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五行天 > 第七章 坚定的信念
    满头雾水的艾辉,过了好一会,才陡然明白过来自己抓住的是什么。∏∈∏∈点∏∈小∏∈说,

    艾辉感觉自己的手掌正抓着一团通红的炭火,抓也不是松也不是。

    该死!

    艾辉忍不住暗骂一句,也不知道骂谁。怀里的目标身体僵硬一动不动,放弃抵抗,从战斗的角度这是好事,可是,莫名的心虚是怎么回事?

    度秒如年,汗流浃背。

    “铛铛铛!”

    战斗结束的钟声响起,艾辉如蒙大敕,闪电般从对方怀里抽出手,还顺势帮对方重新打好防具的索结。轻手轻脚从对方背上溜下来,猫着腰蹑手蹑脚冲进烟雾里。

    心虚……还是离目标远一点比较好。

    重新混进人群的艾辉不由松一口,这个乌龙闹得他手足无措。好在脸上有面具,墨夜烟也够黑够浓,艾辉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烧着,心中满是转身夺门而逃的冲动。

    还好,他心中还残存最后一丝坚定的信念——五万奖金!

    随着烟雾散去,艾辉心中的尴尬也渐渐消散,这只是一个意外。战场上总是有各种意外,艾辉这么对自己说。

    嗯,竟然这么有道理,自己都无法反驳!

    说服自己的艾辉随之坦然起来。

    当烟雾散尽,道场的负责人看到场内还有十多人,不由大吃一惊。在他的预期中,能剩下两三位就不错了。他可是很清楚自家小姐的战斗力有多么强悍,而且小姐对于这样的实战训练从来都是全身心投入,绝对不会放水。

    怎么会有这么多?难道是小姐不太适应盲战这样的特殊战斗方式?

    有人看道场迟迟没有反应,忍不住嚷道:“钱呢?还发不发?”

    顿时引来几人的响应。

    “是啊,不会想赖账吧!”

    “快点给钱!忙着呢!”

    中年人看了一眼自家小姐,小姐没有任何反应,就像没有看到他探询的目光。他到底是一方主事,有临机应变的能力,而且五万元的奖金对道场来说,实在不值一提。虽然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的获胜者,但是几十万现金还是很轻松拿出来。

    拿到钱,大家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

    五万对于学生来说,可是一笔不小的横财,平时舍不得买的东西马上就去买买买!

    大家一哄而散。

    艾辉混在人群中,一点都不显眼。

    五万啊!钱拿在手上,美好的感觉早就让他把刚才的尴尬和意外抛到九霄云外。

    他哪里还顾得上闲逛,雄赳赳气昂昂,像一阵风再次冲进面馆,面对老板底气十足张开手掌,说出今天最霸气的一句话:“老板,再来五碗面!”

    终于可以敞开肚皮吃了。

    只是……

    艾辉的目光忽然落在自己张开的手掌,刚刚就是这只手……

    啪,他猛地五指合拢,握紧拳头。

    战场上总是会有各种意外,艾辉再次对自己认真说了一遍,然后心安理得的大口吃面。

    道场负责人看到场内孤零零站在原地的小姐,心头升起不祥的预感。小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已经十多分钟。

    “小姐!”他忍不住出声。

    小姐恍若未闻。

    他心头的不安更加强烈,难道小姐修炼出了什么意外?他压根没有想到小姐会受伤,开什么玩笑,整个感应场能够做小姐对手的,屈指可数。虽然小姐压制了境界,还是陌生的盲战,但是他依然不相信会有人能够对小姐构成麻烦。小姐最大的麻烦只会是对盲战的不熟悉。

    他忽然眼前一亮,难道小姐顿悟?

    没错,眼前这样的状况不正像是传说中的顿悟吗?一定是这样的!

    他立即变得激动起来,在自己负责的道场,自己安排的盲战,让小姐顿悟,这可是天大的功劳。他满脑子都是将来自己飞黄腾达的幻想,脸上不由露出傻笑。

    师雪漫心中一片茫然。

    刚刚发生的事情,对她的冲击之大,让她彻底懵了。

    从意外发生的那一刻起,一直到刚才,她的脑袋里都是一片空白。她根本没有听到中年人喊她,也不知道战斗已经结束,所有的参赛者都已经离开。

    她浑浑噩噩,到此时,终于慢慢的回过一点神来。

    她浑身在颤抖,但是她强忍着。那只是一场意外,她对自己这么说,但是无济于事,她的身体依然在颤抖。强烈的耻辱感,让她不受控制的颤抖,她竭力忍住不哭。

    就算是意外,也绝不放过那个该死的家伙!

    她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对自己说。这句话仿佛有奇异的魔力,颤抖的身体立即不抖了,她一点都不想哭。没错,绝不放过那个该死的家伙!

