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092章 悠闲
    “态,海态,歌态……”高天岚还真的思索组合了起来,但看起来这个字和海歌确实有些不太沾边。(?网

    四名女玩家互相怀疑地你瞅着我、我瞅着你,很明显脑子都在快思索着,想确定谁的嫌疑最大。如果能第一个想明白这些线索之间的联系,确认了谁是鬼,然后第一个出手杀死那只鬼,就可以赢得这次任务的胜利了。

    但现有的线索,似乎还不能确认谁就是那只鬼,一旦攻击错,就会害死自己,所以下手必须要无比地谨慎才行。

    “你们那位同伴哪去了?”库卡突然开口向时家姐妹问了一声。

    刚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几个女玩家身上,没有人注意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柳乾,当库卡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是现柳乾已经不在现场了。

    “他应该是不想浪费时间在争执上面,自己又上楼寻找线索去了。”时歆诺推测了一番,先前她已经现了柳乾是个务实派。

    “女字代表的就一定是女玩家吗?这条线索是他提供的吧?反正……我觉得这个人沉默得有些过分,不象正常人。而且,自称旅行者什么的,一个人在现实世界中不可能以‘旅行者’为职业吧?”高天岚分析了一番。

    “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除非你敢肯定鬼是谁然后抢先下手,不然还是继续寻找线索吧。”时歆诺也不想浪费时间在这上面了,拉着她妹妹时宁离开了房间,向三楼走了上去,回到了先前离开时所在的婚房。

    但是,柳乾不在婚房里。

    “他去哪儿了?”时宁有些慌慌地问了她姐姐一声,原本她们以为柳乾回三楼来了,看起来事实并非如此。

    “那位……柳大哥?你在哪儿?”时歆诺走出婚房房门,向走廊里大喊了一声。

    到处都很安静,昏暗的灯光下,走廊里安静得有些渗人。

    “他不会就是鬼吧?”时宁紧紧地拉着时歆诺的手臂,声音有些颤。

    就在这时候,柳乾从楼梯那里走了上来,神情和先前一样淡然而平静。

    “你去哪儿了?”时歆诺开口向柳乾问了一声,虽然她极力掩饰内心的恐慌,但声音也有些微微颤。

    “下去上了个厕所。”柳乾回答了时歆诺。

    “哦……”时歆诺听柳乾这么一说,感觉也有些想去上厕所了,一直高度紧张着很容易让人把这事儿给忘了。

    “我也想去上厕所。”时宁开口向时歆诺说了一声,女生这方面本来就频繁一些,听柳乾这么一说,就更加克制不住了。

    “厕所在哪儿?”时歆诺向柳乾问了一声。

    “一楼,进门左手边。”柳乾顿了片刻回答了时歆诺。

    “你先找线索吧,我们去去就回。”时歆诺拉着时宁快走向了楼梯附近。

    ……

    “姐,你说谁最象鬼啊?”时宁一边走一边向时歆诺问着。

    “除了你,所有人都象。”时歆诺叹了口气,她的脑子实在有些不够用了。

    “我觉得女警察分析的有道理,那个音乐老师的嫌疑最大。”时宁继续说着。

    “也许吧。”姐妹俩下到了一楼,向四周看了看,果然,一楼厅进门左手处有一个卫生间,看起来柳乾并没有说谎。

    “这里的感觉怎么这么阴森啊?我后悔做这个任务了。”时宁战兢兢地拉紧了时歆诺的手臂,两姐妹一时兴起选择了这个任务,没想到是个鬼任务,随时面临死亡的恐惧,虽然不会真的死亡,只是丢学分,但感觉上却是不怎么好。

    “没事儿的,死了不过丢掉一千学分。”时歆诺安慰了一下时宁,走到了卫生间门边猛地拉开了卫生间的房门。

    “就是死得也太惨了吧?一个被活活辗死,一个被活活吹爆……死的时候肯定会很痛苦。”时宁全身打了个冷颤。

    “反正……最多也只半分钟吧。”时歆诺走进了卫生间,时宁也连忙跟着挤了进去。

    ……

    时家两姐妹回到三楼的时候,柳乾仍然在婚房里四处翻找着,看起来他还没有找到婚房里的线索锦囊,所以没有去往下一个房间。

    “找到了吗?”时歆诺还是向柳乾问了一声。

    “没。”柳乾回过身来看了看姐妹俩,表情显得很是悠闲。

    “那我们继续找吧。”时歆诺没再多说什么了。

    “姐,你有没有现回来的这个他,和先前的他有些不太一样?”时宁一边翻找着,一边很低声地向她姐姐时歆诺说着。

    “我也感觉出来了。”时歆诺点了点头,神情也显得有些紧张,先前的柳乾虽然并不惊慌,但经常眉头紧锁一脸苦思的神情,而且翻找东西时动作很快,象是怕浪费时间一样,现在的柳乾……却是显得有些过度悠闲了,翻找起东西来动作也不象先前那么快了,甚至还哼起了小曲,仔细听的话,是《时间都去哪了》那歌!

    “如果他是鬼,我们想杀他会很难,这任务不公平。”时宁听听清柳乾是在哼《时间都去哪了》这歌的时候,身体莫名地有些颤。

    “很多任务都不公平。”时歆诺摇了摇头,现在虽然她感觉出了柳乾不太对,但话说回来,先前现的四条线索,没有一条能和柳乾的名字、介绍之类的扯上关系,仅从线索来说,他的嫌疑是最低的。

    但是他为什么前后神情变化会这么大?

    刚才他离开的那会儿,真的只是去上厕所了吗?

    “小宁,去看看几点钟了。”时歆诺继续在婚房里翻找着,然后向身边的时宁说了一声。

    “好的。”时宁连忙跑到门边,拉开房门探出头向外面看了过去……

    “还有不到一分钟,具体来说,应该还有五十秒的样子。”时宁跑了回来向姐姐时歆诺汇报了一声。

    “又到了鬼杀人的时候了……”时歆诺明显有些心跳加快,她莫名地想起了先前屠宰间里解剖床上的无头女尸,还有《时间都去哪了》里面消失的‘时’字,这让她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