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126章 旁观者
    “驱灵仪式的时候,老奶奶和你说了什么?你突然出手把神父赶走了?”时歆诺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向柳乾问了一声。

    8号别墅的窗子都有厚厚的窗帘,两人进到别墅里之后,在里面说话行事反倒比在外面还方便了很多,也不怕被人撞到。

    “她说,让我停下来。”柳乾回答了时歆诺。

    “她说让你停下来,你就真停下来啊?万一那是恶灵说的呢?”时歆诺有些不解地看向了柳乾。

    “我有自己的判断。”柳乾显然不想过多解释什么的样子。

    两人上到了二楼,先进到了二楼画室里,四处检查了一番。

    画室里的画没有更新,仍然是先前的几幅画。

    “可惜,如果妇人没死的话,我们还会继续得到这些预示画,至少可以有所防备,现在什么线索都没有了。”时歆诺叹了口气。

    柳乾什么也没说,走出画室之后来到了主卧面前,主卧仍然是锁着的,看起来连警方都没有进入。或许明天他们会叫锁匠来开锁,又或者他们只是走个程序并不会真的到这里来仔细调查什么。

    “你准备怎么打开这扇门?”时歆诺向柳乾问了一声。

    柳乾一声没吭退后了几步,然后猛冲了过去,一脚踹在了门把手附近。

    ‘咚!’

    黑夜中一声闷响,就象铁锤砸在铁门上的声音一样,卧室房门被踹得微微凹陷了进去,但是没有被踹开,柳乾却是被倒着撞弹回去了好几米,才踉跄地勉强站住了身体。

    “是加装的防盗铁门?”时歆诺用手机照着仔细看了看,门表层的木板被柳乾刚才一脚踹碎,里面却是露出了金属门板。

    这种防盗铁门的四周都有钢柱进入墙体内,想要强力踹开门锁进入是不可能的了,除非把整个铁门从门框里踹开。

    “怎么办?”时歆诺向柳乾问了一声。

    “看起来只能破窗而入了。”

    柳乾回到了别墅楼顶,顺着墙体外爬了下去,时歆诺也吊着绳索和柳乾一起下到了二楼主卧的窗子边。

    用衣服包着拳头砸开窗玻璃,打开了活动玻璃窗之后,柳乾伸手进去摸了摸,准备拉开窗子从这里进入主卧,结果却是摸到了一堵墙!

    “窗子居然彻了墙堵死了!”时歆诺也伸手摸了摸,一脸讶异的神情。

    一名巡夜保安从远处走了过来,柳乾和时歆诺连忙又从烟囱返回到了8号别墅里。

    “房门加装了防盗铁门,窗子重新砌墙堵死,看起来这主卧里绝对有惊天的秘密!”时歆诺嘀咕了几句。

    “这是怎么回事?”柳乾拿出先前在撞他的小车司机身边捡拾到的手机,向时歆诺问了一声。

    “什么……怎么回事?”时歆诺看到手机里的一张照片之后,顿时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看起来有人要对我灭口,然后,还四处传播我就是恶灵的谎言以转移视听啊!”柳乾瞅了瞅时歆诺。

    “不是我!这照片绝对不是我传出去的。”时歆诺立刻辨解了起来。

    “这几张照片,除了我之外,就只你、你妹妹和如煙有了,现在这人的手机上也有,他看起来明显是过来灭口的,我想,总得有个人把照片给他才对吧?”柳乾看向了时歆诺。

    “不是我,也不是我妹妹。”时歆诺再度向柳乾声明了几句。

    “你的意思是,是我或者如煙把照片发出去的了?”

    “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也不会相信我,但是如煙妹妹真的有问题啊!她在迷惑你……”时歆诺很无奈的语气。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柳乾冷哼了一声。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时歆诺回答了柳乾。

    “恶灵就是妇人弄过来的,你也知道这一点,但却极力美化她和她老公……”

    “恶灵就是你们弄到我身上来的,照片也是你们发布出去的,把污水泼到我的身上,让所有人都认为我是恶灵,把矛盾焦点转移到我这里来。”

    “对如煙一家发起攻击,然后一再说我迷失了心智……”

    “发现我逐渐接近了真相,你利用自己的家庭、或者是那恶灵,找人过来试图杀我灭口……”

    “时小姐,你根本就不是善良阵营的,你是邪恶阵营的,你根本不是什么傻白甜,你心机深着呢!”柳乾说完看向了时歆诺。

    “你这么说我真的很伤心。”时歆诺泫然欲泣的模样。

    “我如果真那么认为的话,那我就傻了。”柳乾笑了笑。

    “什么意思?”时歆诺一脸的困惑,看起来她完全被柳乾说糊涂了。

    “你身边有人正试图让你认为我是恶灵,也试图让我认为你是上面我所说的那样……让我们二人互相怀疑甚至互相攻击。我一直很信任你,不过我看出来了,你根本不信任我。你一直在怀疑我要么被如煙迷惑了心智,要么我是邪恶阵营里的,我说的对不对?时小姐?”柳乾向时歆诺问了一声。

    “我确实有这些想法,我有时候甚至怀疑你是邪恶阵营的。”时歆诺只好承认了。

    “如果你真的拿我当同伴,那就不要再怀疑我的任何做法,我会带着你一起完成这次的任务。如若你还是对我半信半疑,你根本不用强迫自己一直跟在我身边,想做什么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就是了,任务的成败其实也无所谓,只是升降一级或者一些学分罢了。”柳乾正色向时歆诺说了几句。

    “等等,你刚才说我身边有人……你是指我妹妹吗?这个真不太可能,她和我一样是善良阵营的,而且她性格很单纯。”时歆诺想到了什么,连忙向柳乾辩解了几句。

    “我没说一定是她,时家应该还有一些别的家庭成员吧?如果我猜得不错,时小姐会不会也在这里找到了现实世界里的亲人?”柳乾瞅向了时歆诺。

    “你……”时歆诺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柳乾,很显然她所有的一切,都被他说中了。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别让亲情影响了你的判断。”柳乾没再多说什么了,转身向楼梯走了过去。(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