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再世傲魂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借兵离忧
    
午时将至,暗一一道密信传来,同岳凌辰等人的团圆一饭尚未吃上,要寻的暖玉也未能寻到,灸日和冷绝辰不得不与冷父和岳千远暂别,先行赶往为谒神礼搭建祭坛之处——皇家魔武学院后山。

    八棵三米余高、四棵五米有余的梧桐木作膛,后用数百橄榄枝穿梭其中编织成网梯,祭坛便已完成了大半。灸日和冷绝辰赶到时,只差一四人合抱的三足蟠龙青铜大鼎还未抬上祭坛。

    灸日看了眼祭坛周围忙碌有序的侍卫工匠,又看了眼其间夹杂的几个身着武院服制的学员,自觉帮不上什么忙,干脆拉着冷绝辰上了半山腰,随意找了棵有年头的老树飞身坐上了横伸出去的一根粗枝。

    “暗皇让你来监工,你便是这么监的?”冷绝辰未和灸日一同上树,双手环肩,半抬着头看向不过片刻已几欲睡去的灸日。

    灸日闭着眼向树下伸出左手,在空中捞了一捞,没碰到该站在那里的人,诧异的偏过头向下一望,待见到冷绝辰纯色白衣上飘飘洒洒的一层棕色树屑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见冷绝辰骤然绷起的脸色连忙收了笑声,说道,“抱歉抱歉,我没注意到这树上不干净!”

    “笑够了?怎么不继续笑了?”冷绝辰神色不变,依然冷着声音喝道。

    原来这山上数月不曾见风雨,树上渐渐积了一层树皮老死风化的灰屑,灸日伸手欲拉冷绝辰一把时,正好将浮散的一层扫了下去,而站在树下的冷绝辰毫无防备自然承受了大半。

    眼望着身上白衣上斑斑点点的灰褐色,洁癖立时发作了,唤来旋风在身上徘徊了个数次,冷绝辰仍觉得像有什么脏东西黏在身上,浑身发痒心底蓦地烦躁无比,瞪视灸日的目光比利剑还锐了三分。

    “左右离谒神礼还有段时间,不若绝辰你回宫梳洗一番,换上干净的衣袍再出来?”灸日用满是讨好的声音提议道。

    冷绝辰神色未名的扫了灸日一眼,脸上冷色不退,声音却已缓和了许多。“在这里等着。我回来之后若是见不到你,你知道会怎样。”

    “是是!谨遵将军大人之命!”灸日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看着脸上警告意味甚浓的冷绝辰,故作严肃的应道。

    待冷绝辰匆匆离去,身影渐远,灸日方从树上坐起,倚着树干长长地舒了口气,向着不远处的树冠道,“绝辰走了,下来吧。”

    树冠微摇,黑影立现,可不正是冷绝辰以为送完了信走了许久的暗一,半付下身,低声道,“少主英明。”

    “无关英不英明。方才绝辰在,你欲言又止,只说让我先来此处。因此我父亲的意思应当还有半句,你既然不敢言明,便是我父亲叫你在我独处时告诉我。”灸日目视着山脚已到了最后完善的祭坛,沉声道。若非看出暗一之意,他又何必使那幼稚的计策调走冷绝辰。

    ‘老家主今晨回宫,说是于天山下发现外敌,欲调兵马前往平乱。主上请殿下留守此地,勿要妄动。’暗一运气传音道。

    灸日呼吸一滞,眼色怪异的看向暗一,“离天山最近的如今是我西虎军团,他暗夜离忧想调兵,却是要动我的人?”

    暗一一点头,道,“正如少主所言。主上也是如此回绝了老家主。”

    又闻暗一此言,灸日的眼色愈加怪异了几分,“所以?暗夜离忧动不了我的兵,又把心思打到了谁的头上?”

    “回少主,老家主似乎料到主上不会同意,后又说愿意用主上十八年前所求的东西交换,只从西虎军中调一千人便好,只不过……”暗一犹豫了一瞬,平淡无奇的脸上竟闪过了一丝尴尬。

    灸日心下了然,淡淡指出,“只不过,他要我的轻骑小队。”

    西虎军团除了已经颇具威力的轻骑小队,灸日也想不出还有哪一支队伍能让暗夜离忧撇下脸面来向暗夜幽暝讨人。看暗一犹犹豫豫不敢明说的姿态,暗夜幽暝怕是也不知该作何决定。

    “轻骑小队他是动不得的。你去回禀我父亲,西虎军团可出姬长风带领五千人马来助于暗夜离忧,条件是,我父亲的要求,暗夜离忧必须同意。”灸日不好奇暗夜幽暝所求为何,能让暗夜离忧当做筹码并让他左右为难的,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寻常的东西。轻骑小队尚在抢时集训中,而西虎军团诸位队长中,唯有姬长风的头脑灵活足智多谋,对上老谋深算的暗夜离忧必也不会吃亏。

    “还有一句话,帮我转告暗夜离忧。不管他在算计什么,即便他要用我西虎的人去救他的宝贝儿子,我西虎的人,去时五千零一人,归时若少一人,我便把账算在他儿子头上。他儿子那条命不够算,便轮到他了。”

    暗一眸光上挑,摇曳的树影中少年纯黑的身影几与周遭融为一体,一条笔直而有力的长腿从枝干上自然垂下,一条曲起抵在粗壮的树身上,枕在脑后的长臂没有半点习武之人的粗狂却无人敢质疑其中蕴含的狠劲的爆发力,淡漠异常的气息,却是流传着暗夜家族的血液中散发的与生俱来的临危无惧处之泰然。心中为家主升起的暖意便是叫欣慰吧……暗一俯下身,对着树上闭目养神的少年由衷的抱拳道,“属下定会一字不漏的回禀主上,少主可还有吩咐?”

    “没……”没有注意到暗一变换了语气的灸日随意的摆了摆手,一字刚出又突然顿了顿,一个翻身从树上坐了起来,冲着暗一眨了眨眼。

    ……暗一心中无端一寒,偷瞄一眼树上笑的十分真诚的少年……暗自摇了摇头,道,“属下自当为少主竭尽全力。”

    灸日难得微微红了红脸,轻咳了两声,看着山下鳞次栉比的碧瓦楼堂,缓缓说道,“我来时见山下有不少新奇的小食,你让人每种买个三四人份给我送来,再去天香楼对面的玉摊,把我问过价钱的那几块种玉收了来……”灸日再次顿住了,空间里仅剩的金币估计买了吃食也不够再买几块玉……

    “回禀少主,主上有令在先,族库中所有皆以少主所需为先,金玉等物,少主自用便是,无需告知主上。”暗一心下好笑,不敢表露半分,神色很是正经。

    “呃……如此也好……”灸日说完,看着暗一消失之处自己忽地愣了一愣,若是半年之前听到暗一这番话,自己断不会如今日这般应下。那个时时想着脱离暗夜家族与暗夜家族划清界限的暗夜清和灸日,此刻回想起来,竟是天真的可怜。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