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010章 入学教育
    何中远似乎看出来了柳乾脾气有些火爆,而且不知变通,对柳乾不爽,他当然要利用手中的权力一点一点激怒柳乾,一旦柳乾爆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他立刻可以利用颤栗学院的规则对柳乾进行惩处。≯

    就象现在放颤栗学院的规则,他暗示陈凯不要给柳乾,如果柳乾就这么算了,那么柳乾就不可能清楚颤栗学院的细致规定。但如果柳乾因此被激怒,做出什么异常的举动,何中远立刻可以用颤栗学院的规则来对他进行惩处。

    身为一个班的辅导员,怎么能容忍班上的新生,特别是一个补考成绩这么差、实力这么低的新生挑衅?想给柳乾小鞋穿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所有的学生都看到了这一幕,也心知肚明何中远和陈凯在合伙欺负柳乾,但他们大多也只是暗地里看着热闹,幸灾乐祸一番罢了。

    “何辅导员,陈班长没有资料给我,请让他补一份给我。”柳乾怎么会猜不出何中远和陈凯的这点儿小伎俩?所以他并没有做任何出格的行为,而是举手向何中远提醒了一声。

    “请大家翻开资料的第一页……”何中远象是没听到柳乾说的话一样,直接就开始按学院的要求宣讲了起来。

    “何辅导员!陈班长没有资料给我!请立即让他补一份给我!”柳乾加大音量向何中远吼了几声,这声音顿时震得何中远以及教室里其他学生的耳膜嗡嗡作响,也让何中远没办法再继续宣讲了。

    听到柳乾的大吼声,何中远的脸色更加阴沉了,看得出来他此时内心的怒气倒是被柳乾给激了出来,差点儿就当众作了。

    “老师在讲课的时候,学生必须保持安静!柳乾同学,我正式通知你,因为你刚才在课堂里的咆哮,我要扣罚你五个学分!”何中远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怒气向柳乾宣布了几句。

    “好!”陈凯叫了声好,还鼓起了掌来。

    “何辅导员,现在我向你咨询,请你必须回答我,学院哪个地方可以投诉辅导员?”柳乾不紧不慢地向何中远又问了一声,颤栗学院既然规矩很严,肯定就不会纵容辅导员如此欺压新学员,教室里到处都是监控探头,刚才生的一切想必都记录在案,柳乾还真不担心在学院里找不出个道理来。

    教室里传来了一阵哄笑,这位柳同学看起来是根本不想给自己留后路了啊!向辅导员咨询哪里可以投诉辅导员?然后还命令辅导员必须回答?今天的热闹大了啊!如果打起来就更好了,这算不算是一个座位引的血案?

    “放肆!”何中远的脸色气得铁青,一只手掌猛地在课桌上拍了一下,然后瞪着柳乾好半天没有吱声。

    “何辅导员,你拒绝新学员的咨询,我只能向你请假自己出去找学校的领导对这方面问题进行咨询了。”柳乾却是一脸悠闲的神情看着何中远,一点儿也没生气的样子。

    “陈凯,把资料给他!”何中远憋了好半天却是服了软,向陈凯说了一声。

    以前在颤栗学院当辅导员,因为手中握着学员们的部分学分,总是被学员们各种拍马屁、讨好,何中远也养成了高高在上的习惯,刚才他想激怒柳乾,然后再利用学院的规则严厉惩罚柳乾,给班上其他学员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但柳乾根本不吃他这套,不做任何出格的事情,反倒要到学院去投诉他。

    这鱼死网破的架式,倒是让何中远有些心虚起来,毕竟刚才教室里生的一切都有监控记录在案,论起道理来他还真说不过柳乾。

    陈凯见何中远服软,心中不由得很是不爽,想了想之后,他把柳乾的那份资料拿到口鼻边,擤了一泡鼻涕又吐了几口痰,这才捏成一团扔到了柳乾的桌子上。

    其他学生目光又一起集中到了柳乾这里,看样子得罪死了辅导员和班长,确实没什么好果子吃啊!别人有的是办法整你。

    “何辅导员,我再次向你咨询,请你务必回答我,在哪里可以投诉辅导员和班长?”柳乾继续不紧不慢地向何中远质问着。

    “你凭什么投诉我?我做什么了?我对你做什么了吗?”何中远气急败坏地向柳乾反问了一声。

    “我投诉你到现在都没有回答新学员的咨询!我问你在什么地方可以投诉辅导员和班长!”柳乾提高了音量再次向何中远质问着。

    “这个班里是怎么回事?”一名巡查员听到13班教室里的争吵声,从远处走过来推开教室门向里面问了一声。

    “我是这个班的班长,我们班柳乾同学大闹课堂,让何导的入学教育无法继续!”陈凯连忙举手大声回答了巡查员,并且伸手指向了柳乾。

    “怎么回事?”巡查员看向了辅导员,他显然是向何中远进行询问的,这种事情当然要以辅导员的说法为准。

    “我正在对他们进行入学教育,有两位同学不懂规矩,为一些小事生了争执,但我会想办法把他们教育好的,一点小事而已,麻烦到您真不好意思。”何中远沉默了片刻之后向巡查员解释了几句。

    “一点小事不要吵吵闹闹的,不知道学院的规矩吗?”巡查员有些不高兴地说了一声,转身准备离开了。

    “我投诉何辅导员滥用职权,投诉我们班的班长陈凯和辅导员联手欺负新学员。”柳乾站起身来向那巡查员说了一声,从何中远的态度上,柳乾感觉出了,他先前对颤栗学院的猜测没有错,颤栗学院肯定不会允许这些辅导员胡作非为。

    现在想息事宁人了?门都没有。

    “哦?有这种事?”巡查员皱起了眉头。

    “就是一些小矛盾,陈同学和柳同学为座位生了争执,后来又因为放资料的事情又生了争执,我正在帮他们调解,不用麻烦您的。”何中远恶狠狠地瞪了柳乾一眼,然后又陪着笑向巡查员解释了一番。(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