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121章 照片
    十多分钟后,时歆诺从楼下回来了。([[[〈 ?( ?

    “她摔死了,救护车过来,救护人员说已经没救了,警察刚才上楼顶看了看,然后下去把那个巡夜保安叫去做笔录了。”时歆诺把了解到的情况向柳乾说了一下。

    说起来柳乾算是导致美妇摔死的直接原因,但柳乾当时还真没有杀死她的意思,只是想逼她说出真相而已,没曾想她自己摔了下去。

    “我有些话想和你单独谈。”时歆诺把柳乾拉出了门去。

    “什么事?”

    “刚才这里生了什么?那做豆腐的妇人是怎么死的?”时歆诺向柳乾问了一声。

    “你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她正好出现在了51室门外,见到我之后向楼顶疯狂逃窜,然后看着我背后一脸惊恐的神情,我质问她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她突然失足就掉了下去。”柳乾把先前生的一切告诉了时歆诺。

    “你背后?”时歆诺显然注意到了柳乾话里的这个要点。

    “嗯,但我在我背后什么也没看到,当时我还拍了几张照片来的。”柳乾把手机里的照片打开递到了时歆诺的面前。

    照片里很黑,只能看清楚柳乾的脸,背景什么的过于黑暗基本看不清楚。

    “姐,又生什么事了?”时宁正好从下面走了上来,向门外交谈的时歆诺和柳乾二人招呼了一声。

    “你来得正好,看看能不能帮我们处理一下这几张照片?看看背景里有没有照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时歆诺让柳乾把照片送到了时宁的手机里。

    “这家人有电脑吗?我需要用电脑进行处理。”时宁收到照片后看了看,很显然手机里是没办法处理的。

    “我去问问。”

    柳乾进到房间里,向柳如煙进行了询问,柳如煙房间里有一台个人电脑,带着时宁过去处理照片去了。

    “有几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说了……你别生气。”时歆诺向柳乾提了出来。

    “说。”

    “预示画里……如煙妹妹看起来不太正常,不知道是不是预示着她已经……出了什么事。”时歆诺把最后两幅预示画的照片拿到了柳乾的面前,上面柳如煙的形象,被涂成了一团黑的恶魔样。

    “因为我看到预示画,救下了她,这一切完全出乎了妇人的意料,也不在任务原本的进展之中,妇人没办法画出一个原本应该已经死去的人,所以用黑色对她进行了涂抹。”柳乾回答了时歆诺。

    “你有没有考虑过……你也可能被感情所左右,我看得出来,你很在乎如煙妹妹,涉及到关于她的一切,你都无法再冷静客观地思考……”时歆诺提醒了柳乾几句。

    “你错了,正是我很在乎她,所以涉及到她的一切,我会更加冷静和审慎。”柳乾转身走开了,很显然他不想和时歆诺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

    “照片处理完了。”时宁从柳如煙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在背景里找到什么了吗?”时歆诺向时宁问了一声,柳乾也走了过来。

    “很可怕……”时宁转身走回了柳如煙的房间,时歆诺和柳乾也跟了过去。

    “这是原始图片……”时宁在电脑上操作着给时歆诺和柳乾二人看。

    “我把亮度和对比度调高,你们看出现了什么?”时宁向时歆诺问了一声。

    “一团白影……”时歆诺看了看身边的柳乾,照片里的柳乾身后出现了一团模糊的白影,但看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去掉黑暗噪点、再去掉镜头光点,然后锐化……”时宁继续操作着,随着她的操作,那团白影在照片中变得越来越清晰了,最后形成了一个柳乾很熟悉的身影。

    白衣女鬼,她就趴在柳乾的背上,脸色无比狰狞地瞪着前方……回到照片当时所处的场景,毫无疑问,它目前瞪向的,正是站立在水泥护栏上送豆腐的妇人!

    “难怪你当时看不到它,它一直趴在你的背上……”时歆诺等人一脸惊恐地看向了身边的柳乾。

    柳乾心里一阵恶寒,他倒是回忆了起来,当时妇人在51房间门口的时候,似乎并不是因为看到了他仓皇而逃,而是看向了他身后。还有就是他拔腿去追那妇人的时候,脚步感觉特别沉重,就象背上背了什么东西一样。

    最后,在楼顶,妇人并不是被他吓得坠楼,而是被他背后的白衣女鬼吓得坠楼,当时她的目光一直没有在他的脸上,而是集中在他的身后某处。

    看起来,所有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那只恶灵,一直就趴在他的背上!

    “看起来老奶奶不会有事了,恶灵已经转移目标到你身上了,下一个出事的人是你。”时歆诺向柳乾说了一声。

    “你想说什么?”柳乾一脸敌意地看向了时歆诺。

    “我知道你的能力,一旦你失控,整个小区里没有人能阻止你的杀戮……”时歆诺很头疼的表情。

    “你不会认为那只小小的恶灵,能随意入侵占据我的身体?”柳乾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脸轻蔑的神情。

    有些思路在他脑子里逐渐清晰了起来,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想把他套入进去。但是,它们明显选错了目标,他岂是那种能轻易被欺骗和蛊惑的人?

    “不管怎么样,不管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一边。”时歆诺向柳乾承诺了一声。

    “我从来不需要任何人站在我一边,就算整个世界与我对抗,最后输的也只会是这个世界,不是我。”柳乾冷哼了一声。

    时歆诺瞅了柳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个男人太狂了,狂到她已经不知道还能对他说什么了。但是,他吸引她的,不正是这种自信到极致的狂傲吗?

    一个敢于挑战全世界的男人,一个无视一切,把整个世界踩踏在脚下的男人,时歆诺甚至隐隐觉得,这个男人不只是能说到,他同样也能做到。

    在他那钢铁般的意志面前,世间万物只能臣服,一只小小的恶灵算得了什么?(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