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011章 戒尺
    “你愿意接受他的调解吗?还是继续投诉你们的辅导员?”巡查员按规则向柳乾询问了一声。

    “继续投诉。”柳乾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巡查员。

    “如果你坚持要投诉你们的辅导员,按照颤栗学院的规则,你要先接受尺刑,被戒尺打手心十下!如果投诉失败,你将接受十倍的尺刑惩罚,也就是按受被投诉者戒尺打手心一百下!如果投诉成功,被投诉者将接受十倍的尺刑惩罚,也就是被戒尺打手心一百下!你是否要接受十下尺刑然后继续投诉?”巡查员取出一把表面很多尖刺铁尺向柳乾又问了一声。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铁尺打在手上,打十下的话肯定要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我接受。”柳乾早就试过了,他的手臂手掌腿脚全都是合金的,别说尺刑了,拿棍子打他也不怕啊!

    “这位学员他刚入学不懂事,我还是和他私下调解吧……”何中远看起来更加心慌了。

    “你接受调解吗?”巡查员向柳乾问了一声。

    “不接受。”柳乾摇了摇头。

    “你一共要投诉两个人,那你就要分别接受他们两人共计二十次戒尺惩罚,如果投诉失败也将接受共计两百次的戒尺惩罚。”巡查员继续向柳乾说着。

    “我坚持投诉。”柳乾当然不会就此罢休。

    “好吧,现在由你和那位陈同学,对柳同学分别执行十次戒尺刑罚!”巡查员把戒尺交到了何中远的手中。这种戒尺刑罚并不是由巡查员来执行,而是由投诉双方互相执行,巡查员只负责监督执行的结果。

    新生入学发生这样的突发情况,巡查员通过随身的通讯器,把这一幕向学校教导处进行了汇报,教导处人员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向所有入学新生宣讲学院的投诉规则,于是把这一幕的三维视频向所有教室进行了三维直播。

    “这件事是你和陈同学之间的矛盾,我只是在调解你们而已,你投诉我毫无道理!”何中远一边替自己推脱着责任,一边用铁尺狠狠地抽打着柳乾的手心。

    以前还从来没发生过学员投诉辅导员的事情,何中远也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他也不知道学院最终会怎么判定,所以趁着这机会好好虐虐不知天高地厚的柳乾,同时也洗脱自己的责任。

    说起来他确实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啊!只是在座位纠纷的时候让差生柳乾把座位让给优等生陈凯而已,发放资料的时候,也没明着说让陈凯不发资料给柳乾啊!反正坏事都不是他做的,柳乾对他的投诉不可能成功的吧?

    柳乾一声也没吭,面不改色地等着何中远用戒尺抽打完他的手掌,又让陈凯抽打了他手掌十下。

    “尼玛!这戒尺真不给力!都没打出血来!上面的铁齿是假的吧?”陈凯用尽全身的力气抽打了柳乾十下之后,感觉很不解气。这么用力,柳乾居然一下也不叫,太没成就感了!

    “好的,现在我正式受理你的投诉,让我们来回放刚才13班教室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巡查员按规则调取了先前的监控录像,进行了实时回放。

    镜头从柳乾坐下座位,陈凯驱逐他开始,到后面何中远判决柳乾坐到后面去,再到柳乾据理力争和何中远发生争执,再到何中远让陈凯发放资料故意漏发柳乾的,柳乾提出要投诉但何中远不接受、陈凯鼻涕口水弄污资料扔给柳乾,全部一五一十地出现在了三维视频之中。

    巡查员眉头越皱越紧,正常情况下,他应该维护辅导员的权威,判定学员败诉,但何中远和陈凯的做法实在太恶劣,反倒柳乾所作所为没有任何可挑剔的地方,所以根本没办法判柳乾败诉。

    而且他能看出来,柳乾一旦败诉,肯定会继续往上投诉,学员越级投诉巡查员,要先挨一百戒尺,但一旦投诉成功,身为巡查员的他就要挨对方一千戒尺。这学员一看就是头犟驴,敢判他败诉的话,他肯定会投诉到底。

    “我判定,柳乾学员对何中远辅导员投诉成功!柳乾学员对陈凯学员投诉成功!”巡查员宣布了他的判定结果。

    教室里传来了一阵哄声,其他学生完全没想到,柳乾居然投诉成功了!

    “您这样判就不好了吧?我好象没做什么违规的事情吧?”何中远大声叫起了屈来,柳乾投诉成功,岂不是要用戒尺打他的手心一百下了?

    “对啊!是他大闹课堂,不服从辅导员的管理!挑战权威!”陈凯在旁边附和了几句。

    “如果对本巡查员投诉结果不接受,可向教导处进行投诉,但投诉前你们二位将接受本巡查员一百戒尺的刑罚,如果投诉失败,你们……”巡查员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向何中远和陈凯宣讲了投诉巡查员的方式和后果。

    “你们要投诉本巡查员吗?”巡查员向何中远和陈凯询问了一声。

    何中远和陈凯不傻,这种情况下,他们横竖都是要挨一百下戒尺,继续投诉不一定能成功,还把巡查员给得罪了让柳乾看笑话,最后只得怏怏地接受了巡查员的判决结果。

    “由你来负责给他们执行尺刑,一百下,力度也由你来掌控。”巡查员把长满尖刺的铁尺递到了柳乾的手中。

    柳乾走到了陈凯的面前。

    “小子,学院里面不能互殴,到了学院外面可就没什么规则了,你如果不想死得那么快,这一百戒尺意思一下也就算了,敢真打我保证很快就会十倍百倍还到你身上!”陈凯向柳乾恐吓了几句。

    “把手伸出来。”柳乾根本不和他废话。

    “你打我试试?”陈凯挑衅地看着柳乾。

    “啪!!!”

    “啊……!!!!”

    “啪!!!”

    “啊……!!!!”

    “啪!!!”

    “啊……!!!!”

    “怎么可能这么疼?我打他的时候,他明明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啊!”陈凯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在奔腾。(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