上却是极重感情,是个滥好人。

    艾辉从来不知道胖子竟然背后做了那么多事情,但是他知道胖子来感应场,只是放心不下他。

    胖子的性格就这样,艾辉不觉得自己能改变得了,他只是单纯不想胖子死。

    实力强一定,逃命的时候也有点把握吧。

    艾辉一直觉得自己比胖子自私许多,比如像跟着进感应场这种事,他就做不出来,他只会找自己适合的路,先把自己照顾好。

    倘若胖子有一天被人杀了,艾辉会去替胖子报仇,如果对方太强大,艾辉可以苦练几年再去。

    但倘若对方如果强到艾辉觉得怎么练都没有胜算,艾辉也一定会坚持不懈地……给胖子烧香就好。

    艾辉决定监督胖子修炼,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自己也要修炼。

    这是买一送一。

    睡了一觉,艾辉就准备开始修炼,他不想浪费时间。土丘的六天对于其他的学员来说,是生平以来最大的冲击,但是对艾辉来说,仅仅只是让他明白了,感应场也不是童话。

    感应场的生活美好得就像阳光,有点不真实,艾辉很多次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次的危险爆发反而让他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原来感应场也是有危险的,这才是现实嘛。

    危险不仅没有让艾辉感到慌乱,反而让他的内心真正平静下来。

    之前的感应场再美好,也不是他熟悉的生活,他总是会觉得什么地方不自在。现在的感应场很危险,却是他熟悉的生活,他如鱼得水。

    回到熟悉生活的感觉,让艾辉很快适应。在蛮荒的时候,只要有时间,他就会开始修炼。

    此处庄园以前曾是军营,修炼设施很齐全。这么好的场地,这么多的时间,不修炼多可惜。

    艾辉对于自己的时间,从来吝啬而抠门,不舍得有半点浪费。

    刚才和胖子的交手。也让艾辉颇受启发。

    胖子只开启了右手宫,但是这一手反冲漂移的技巧,相当漂亮。艾辉特意问过,这是胖子自己折腾出来的技巧。胖子对修炼的第一想法,永远是如何能够更好逃命。

    艾辉很赞同胖子的想法。

    他渴望变强大,也是为了能够活下来。胖子专注于逃命,也是为了活下来,两者的本质没什么不一样。

    刚刚收拾胖子的几个回合,艾辉见识到胖子的巧思,也发现了自己的变化。

    剑胎种子的变化。

    土丘的六天里。艾辉剑不离手,无时无刻不在保持剑胎状态,当时只是保命之举,但是如今却发现,连续六天的刺激之下,剑胎发生了新的变化。

    自己的六识变得更加敏锐,哪怕手中没有握剑,艾辉的六识都达到以前的剑胎状态。

    而如果握剑的话……

    艾辉持剑而立,缓缓闭上眼睛。

    他感觉草剑就仿佛成为他身体的延生。他能够通过剑身,感受到剑身周围温度、气流的变化,这是以前绝对做不到的。

    当艾辉运转体内的元力,艾辉惊讶地发现。手上的草剑,对体内的元力有着无以伦比的吸引。

    几乎是艾辉还没有想清楚,体内的元力就源源不断涌入手中的草剑。

    艾辉手中的锯齿草剑,泛起微微的光芒。锯齿草剑的剑身光泽内敛,平时挥舞,看不到任何光芒。艾辉对锯齿草剑的这一点非常喜爱。在夜战中,这是极大的优势。比起光华是不是绚烂,艾辉更在意的是,草剑能不能刺入敌人的身体。

    然而这次,草剑亮起一抹淡淡的光芒,哪怕再烈日之下,都能清晰可见。

    不知道为什么,艾辉竟然能够感觉到,草剑有一种饱和的感觉。

    就像……就像自己在面馆里一口气吃了十碗拉面的感觉……

    剑也会饱?

    艾辉哑然失笑,但是感觉非常强烈和清晰,于是就像一个吃饱的大汉,要开始走走路消消食一样,艾辉手中的草剑几乎是下意识地刺出。

    一剑接一剑刺出。

    每一剑都平实无华,没有任何花哨之地。

    但是很快,艾辉感觉自己手中草剑的剑尖,传来阻滞涩然之感,就像是在水中刺剑一般。

    阻滞感越来越强烈,每一剑都是吃力至极。大中午太阳本来就毒,只一会,艾辉额头就布满豆大的汗珠,绷带之下,全身每一根肌腱,都在有力地抖动。

    屋檐下,端木黄昏呆呆看着艾辉和胖子两人如此歹毒的阳光下,挥汗如雨。

    这两个家伙……

    他一开始以为艾辉故意在折磨胖子,发泄心头之恨,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艾辉自己也开始修炼。

    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

    万生园的可怕经历,就像梦魇般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整个人精神恍惚。而被软禁在这里,也让他不由杂念丛生,对未来充满担忧。这样糟糕的情况下,谁还有心情修炼?

    不光是他,其他学员都是这样,大家的精神都非常萎靡不振,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还没有从这次的冲击中恢复过来。

    但是这两个家伙,已经开始修炼……

    大中午,毒辣的阳光刺得人都睁不开眼睛,其他学员都躲在阴凉的房间里,唯独这两人,在空荡荡的修炼场修炼。

    挥汗如雨,端木黄昏脑海中冒出这四个字。

    胖子身上全是汗水,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衣服被汗水湿透,粘在身上。

    艾辉身上亦是如此,手中的草剑就像重若千钧,每一剑缓慢至极,端木黄昏都能清晰看到艾辉衣服下,全身的力量都鼓荡到极致。

    端木黄昏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心中满是羞愧。和别人比起来,自己真是脆弱啊!

    他正准备转身回房开始修炼,眼角余光光扫过艾辉,端木黄昏的身体陡然顿住,猛地睁大眼睛!

    *****************************************************

    ps:感谢大家!后天方方就要去上海参加年会了!这两天都是一更,为了年会三天也能够更新,感谢大家!(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