    她重新恢复往日的自信,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神,再次回到人间。

    摘下脸上的面具,眼前恢复光明。

    蓦地,中年人的脸色大变,他的目光直勾勾盯着小姐雪白的脖子上,赫然五个青紫的指印。

    老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险些失声惊呼,反应过来的他死死捂住嘴巴。

    小姐被人打败了!

    这个消息倘若放出去,绝对会引起感应场的大地震。小姐的实力,在整个感应场绝对能排进前五,谁能够打败她?他第一反应,是前面几个家伙,有人伪装假冒,故意的恶作剧。

    但是他很快否定了这种猜测,小姐的行程保密,来道场有着太多的偶然。而且,看小姐脖子上的指印,对方应该是留了手,否则的话,小姐的脖子会瞬间粉碎。

    想到小姐倘若在自己负责的道场出了意外,中年人的后背瞬间湿透。

    还好小姐安然无恙,劫后余生的中年人觉得自己的脚有点软。

    取下面具的师雪漫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任何不同,她淡淡道:“去查一下,刚才那些选手的身份。每一个人的身份,包括躺在地上的。”

    中年人不敢有任何迟疑,连忙应命:“是!”

    他能听得出来小姐淡淡语气中的寒意,他知道小姐只怕是真的生气了。小姐从小到大,好像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眼角余光瞥见小姐脖子上的指印,他心中一阵后怕。

    如果他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怕现在已经直接昏厥过去。

    他虽然答应得干脆,但是心中也暗暗叫苦,小心翼翼道:“小人工作疏漏,没有留下他们的信息,现在只能通过其他的方式查,可能需要族里的援手。”

    他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他的想法中,所有的参赛者都是小姐的陪练而已。反正都是被小姐打败的,身份什么的,有什么意义?

    “不惜一切代价。”师雪漫语气冰寒:“族里会动用所有的力量,给我查清楚。”

    中年人心中一凛:“是!”

    他感受到小姐的坚决。

    这没什么奇怪,突然蹦出来一个能够威胁到小姐的学生,无论是小姐,还是家族,都绝对不会坐视。他有足够的自信,只要家族动用力量,对方隐藏得再深,他也一定可以查出来。

    师雪漫寒霜密布,朝道场大门走去。

    走出大门,她看了一眼街道上的滚滚人潮,又回头深深看了一眼道场,死死攥紧拳头,转身离去。

    艾辉是扶着墙出门,也是扶着墙回兵锋道场。

    之前是饿得手脚发软,现在是撑得走不动,好不容易从巷子口挪到道场门口,花了整整十分钟。

    道场门口,楼兰坐在石阶上,有些无聊。

    艾辉心中升起怪异的感觉,无聊的沙偶,这画风好像不太搭啊。

    “我等你一个小时。”楼兰看到艾辉,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

    艾辉第一次见到如此灵智的沙偶,而且拍灰尘这个动作,真是绝了。喂,你是沙偶啊,本来没有灰尘,也要拍出一蓬沙子吧。

    而且,我们好像没有那么熟吧。

    他一边开门一边随口问:“有什么事吗?”

    “没有。”楼兰歪头想了一下,像是在搜索合适的词汇:“我们是邻居,这是串门。”

    夜色正浓,但是艾辉还是可以看清楼兰脸上的黑色面具。看到楼兰的面具,他就想到今晚的意外,他觉得这么下去得有点心理阴影了。

    他心不在焉地问:“为什么要戴面具?”

    楼兰道:“因为没有脸。”

    “没有脸?”艾辉有些意外:“干嘛不做一个?”

    沙偶捏脸十分简单,有些甚至可以随意变幻脸形。

    楼兰道:“邵师觉得麻烦。”

    艾辉想了下隔壁那位不问世事的土修,倒是觉得这的确是邵师的风格。土修之中,性格怪异的很多,艾辉见过许多更加古怪危险的土修。相比之下,邵师虽然有个性点,但是危险性却没有那么大。

    “其实费不了多少事。”艾辉说着自己都觉得没意义徒劳的话,他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必要对这个意外耿耿于怀,虽然手感其实蛮不错。

    “没有必要,我只是一具沙偶,不需要面孔。”楼兰认真解释道:“谁会记得一具沙偶呢?”

    正在开门的艾辉手上的动作停住。

    他想说点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说什么。

    “是啊。”

    艾辉像是在叹息,有点残酷,但是实在说不出违心的话。沙偶是蛮荒淘汰损坏最快的存在,仅次于苦力。

    没人记得一具沙偶,谁又会记得一位苦力?

    同是天涯沦落人,但是我有五万块。

    精神振奋的艾辉霸气绝伦地推开大门。

    “欢迎串门。”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