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冷眼旁观
    抱着自己的锯齿草剑,艾辉冷眼旁观,看着周围的同学们吐得稀里哗啦。±都不同情,当年他第一次坐三叶草辎重车的时候,比他们吐得更夸张,今天明显控制辎重车的木修手下留情。比起城镇内的三叶藤车,三叶草辎重车要狂野得多。这种狂野的气质,是全方位的。更加粗壮的茎叶,三叶藤车上的三叶草如果是娇嫩欲滴的纤细美女,那辎重车的三叶草,就像一个满身肌肉疙瘩的铁塔巨汉。小腿粗的草茎,刀剑难伤,每一片叶片,如同半块门板大小的刀片,转动起来发出声音令人头皮发麻。辎重车不仅需要能够承载足够的物资,还要有足够的防护力和一定的灵活性。藤车外壁长满了五颜六色的植物,不同颜色的花苞、荆棘,每一个都是大有文章。比如有的能源源不断喷射滚滚毒烟,驱赶天空的飞行荒兽,掩护辎重车的逃离。但是蛮荒的飞行荒兽的生命力极为强韧,毒烟能够发挥的作用很有限。反倒是一些荒兽极为讨厌的气味,能够帮助辎重车躲过一劫。所以这些花苞散发的气味,绝对不好闻,混杂在一起,更是令人作呕。虽然是辎重车,但是出入蛮荒,对飞行灵活的要求,比城镇内的三叶藤车高得多。它就像一个体形硕大,但是又十分灵活的壮汉。控制辎重车的木修最喜欢给新手的礼物,就是各种高难度飞行。艾辉一脸享受。前面的木修明显得到提醒,不要玩得太过火,这种颠簸程度,简直催人入睡。其他学员们吐得稀里哗啦,他们只坐过那些飞行平稳的火浮云、三叶藤车,哪里坐过这样疯狂的辎重车?艾辉瞥了一眼旁边的白眼狼。白眼狼被安排在他身边,比起其他人,端木黄昏的表现要强得多,他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脸色虽然不是太好,但是没有吐。艾辉注意到白眼狼全身肌肉紧绷,装作无事人一样提醒:“想吐就吐,不用憋着。吐出来就会舒服多了……”哇!一直强忍的端木黄昏忽然觉得自己的喉咙有点干痒,再也控制不住,猛地弯下腰,就像洪水冲破堤坝,吐得昏天暗地。“吐到自己身上?真不小心。野外没地方给你洗,其实也没啥,也就是多闻几天。”艾辉魔鬼般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端木黄昏看到自己的裤腿和衣服上沾着的污垢,瞳孔骤然收缩,有洁癖的他再也控制不住,哇地又开始狂吐。艾辉一脸不忍卒视,朝一边挪了挪。不知道夫子是怎么想的,竟然把白眼狼安排和他一个组,座位也在他旁边。真是让人添堵啊。周小希看了一眼身边的许夫子,不由暗自摇头,许夫子脸色苍白,正在极力强忍着。还好是在感应场内远行,要是去蛮荒,打死他也不来做这些菜鸟学员的保姆。这些人中,最引人注目的是艾辉,也是唯一让周小希比较放心的学员。老鸟,从姿势就能看得出来是老鸟,身体放松,顺着辎重车的起伏,身体也随着起伏。抱着武器,神色镇定,这样能够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眼睛的目光不时注意外面的动静,非常警醒。连周小希这样的老手,也挑不出任何毛病。他想起李维说过,艾辉曾经在蛮荒当过三年的苦力,现在来看,李维没瞎说。有个靠谱的,总比一个都不靠谱要好。“哈哈,前面就到了!”木修吹了吹口哨。辎重车的声音猛地发生变化,车上猛地开始拉高。一双双惊恐的目光中,艾辉不禁摇头,这些家伙连恶趣味都这么相似吗?就不能有点新花样吗?拉高的辎重车忽然一个猛子往下扎,疯狂向下俯冲。艾辉被整座辎重车突然响起赖的高亢尖叫声淹没,他无动于衷,心里默默地吐槽这些家伙就不能有点新意吗?就不能来点新花式?熟悉而强烈的下坠感,让艾辉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蛮荒岁月。他愈发怀念胖子,以前每当这个时候,胖子就会啰嗦个不停,胖子一紧张话就多。艾辉是第一个跳下辎重车,他也受不了车里的那股味儿。其他人两脚发软,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里面出来,几个胆小的女孩都不敢出来,是被周小希扔出来的。木修不知道是得意还是嘲笑的引吭高歌中,辎重车呼啸而去。留下一群学员,就像一群无助的羔羊,在这荒野之中。许夫子在安排行程的时候,就考虑到学员的稚嫩。他们只是刚刚入学第一年的新学员,实力本来就弱,这次远行的目的也只是让他们体验一下而已。“今天晚上,我们就在这休息一天,明天开始出发。现在我们首先要学的是如何扎营,以后大家毕业就会知道,扎营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们将有英华风社的周教官来教导我们,周教官是北海部的精锐,非常有经验。”周小希也没推辞,这本来就是他们的任务之一。这是五行天的传统,有前线的老兵,直接回来传授自己的经验给学员,对学员的成长有着极大的好处。周小希没有马上开始,而是先道:“艾辉同学,你负责警戒。”“好。”艾辉点点头,抱着他的剑,朝树林走去。“我们现在开始学习扎营……”周小希道。“为什么让他去警戒?”端木黄昏忽然打断周小希:“周教官,不是应该实力最强的人去警戒吗?”刚才端木黄昏被艾辉摆了一道,正想着怎么扳回来。“原则上是这样的。”周小希笑得很和蔼:“端木同学觉得自己的实力更强?”“没错!”端木黄昏当仁不让:“我的实力更强,而且我学过警戒,更有经验。”“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周小希很爽快地答应下来:“那端木同学去警戒,艾辉同学来扎营。”觉得自己的计划成功,端木黄昏冲着艾辉冷笑一声,一头扎入树林。艾辉倒是无所谓,他经常干警戒,知道警戒比一般的工作更辛苦。端木黄昏愿意揽下这事,他求之不得。在周小希的指导下,学员们很快学会怎么扎营,乘坐辎重车的不适感也已经消失,大家重新恢复生机,干得热火朝天。当夜晚降临,篝火点燃,风越来越大。艾辉忽然抬起头。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