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128章 铁撬
    时歆诺小心翼翼地来到地下室梯道边,磨豆腐的声音和哭泣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

    顺着地下室梯道,来到地下室底部,时歆诺从转角处向地下室里看了过去。

    死去的妇人和先前一样,站在石磨边用手继续转动着石磨,只是这一次和先前不一样的是,从石磨里流出的不再是白白的豆浆,而是鲜红的血色液体。

    石磨边传过来的也不再是豆香,而是极为浓重的血腥气。

    时歆诺再次屏住了呼吸,她感觉着事情越来越不对,就在她想要转身逃开的时候,脚下却是不小心弄出了声响来,这声响把她自己吓了一大跳,同时也惊动了正站在血磨边的妇人。

    妇人回过了头来,她一半的脑袋显然已经摔扁,导致她的一颗眼珠从眼眶中被挤出悬吊在摔扁的脸畔边,脸上、身上全都是血,手臂也被摔变了形,一脸狰狞地看向了时歆诺。

    时歆诺一时之间被吓傻了,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甚至张开嘴都喊不出声音来了。

    “还我命来……”

    妇人一步一步地向时歆诺逼近了过来,并且向她伸出的带血的手爪。

    就在这时候,时歆诺突然感觉着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然后又拍打她的脸,但她回头过去的时候,却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再度回过身来的时候,面前是妇人那被摔扁了半边变得无比狰狞的脸,已然凑到了她面前来。

    “啊!!!”

    极度惊恐之下,时歆诺终于喊出了声,她伸出手去试图推开妇人的脸,但是手却是被妇人给抓住了,想挣脱却是一动也不能动。

    就在某个瞬间,妇人那张狰狞的脸突然发生了些变化,变得模糊不清而且有些昏暗起来,又过了一会儿之后,时歆诺终于看清楚了,妇人的脸居然变成了柳乾的脸!

    “醒醒!醒醒!我才离开多大会儿呢,居然就靠在棺材边睡着了,你的心也真是够大的。”柳乾把时歆诺彻底摇醒了过来。

    “我……”时歆诺向四周瞅了瞅,这才发现她根本就没有离开主卧房间,而是靠在棺材边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不可能吧?她完全没有自己靠在这里睡着的记忆啊!

    ‘嗡!嗡!’

    柳乾开动了手中的电钻,向棺材的某处钻了过去。刚才他离开就是去了小区物业部的工房,他记得那些有一些电锯、电钻、铁撬、锤子之类的工具,所以把它们全都拿了过来,用于打开这具棺材。

    “我刚才……看到妇人没死,她在地下室里磨豆腐,但石磨里流出来的全都是血……然后,她还向我索命……”时歆诺战战兢兢地向柳乾说着。

    “她要索命,对象也只可能是我,怎么会向你索命?你只是做了个梦而已。”柳乾心在不焉地回了时歆诺几句。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睡着的,我不可能在这里睡着吧?然后就出现了那些,不可能是梦的吧?”时歆诺不甘心的语气。

    柳乾没再搭理她,而是继续用电钻和电锯对付着那棺材,在棺材侧壁和棺盖的连续处钻出一个足够大的孔洞之后,柳乾把铁撬塞了进去,然后用铁锤猛砸着那铁撬。

    “这大半夜里,你整出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会引起别人注意的。”时歆诺提醒了柳乾几句。

    “引起注意是肯定的,但是……谁会到这里来探查?”柳乾回了时歆诺一句,然后继续在那里猛砸猛敲着。

    8号别墅主卧房间四周都是封闭着的,连窗子都封闭了起来,柳乾弄出的声响传到外面远处之后,能听到的只是一些很沉闷的声音,小区巡夜保安确实听到了这些声音,但他压根就不想靠近8号别墅附近,反正明天白天有物业部和另外的保安来处理,他何必给自己找些麻烦?

    在柳乾的暴力~强~拆之下,被钉死的棺材盖很快就被掀开了,想先前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棺材里没有另外的金属箱,而是里面放置着一尊比真人略大一圈的铜像!

    “这位,应该就是妇人的老公,那个爱吃豆腐的天师了吧?”时歆诺用手机照着亮推测了一番。

    “铜像……”柳乾皱起了眉头,如果里面是一副骨架或者一具干尸的话,他考虑着焚毁了骨架或干尸,应该就能灭杀掉天师的本体,终结了青苑小区的恶灵,但现在……里面居然是一尊铜像!

    这玩意儿可不是一般地重,不知道妇人是在这里做的还是从北方带过来的,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它悄无声息地弄到别墅里来的。

    “如果天师是恶灵,天师的尸身会不会被妇人铸进了这铜像之中?以免被人毁损?”时歆诺推测了一番。

    “有可能。”柳乾皱起了眉头,想把这铜像毁损,可能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扔到炼钢炉里去烧掉,一种是用专业的切割机切成碎块,但现在这两种办法都不太可行。

    楼下突然传来了‘当啷!’几声窗子被砸开的脆响,然后一股热浪和浓烟从破开的墙洞处窜了进来,柳乾捂着鼻子走到墙洞边看了看立刻逃了回来。

    “怎么回事?”时歆诺被瞬间灌入的浓烟呛得无法呼吸,向柳乾问了一声。

    “应该是有人砸碎了一楼的窗玻璃,往房间里扔了汽油桶进来,想放火烧死我们!”柳乾说着几记铁拳砸向了别墅的外墙,又踹了几脚之后,在外墙上踹出了一个大洞,把时歆诺推了出去,自己也从墙洞里钻了出来。

    果不其然,8号别墅的一楼已经陷入了火海之中,如果不是扔了汽油壶进去,火势不会发展得这么快。

    逃出8号别墅之后,柳乾立刻围着8号别墅转了一圈,想要找到放火之人,但很显然那人已经消失了踪影。

    “是谁想放火烧死我们?”时歆诺一脸的惊悸之色,如果不是柳乾的铁拳铁腿强行破墙,她和柳乾肯定是会被活活烧死在8号别墅里了,而且会是被浓烟薰死的。

    “还能有谁?不是恶灵就是邪恶阵营的人。”柳乾冷哼了一声。(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