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九十六章 血绷带的变化 第一更
    艾辉一觉醒来,觉得说不出的舒畅和满足,所有的疲倦一扫而空。∽↗∽↗,

    看了下时间,艾辉顿时睡意全无,自己居然睡了整整一天一夜。起来的艾辉,决定直接去洗个澡。

    泡在温泉中,艾辉把玩着血绷带。

    血绷带的材质非常特殊,非布非帛,沉甸甸的。上面的血迹依然保留,就像刚刚干涸一般。师娘说它存在的历史很悠久,起码有上万年。

    每次看到血绷带,艾辉总是不自主想到修真时代,悠然神往。那是个多么繁华,多么多姿多彩的时代啊。有着最广袤的世界,有着千奇百怪的功法,有着层出不穷的法宝,飞天遁地,探寻未知的世界,那时的修真者是万千世界的主宰。

    血绷带刀剑难伤,艾辉尝试用尽力气,但是却无法扯动分毫。师娘当时把它一分为二,也费了很大的力气,说它里面的丝线被一种特殊的力量包裹,彼此浑然一体。血绷带上还留着师娘拆解的痕迹,边缘可以看到很多线头。

    托剑典的福,艾辉对修真时代的了解,远超过当下。

    血炼门派在修真时代,从来不是主流,修真时代的主流是剑修,是炼器。传承百万年的名门正宗,那些当年震慑天下的法宝,如今都早已经腐朽湮灭。偏偏一个小门派的东西,却能够历经万年而不腐朽,不得不让人感慨世事无常。

    血炼光听名字,便知道和鲜血有关,那股神秘的力量也应该和鲜血有关。

    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冷冽入骨。艾辉一开始缠着绷带的时候,非常不习惯,因为血绷带会突然爆发杀意,每当那个时候,艾辉的毛孔就会骤然收缩,感觉身上绑的是两根冰带。

    不过好在杀意爆发得并不是很频繁,而且每次时间非常短暂。

    真是个奇怪的东西。

    和血有关……

    或许,自己滴几滴血上去试试?

    突如其来的想法,让艾辉一下子来精神,他对血绷带一直存在极大的好奇。血绷带是血炼之物,血炼是什么他不知道,至于几滴血,对艾辉来说完全不在乎。他可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在蛮荒的时候受伤是家常便饭。

    无法遏制的好奇,就像野草一样在他心中滋生,他不再犹豫,直接就在温泉里咬破手指,在两块血绷带上各自滴了几滴鲜血。

    鲜血滴在血绷带上,每一滴像荷叶上的水珠,殷红圆润。

    但是下一刻,血珠就像被黄沙吸收,瞬间渗入血绷带之中,在血绷带上留下异常鲜艳的几处血痕。

    接下来的一幕让艾辉瞪大眼睛,血绷带宛如活过来,被师娘拆开的部位,线头蠕动生长。

    片刻之间,血绷带的边缘便看不到一点拆解的痕迹,两块血绷带都变得完好无损。

    艾辉呆住了。

    这血炼果然邪门啊。

    之前的血绷带看上去颇为陈旧,但是现在,焕然一新,变得净雪白许多。而之前的干涸血痕,则变淡了许多,唯独自己刚刚滴上去的血迹,异常娇艳鲜红。

    入手的质感,变得轻柔,不像之前那样又硬又沉。

    艾辉翻来覆去研究许久,依然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除了印证鲜血果然是关键。

    真是对得起你的名字啊,艾辉心中嘀咕,不过他可不打算再继续浪费自己的鲜血。一般人面对血绷带的诡异状况,心里只怕有点发毛。但是艾辉完全没有,地狱一样惨烈的场面他都见得多了,几滴鲜血怎么会让他感到恐怖?

    洗澡也洗得差不多,艾辉从温泉里出来,擦干身子然后准备给自己缠上绷带。

    绷带刚刚触碰到他的身体,便活过来,宛如一条灵活的蛇,沿着他的身体缠绕。转眼间就缠好,和艾辉平时缠法完全一样,松紧适中,完全没有平时冰冷入骨之感,温暖柔软,非常舒服。

    艾辉瞪大眼睛,这还是血绷带?

    有点厉害啊……

    没想到自己的意外之举,却又不错的效果,感觉运气不错。血绷带的缠法很复杂,艾辉平时每次都要花上不少时间,现在绷带可以自己缠,省事省心。

    穿好衣服,随手拔了根青草,嚼了起来。

    走到道场的院子,看到坐在院子里的楼兰,艾辉注意到楼兰的情绪似乎不是很好。艾辉心中有些纳闷,如果沙偶也有性格,那楼兰一定是乐天派沙偶。

    “怎么了?楼兰。”

    艾辉一边说,一边在楼兰身边坐下。

    “艾辉,邵师走了。”楼兰语气低沉。

    艾辉愣了下:“邵师走了?是出门了还是那个了?”

    对于隔壁这位邵师,艾辉觉得非常神秘。别人都说从沙偶便可以看得出土修什么性格,他想不出来什么样的土修,能够造得出楼兰这样的沙偶。

    艾辉见过很多沙偶,那些沙偶的战斗力惊人,但是和楼兰比起来,要蠢笨得多。

    “出门了。”楼兰低声道:“他说他的生命要走到尽头,他要去完成一件他后悔了一辈子的事情。艾辉,你说什么样的事情,会让邵师后悔一辈子?”

    艾辉松一口气,不是出事了就好,他想了想道:“很多吧,感情啦,使命啦,每个人都有很多很多很重要的事情。”

    “可是那样的话,为什么当时不做呢?”楼兰满脸不解。

    艾辉被问住了,这么深奥的问题,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灵机一动,双手一摊:“比如说,没钱!”

    “没钱?”楼兰歪头想了一下:“是的,邵师的钱都用在楼兰身上。”

    艾辉松一口气:“现在楼兰长大了,不需要邵师担心,邵师就可以去完成自己未完成的心愿。”

    艾辉感觉自己就像是诱拐小朋友的大叔。

    “可是,为什么邵师不带上楼兰?楼兰可以帮助邵师。”楼兰睁大眼睛看着艾辉。

    艾辉绞尽脑汁:“很多事情需要自己解决,你看我师父和我师娘,他们的感情我能帮忙吗?帮不上啊,老师要去勾搭师娘,会带上我吗?肯定不会啊。”

    “邵师去找邵师娘了吗?”楼兰恍然大悟:“原来这样。”

    “肯定是!”艾辉感觉自己的脑细胞不知道死了多少,简直编得自己都快信了,他语重心长:“虽然邵师年纪已经大了,但是他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么大的年纪,终于想通了,不容易啊,我们要祝福他!”

    楼兰连连点头:“楼兰要祝福邵师。”

    嘭,楼兰变成四个沙字,悬浮在空中。

    “邵师加油!”

    艾辉哈哈大笑。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