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095章 老态龙钟
    “她知道什么了?”海歌有些楞。[(({网

    “跟上去就知道了!”库卡追了出去,海歌也连忙跟着追了出去。

    高天岚拎着铁棍径直冲下了楼,准备撞开老头和老婆婆的房间,却现房间的门虚掩着,当她冲进去的时候,房间里……已然空无一人了。

    “草!跑哪儿去了?”高天岚急得爆了粗口,在房间里的衣柜、床底一番寻找之后又冲出了房间,在一楼卫生间、厨房等地方疯狂敲打了一番。

    “你在找什么?”库卡向高天岚问了一声。

    “什么也没找。”高天岚黑着脸又冲回了二楼,一个房间一个房间推开门打开灯看了一眼,然后又冲上了三楼,她的情绪变得越来越焦燥了。

    “喂!你怎么了?”

    高天岚冲到三楼柳乾三人正在搜索的一间房里的时候,时宁向她问了一声。

    高天岚并不搭理时宁,向房间里扫了一圈之后又冲去了别的房间。

    “她怎么回事?”时歆诺跟出房门之后,向刚从楼梯上来的库卡和海歌二人问了一声。

    “不知道,刚才又现一条新线索之后,她就变这样了。”库卡一头雾水的表情。

    “什么新线索?”时歆诺连忙向库卡问了一声。

    “是个‘老’字。”库卡回答了时歆诺。

    “‘老’字?”时歆诺怔了片刻,突然象是醒悟到了什么,连忙向楼梯冲了过去。

    “她……又怎么了?”库卡更加摸不着头脑了,为什么高天岚一看到‘老’字就往一楼跑,时歆诺听说这线索之后也往一楼跑?难道她们是看出了鬼的线索与一楼的老两口有关?

    “一楼什么也没有!你去了也白去!”海歌大声向楼梯里喊了一声。

    “她们到底想到了什么啊?”库卡有种抓狂的感觉。

    “态、龙、女、时、死、老……难道是老态龙钟的女人?时间都去哪了,也是形容人到老年的!对了,老头说:‘你们之中已经混入了一只鬼’,他并没有说,你们八位玩家之中已经混入了一只鬼,而是说‘你们之中’,这个‘你们’,包括了他身边的老婆婆啊!老婆婆是鬼!”海歌利用她很强大的记忆力,终于把一切分析清楚了。

    “老态龙钟的女人?不会吧?时间都去哪了还好解释,‘死’字怎么解释?”库卡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些看起来毫无关联的字,居然组成了一条完整而清晰的线索!

    “‘死’字,指的是鬼已经被人杀了!”高天岚神情沮丧地走了回来,看向了旁边房间里神情很悠闲仍然在翻找着东西的柳乾。

    “鬼已经被杀了?那为什么任务还没有结束?”库卡心里的疑问更多了。

    “这个……只有杀了鬼的人才知道了。”高天岚一脸郁闷的表情。

    时歆诺从楼梯那里走了上来,很显然,她刚才冲去一楼的时候一无所获。

    所有的线索在这一刻都清晰了。

    老态龙钟这四个字就不必说了,加上‘女’,就是老态龙钟的女人,明确指示了鬼就是老头身边的老婆婆,时间都去哪了,前面的‘时’字被模糊了,也只是变相地表达时光不存的意思,包括整歌词的意思,暗指的也是老年人。

    ‘死’字的含意,高天岚表达得也很清楚,‘鬼’,那个老婆婆,已经被人杀死了!

    “是谁先知先觉杀了老婆婆?为什么任务还没有结束?”高天岚看着柳乾的背影高声问了一句。

    时歆诺现在终于明白柳乾先前为什么去一楼了,他根本不是去洗手间,而是去杀了这次任务里的鬼,那个老婆婆。

    老头和老婆婆消失的原因,毫无疑问是因为柳乾杀死老婆婆终结了任务,所以他们也就没必要存在了。但问题是,为什么任务还没有结束?

    柳乾回头瞅了众人一眼,又继续翻找了起来,看起来他似乎还在继续寻找着线索。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高天岚很抓狂地喊了一声,就在这时候,走廊里的大钟突然响了起来,震耳欲聋而且非常急促。

    ‘砰!’地一声闷响,整栋旅馆的灯光在这一刻全都熄灭了。

    ……

    半分钟后。

    灯光重新亮了起来。

    库卡、高天岚、时家姐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恐惧的神情。

    但是海歌……却是倒在了地上,脖子出现了一道很大的血口,还在往外疯狂地涌着血,她似乎还没有死透,身体仍然在抽~搐着,嘴巴也微张着,似乎想要说什么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高天岚凑到了海歌的嘴边。

    “柳?柳什么?”高天岚听不太清楚的样子。

    海歌的目光迅涣散开来,然后彻底断了气。

    “她说什么了?”库卡向高天岚问了一声。

    “我们还是下二楼继续寻找线索吧。”高天岚皱着眉头低低地向库卡说了一声,然后走向了楼梯的方向,库卡也连忙跟了过去。

    “她是被柳……那位柳大哥杀的?”时宁有些不安地向她姐姐时歆诺问了一声。

    “有些事情别太早下结论……我先检查看看。”时歆诺蹲下身子查看了一番海歌的伤势,海歌的脖子明显是被什么利器给割开的,但却不太象是砍刀斩开的,时歆诺翻开了海歌的尸体,很快现海歌后脑有被钝器砸碎的痕迹。

    “她是被铁棍杀死的,不是死于大刀,然后又被人在脖子加抹了一下,女警故意说了个‘柳’字想嫁祸于人。”时歆诺检视一番之后回答了时宁。

    “姐,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的脑子越来越不够用了!老婆婆是鬼?被人杀了?怎么任务还没结束?而且……女警为什么要杀人?”时宁更加糊涂了。

    “我也不知道。”时歆诺一脸无奈的神情,这次的任务太诡异了,显然出了她的脑力所及。

    “我现在就算输了也无所谓,只想知道真相啊!”时宁皱起了眉头。

    “真相,有个人一定知道。”时歆诺看向了柳乾……仍然在寻找线索但一脸悠闲神情的柳乾。(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