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六十八章 撞破 第二更
    “傍晚同学,你知道艾辉在哪吗?”明秀问道:“我找了许多地方,都没有找到他。⊥文小說,.nn.g”

    本来内心默默流泪反而端木黄昏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出来,哈不是我一个人找不到他啊……等等,这事情好像不值得高兴……

    端木黄昏被自己快要折磨疯了,今天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老出这样莫名其妙的错误?

    连续犯下一连串愚蠢无比的错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欲哭无泪。

    “我也不知道,他基本不会来上课。”端木黄昏强自冷静下来,先不动声色给艾辉上点眼药,才接着道:“他平时住在兵锋道场,明秀师姐可以去那里找找。”

    “太好了,那我去找他。”明秀很开心,但是又有点皱眉头,师弟经常不上课,这可不是好习惯啊,到时候要提醒他一下。

    端木黄昏看着明秀离开的背影,有些出神,明秀这个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唔,在哪里听过呢?

    他的眼光毒辣,见过的女子不知凡几。气质如此出色,令人如沐春风,充满大家风范的女子,绝对不是无名之辈。回想起刚才的一些细节,明秀身上的衣服并不华丽,非常简约朴素,但是质地绝佳,清一色都是元纺布,品阶不低,身上的绣品更是名家之手。

    对于端木黄昏这样从小锦衣玉食的世家子弟来说,这些东西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明秀那一身行头看上半点都不起眼,但是论起价格,比他身上要更贵。

    艾辉又穷实力又差,怎么会有这么有钱的师姐?

    绣品……

    端木黄昏终于想起明秀的来历,她韩玉芩大师最钟爱的弟子!松间院是个小城,值得注意的大人物很少,所以端木黄昏才能记得。自从知道他要在松间院上学,家族早就帮他把松间院的方方面面都打听了一下。

    松间院最不能惹的就是韩玉芩大师。

    刺绣大师无论走在哪里,都是绝对的座上宾。就连他的老师岱纲,哪怕是大宗师,都不会在韩玉芩大师面前摆什么架子。

    端木黄昏知道得比一般人要多很多。韩玉芩大师的绣坊位置很偏僻,知道的人很少,倘若不是端木家专门调查,都不知道这家普通的绣坊主人竟然是韩玉芩大师。

    没有谁会傻到去得罪一名刺绣大师。

    像韩玉芩大师的绣坊,和十三部有很多业务往来。而高端元织品的订制,登门者络绎不绝,个个非富即贵。

    背后的人脉,是一张无形的大网。

    明秀是韩玉芩大师的弟子啊,怎么又成了王夫子的弟子?不对!端木黄昏猛地想起来,据说韩玉芩的夫君就是松间院的一位夫子,没想到竟然是王夫子!

    端木黄昏大吃一惊。

    王夫子完全没有存在感,他对王夫子没有半点印象。从课程便可以看得出,王夫子的水平应该不怎么样。

    端木黄昏很快就平静下来,这也没什么奇怪。

    忽然他心中充满好奇,明秀来找艾辉干什么?

    要不?去看看?

    端木黄昏心中这个念头一冒出来,立即变得无法遏制。去看看!那个该死的家伙,实力那么差还每天都不上课,到底在干嘛?

    一个组的,实力太差了以后肯定要拖自己的后腿,端木黄昏这么告诉自己。

    他立即动身。

    兵锋道场那个地方不好找,明秀没有那么容易找到,自己现在动身也不晚。

    端木黄昏没有马上动身,而是回到住处,戴上元力面具。

    太出名就这点不好,太不方便,走在哪里都容易被认出来。他可不想到时候被狂热的女学员坏了自己的好事。

    这次一定要搞清楚,那个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

    端木黄昏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脸,眼中寒光闪动。

    果然如他所料,当他赶到兵锋道场的巷子口,明秀还没到。他就像一位充满耐心的猎人,在巷子口对面买了一串糖葫芦,找了个隐蔽的地方等待。

    “以后你一个人来这个地方要小心安全。”

    一个男生对身边的女生叮嘱,两人从端木黄昏身前走过。

    “为什么啊?这一带不安全吗?”女生很奇怪。

    男生肃容道:“你不知道吗?前段时间的裸奔案,就是生在这个地方。”

    “啊!”女生大吃一惊:“就是那个变态裸男案吗?”

    “是啊,我当时就在现场亲眼看到,实力很强的一个变态!”男生继续叮嘱:“以后一定要小心。”

    正在慢条斯理咬着糖葫芦的端木黄昏动作一滞,他脸上火辣辣,仿佛被人当面扇了几个耳光,恨不得地上找条缝钻进去。那天的场景不受控制在脑海中浮现,哪怕事情已经过去,他依然感到无比的羞辱。

    沉浸在不堪回往事端木黄昏没有注意到男生不经意一瞥过来的目光。

    男生的身体一僵。

    女生察觉到男生的异常,不由问:“怎么了?”

    “没什么。”男生的回答有点勉强,牵着女生的手扯动了两下,示意快点离开。

    女生虽然不明白,但是乖巧地跟上。

    走出一段距离,男生心有余悸地回望一眼,看到对方低着头,没有看这边,顿时松一口气。

    “你刚才怎么了?”女生关切地问。

    男生正准备回答,忽然看到前方巡逻的两位警卫,拉着女生便跑过去。

    街道另一头的端木黄昏还沉浸在上次那个羞耻的画面,没有注意到远处的警卫听到男生的话神情立即变得紧张起来。

    两名警卫如临大敌,他们之所以每天都在这里巡逻,就是松间院正在全力调查变态裸男的事件。

    院方最近因为端木黄昏的缘故,名气暴涨,上升势头良好,在这个时候出现性质如此恶劣的事件,校方怎么可以容忍?

    变态裸男的实力强悍,每一位警卫都背得很熟。

    其中一名警卫打开自己肩膀上一个袖珍的草笼,一只灰色的信号蜂嗡嗡飞走。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抽出腰间的兵器,一左一右,朝巷子口那个拿着糖葫芦的男子逼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