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127章 主卧
    上楼之后,柳乾再次来到了主卧的门边,用手电筒四周照着、研究着。

    “完全没办法进入啊!”时歆诺头疼的表情。

    “门框四周都是混凝土结构,是肯定没办法进入了,我们只能破墙而入。”柳乾向四周瞅了瞅之后,走进了旁边的画室里。

    “破墙?用什么工具?”时歆诺向四周瞅了瞅,而且大半夜里动静破拆墙体,动静也太大了些吧?

    柳乾在一堵墙壁面前站住了,因为画室和主卧相邻,这堵墙壁的那边,就是别墅的主卧,所以,他只需要在这墙上拆出一个足够钻过身体的洞口就行了。

    任务世界和柳乾先前所在的现实世界年代差不多,可想而知建筑风格也差不多,框架结构,泡沫砖充当墙体材料,然后在泡沫砖的外层糊上两厘米厚的水泥砂石。

    ‘砰!’地一声闷响,柳乾一记铁拳砸在了墙体上,墙体顿时裂炸了开来,扒掉外层的水泥壳,露出了里面同样被震裂的泡沫砖。

    确认了墙体确实是泡沫砖之后,柳乾退后了几步,然后猛然加速前冲,向刚才被铁拳砸裂的地方一记飞踹,轰隆隆一阵乱响,柳乾和几块碎断了泡沫砖已然来到主卧里了。

    时歆诺用手扇了扇面前的烟尘,又等了一会儿之后这才从那墙洞里钻入了主卧之中,她现在深度怀疑柳乾很可能没有被完全封印实力,不然的话,他是怎么一个人打死了几十名混混,然后肉拳肉脚撞开这么厚的墙体的?

    一些保安和居民仍然呆在刚才的车祸现场,夜半传出的两声闷响,确实有人听到,但是这两声之后就再没有发出什么声响了,所以他们也只是向声音传来的大致方向瞅了两眼,并没有引起特别的注意。

    ……

    时歆诺钻过墙洞之后,用手电筒四处照了照,结果发现主卧里并没有想象中的床铺、桌椅、婚照之类的,空荡荡的房间里别无他物,只在正中心摆着一具棺材。

    棺材是用极厚极致密的木材打制而成,而且棺材盖被钉死了,看起来当初钉死这棺材的人,压根就没考虑过还要再次打开它的事情。

    房间的窗子,确实重新被砌了墙,把这个房间彻底封闭了起来。

    “里面,不会是那位天师的尸体吧?”时歆诺推测了一番。

    “有可能。”

    “你是不是怀疑……恶灵其实就是那位天师,他生前很喜欢吃妇人做的豆制品,而且这也可能是他娶她的真正原因。他死之后不知何故化为了恶灵,四处害人,但仍然没有改掉吃豆制品的习惯,而且只吃妇人做的豆制品?”时歆诺推测了一番。

    “你很聪明,终于答对了一次。”柳乾回了时歆诺一句。

    “这是在挖苦我么?都到这一步了,再猜不出来我也太笨了。”时歆诺一脸很尴尬的表情。

    柳乾没再说话,而是反复研究着那棺材,想要找到打开它的办法。

    “钉死的棺材,会不会是不想里面的东西出来?我们打开它弄不好会起了反效果。”时歆诺又推测了几句。

    “恶灵已经在四处夺舍杀人了,还能有什么更恶的事情?棺材里有可能是他的本体,毁掉他的本体,应该能杀死或者削弱这只恶灵的实力。”柳乾试着想把棺材从地上抬起翻过来,结果居然无法抬动。

    被封印了实力之后,柳乾的力量比起普通人顶多超出了一、两倍,而这具棺材看起来重量很可能达到了一、两吨。

    “很重吗?”时歆诺向柳乾问了一声。

    “嗯,里面可能还套着一个金属棺材。”柳乾点了点头。

    “也可能是被施了法术固定住了,以免被人轻易破坏掉。”时歆诺推测了一番。

    “你先在这里守着吧,我去去就回。”柳乾说着退出了房间,迅速爬上了别墅的楼顶。

    “喂!”时歆诺向柳乾喊了一声,从墙洞探出头的时候,柳乾已经消失了踪影。

    回到房间里等柳乾的时候,时歆诺发现先前柳乾在的时候她还不觉得,柳乾这一走,别墅里顿时变得无比安静和恐怖起来。

    空荡荡被封闭死的房间,房间正中心放着的棺材……

    当恐惧降临之后,时歆诺的耳边甚至响起了磨豆腐的声音,她也不知道是幻觉,还是从地下室传来的,某一瞬间她似乎还听到了妇人哭泣的声音。

    “啊!”

    时歆诺本能地惊叫了一声,四周的嘈杂突然安静了下来,安静得她似乎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了。

    “该死的!怎么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赶快回来啊!”时歆诺在心里大喊着,身体却是因为恐惧而变得僵硬,她想要拔腿从这个恐怖房间里逃走,却是丝毫无法动弹。

    磨豆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一次是真真切切地响了起来,墙洞的方向还传来了一些微光,看起来似乎是从一楼或者地下室传过来的。

    除了磨豆腐的声音之外,还真有的妇人隐隐的哭声,时歆诺使劲摇了摇头,想着把这些幻觉从大脑中挥散开,但这一次却是不灵了,那些声音一直在持续着,无比地清晰,清晰到时歆诺感觉着她耳朵里已经全都是那些声音了。

    “这妇人肯定有什么蹊跷,我不要害怕,我要下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说不定能找到些新线索,以免那个男人总是嘲笑我傻白甜。”时歆诺强行镇定了自己,努力让手脚恢复了知觉,站起身后向墙洞边走了过去。

    翻过墙洞之后,楼梯那边的灯光看起来更明显了,但从昏暗度来看,不可能是一楼大厅的灯,只能是地下室传出的灯光。

    妇人已经死了,地下室还有人在磨豆腐,甚至还有隐隐的哭声,这实在说不过去,这件事不弄清楚肯定不行。

    努力抑制住内心的恐惧,时歆诺顺着楼梯小心翼翼地下到了一楼大厅里,果不其然,微弱的灯光是从地下室的梯道里传过来的,磨豆腐的声音,和妇人哭泣的声音,也是从那里面传出来的。(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