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九十七章 刺绣天才 第一更
    工坊内的雾气蒸腾,艾辉一身绷带,他全神贯注,他的动作极为缓慢,缓慢到肉眼难以察觉的地步,偏偏他的身体无比协调,就像充满了力与美的木乃伊雕塑。∈↗,

    细若发丝的蚕丝,缠绕着他的指尖,另一端没入热锅之中。

    艾辉的身后,拖着一截完成的蚕丝,但是雾气蒸腾,老头有点看不清楚,但是从那一圈一圈看,长度一点都不低。

    光是老头眼睛能看到的,就超过三米。

    老头吞了吞口水,心里更痒,压低声音问:“多长了?”

    “不知道。”韩玉芩看都没看他一眼,她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艾辉片刻,眼睛里一片狂热。

    刺绣天才!

    现在谁要和她说艾辉不是刺绣天才,她绝对二话不说,用“大师”两个字砸他满脸血!老头敢嚷嚷她一样砸!

    暮胶蚕丝的难度有多大?就连韩玉芩自己都不愿意去折腾,费时费力不讨好。艾辉一个刚刚开启本命元府的新手,竟然能够抽出这么长的蚕丝,这不是天才是什么?

    双流织法,暮胶蚕丝,都不是一个刚刚开启本命元府的新人能够涉足的。

    韩玉芩之所以让艾辉尝试剥茧抽丝,只是把这作为一种修炼的方式,压根没想到艾辉能够真的抽出有价值的暮胶蚕丝。

    可是,艾辉做到了。

    她都不知道,艾辉是怎么做到的,就像上次的双流织法一样。

    好吧,还是看老头一眼,老头其他方面不怎么样,收徒弟的眼光倒真不错啊!得想想怎么才能把艾辉从老头手上撬过来,这可不是讲夫妻情分的时候,不能糟蹋了这小子的天分啊、

    老头还好办点,大不了哭哭闹闹撒撒娇,谅他也逃不过自己的五指山,艾辉这小子有点难缠。

    伤脑筋,哼,还是老头的不好!收个徒弟还收个这么难缠的小子!这一老一少,就没一个好东西!

    老头没有注意到老伴看他的眼神不太对,他忽然想到艾辉这几天都没出现,反应过来,一脸吃惊:“这几天他都在这?”

    “不在这在哪?你对我这就这么不待见?”老太太眯着眼睛,已经准备开始挖坑。

    老头斗争经验何其丰富,闻言连忙赞不绝口:“怎么会?你这可是风水宝地,要不然这小子的进步怎么会这么快?这都是你的功劳啊!”

    老太太看老头不上当,不甘心道:“我看小辉对刺绣挺感兴趣,要不然也待不住。”

    老头心中暗呼来了,脸上大大方方道:“全凭他自己的兴趣,刺绣多好,又赚钱,好行当啊,你看我当年多支持你。”

    这一番话下来,滴水不漏,老太太只能干瞪眼。

    王守川心中得意,这段时间他和艾辉的讨论修炼非常深入,他已经看出来,艾辉是不折不扣的实战派。艾辉之所以对修炼的理论感兴趣,并不是他喜欢元力理论,而是他认为弄懂了原理,对修炼的帮助更大。而只要弄懂了原理,艾辉最常见的想法往往是,这个特性在战斗中如何运用。

    这小子现实得惊人。

    王守川算是彻底看清楚了,艾辉学习元力,学习修炼,全都是围绕着一个主题,那就是如何在战斗中获胜。

    说实话,对于比较理想主义的王守川来说,他并不是太喜欢自己的弟子学习的目的性太强。但是一想到艾辉的经历,他也只能喟然叹息。

    所以他很笃定,艾辉是不会把刺绣视作自己的事业。艾辉可以为了赚钱学习刺绣,为了充实自己学习刺绣,为了能够制作出色的装备学习刺绣,但是绝对不会像老伴那样视刺绣为生命。

    王守川太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对老伴的那点小心思,一点都不在意。

    忽然,王守川注意到艾辉的姿势,冷不丁问:“他一直是这个姿势?”

    艾辉的姿势很奇特,他左腿在前,右腿在后,成弓步。左手握拳放在腰间,右臂平伸,食指和中指骈指如剑。

    王守川是夫子,学识深厚,一眼就认出来艾辉手上捏的是一个剑诀。

    剑诀是古代剑修常用的手势,现在都没有剑修了,很少会看到。现在的元修也用剑,也有剑术,但是和古代剑修的那一套完全不同。

    “没动过。”韩玉芩这才注意到艾辉姿势有些特别,不禁问:“这姿势有什么说法吗?”

    五府八宫还不到千年,刺绣兴起的时间更短,至于剥茧抽丝就更加冷门,没有一套更成熟的技巧,大家都是五花八门。

    但是韩玉芩很了解自家老头,老头肯定是看出了什么,她对老头的学识还是相当信服的,当年就是被他这个小小的闪光点不小心被骗到手,年纪小不懂事啊。

    “剑诀。”老头解释道:“以前的剑修,在催动灵剑的时候,手上捏的法诀。”

    韩玉芩愣了一下,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是剑诀这么古老冷僻的东西。

    “剑诀现在还有用?”

    “在别人手上没用,在这不出的得瑟。

    一旁的明秀忽然开口:“师傅师伯,师弟结束了!”

    两人连忙望去,果然看到工坊内的艾辉,站了起来,在揉肩膀。

    一群人连忙冲进去。

    工坊的大门突然被推开,正在活动四肢的艾辉吓一跳,看清来人,他连忙喊:“老师、师娘、明秀师姐。”

    几天保持同一个姿势,艾辉现在感觉全身都说不出的酸痛,暮胶蚕丝的钱真不好赚。想想那些一连抽丝几十天的家伙,那该酸到什么程度啊。

    老头一脸赞赏:“不错嘛,进步很大。”

    韩玉芩捡起暮胶蚕丝,轻轻一抖,她的目光精准无比,立即得出结论:“十米多一点。”

    艾辉精神陡然一振,十米的暮胶蚕丝,价值二十万,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明秀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速度有点不对,师弟三天三夜抽出了十米暮胶蚕丝。”

    韩玉芩得到提醒,也反应过来,三天三夜抽出十米,意味着每天需要抽取三米多的暮胶蚕丝。韩玉芩有业务往来的几家抽取暮胶蚕丝的元修,最快的速度也只有一天一夜两米。

    如果艾辉的这个数据是真的,那就意味着效率提升五成以上,对任何一个行业,这都是相当了不起的!

    刺绣天才!

    韩玉芩眼前仿佛飘过这四个字,还是金灿灿的。

    她看向艾辉的光,陡然变得炽热无比。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