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二十章 诡异 第二更
    胖子的经验丰富无比,艾辉话音刚落,他就朝艾辉靠进一步,整个人就像炸毛的猫,高度戒备起来。◇↓◇↓,

    在蛮荒的时候,他能够在无数次危险中活下来,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每当艾辉流露出一点征兆的时候,他会立马做出反应。

    别人会想艾辉是不是错觉,总会有一丝迟疑。

    但是胖子不会,所以他活下来。

    胖子觉得艾辉比自己厉害得多,艾辉是变态,艾辉是最有可能活着走出蛮荒的苦力,他无条件信任艾辉。

    完全盲从!

    无论艾辉让他做什么,他觉得那就是必须要做的。无论艾辉是什么反应,他都觉得艾辉一定是发现了什么。

    当艾辉问他,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他就知道艾辉一定是听到什么声音。

    所以他毫不犹豫靠近艾辉,离艾辉越近越安全,艾辉怎么做自己就跟着怎么做。

    艾辉的剑,像一缕轻风,擦着胖子的脸颊,没入胖子身后的草丛之中。

    啪!

    一声轻微至极的声音,剑胎状态的艾辉,感觉敏锐至极。爆音虽然微弱,但是却没有逃过他的耳朵,剑尖的触感虽然微弱,但是他依然更够感受到剑尖微弱到几乎难以察觉的触感。

    被击中的东西体积很小,艾辉心中迅速做出判断。

    进入万生园的第一天,他就在晚上就听到一缕若有若无的声音。当时他以为是自己太久没有进入野外,产生的错觉。但是今天,他听到同样的声音。

    他收回锯齿草剑,把剑尖放到自己面前。

    “吓我一跳!”胖子凑过来:“什么东西?咦,剑尖上有一小滩血。”

    胖子灵巧地拨开草丛,片刻后,找到带着一片残缺不齐翅膀的半截蚊子:“是蚊子。”

    艾辉看到胖子说的那滩血,那是非常小的一块血雾。蚊子被草剑集中,导致爆体而亡,极细的一蓬血雾沾染在草剑上。

    艾辉心中也有点意外,他没有想到是只蚊子。

    并非他觉得蚊子没什么危险,事实上,蛮荒中蚊子同样相当危险,尤其许多蚊子有剧毒,一旦被叮了一口,那就处境堪忧。

    他没有因为是一只蚊子而有半点轻视,他觉得意外的是那缕若有若无的声音。他没想到那么古怪的声音,竟然是一只蚊子发出的。

    “这蚊子有点奇怪啊。”胖子手上的蚊子尸体只剩下半截,它的翅膀呈现诡异的暗红色,不知道为什么,胖子这样也算见过大场面的家伙,也觉得心里又点毛毛的,嘴里嘟囔:“我怎么会有点心惊肉跳的感觉?”

    胖子虽然心里发毛,还是仔细检查蚊子。

    在蛮荒,没有人可以什么都不做。

    胖子可以在战斗的时候躲在艾辉身后,但是需要他干活的时候,他不会有半点拖泥带水。

    艾辉吧剑尖凑到鼻子前,嗅了嗅,竟然是一股奇异的甜香。

    他心中陡然生出一股冲动,想舔一口。

    艾辉硬生生放下剑尖,眸子冰冷:“这血有问题。”

    “肯定有问题。”胖子回应道:“这么点血,要是正常早就干了。可是你看,现在它还没干。看它的翅膀,这颜色,你想到了什么?”

    胖子弯腰从地上扯了一根杂草,放在蚊子的翅膀旁:“看叶片根部,是不是颜色很接近?”

    艾辉点头,两者的暗红色颇为接近,但是蚊子翅膀的暗红色,要更深一点。

    “你看着草。”胖子目光闪动:“叶片根部最红,越往上红色越淡,大半片都是碧绿的。你想到什么?”

    “泥土!”艾辉毫不犹豫道。

    两人对视一眼,蹲下来拨开草丛,艾辉用剑尖沿着草根铲下去,果然看到红色土壤。艾辉没有停,继续挖下去,土壤越来越红,红得就像朱砂。

    忽然,红色的泥水,从艾辉的剑尖下冒出来,

    就像汩汩的血水。

    艾辉的动作一僵,空气仿佛凝固,两人看到彼此眼中的惊骇。两人在蛮荒见过很多可怕的东西,但是此刻,两人依然感到毛骨悚然。

    胖子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他们刚才谁说这鬼地方安全?”

    艾辉把剑尖放到面前,剑尖殷红,沾满了泥水。艾辉小心嗅了嗅,没有土腥味,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幽香。

    这缕香味和刚才蚊子血的甜香,有点类似,但是要淡得多。

    红壤他们不是没见过,但是眼前土壤的红色,就像鲜血一样,难道这是一处朱砂矿?不对,朱砂没有这种古怪的幽香。而且如果此地是朱砂矿,杂草叶片早就通体全红,而不会像这般叶片根部才染成红色

    显然是最近才发生的变故。

    这也是为何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包括艾辉,放眼望去,入眼的依然都是绿色。

    艾辉又走了十多步,来到一处没有植被的地方,开始挖起来。

    胖子一个哆嗦,连忙也跟着跑过来。

    挖出来的土壤是黑灰色,哪有半点红色?

    难道……

    胖子的脸色变得很差。

    艾辉二话不说,来到一棵树底下,没挖一会,冒出来的也是鲜红若血的泥水。艾辉剁开树木,距离地面一米以下的树心,全都变成红色。但是有树皮的包裹,从外面看不出来。

    两人彻底明白,这绝对不是自然形成。

    “可能是一种血毒?”胖子的语气不太肯定,带着一丝颤音:“通过草木相互感染。染红的草木,被食草的野兽吃掉,食草的野兽被感染。食草的野兽,被蚊子吸血,然后蚊子也被感染。这是什么毒?这……这也太邪门了吧。”

    看看周围莽莽丛林,无边无际茂盛至极的植被,地底下就是一片无边血海,两人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

    “我们还是找夫子们和周教官他们来看一下。”胖子嗫喏道:“这个地方有点邪门。”

    艾辉毫不犹豫点头:“走!”

    两人心中不安至极。

    就在此时,忽然前方传来一声欢呼。

    “兔子,哎呀,那有只兔子!”

    “真的哎!”

    “还是一只稀有的红毛兔啊!”

    “哇,好漂亮的眼睛,就像是红宝石!天啊,太漂亮了!”

    红毛……

    艾辉和胖子不约而同想到红色的杂草和红色的蚊子,刚才汩汩往外冒的“血水”。

    “小心!”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