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919章 炼狱(第2更)
    就在柳乾确认了加点的操作之后,躺在地上的他突然全身燃起了一阵大火,整个人笼罩在了火球之中被烧成了一个火人!

    而且这大火的温度极高,只一瞬间的功夫,就把柳乾身上所有的衣物烧了个干干净净,全部化成了飞灰散落在了他身体上和身体旁边的地面上。※%※%,

    火焰熄灭之后,柳乾的身体飘离了地面在距离地面大约一米左右的位置停了下来,他通体变成了火红之色,身体表面浮现出了蓝色的炽焰,安娜能感觉到那火焰的炙烤,甚至能感觉到火能量正不停地冲击着她的身体,让她有些无法承受,只能稍稍远离了一些。

    “轰!”一声爆响,大量的火能量从柳乾体内席卷而出,以极大的威势扫荡过了整个舱室,安娜躲避不及,身体雾甲无法扛住这波能量冲击,身上的衣服也被点燃,把她也烧成了个火球。

    安娜连忙在地上滚了几圈,快速把身上烧着的衣服脱下扔去了一边,然后心惊胆颤地看向了舱室中间悬浮着的柳乾。

    再呆下去,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但是,他这样子,如果不守着他,他会不会出什么事啊?

    舱室里的温度越来越炽热,很显然主脑给柳乾安排这个舱室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这些异常状况,所以给了个特别结实耐高温不怕烧的舱室,不然地板都要被柳乾给烧穿烧融了。

    安娜全身不停地流着汗,幸好没穿衣服,不然的话衣服肯定要汗湿透了,她不停地喘着气,舱室里的高温让她已经有些无法承受,感觉着很快就要中暑窒息过去了。

    要出去吗?

    不行,她一生的最爱此时正在经历最艰难的时刻,她必须要守着他,咬着牙坚持也要守着他。

    在炽热的煎熬中,安娜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这些炽烈的火能量,好象正在整个舱室里不停流转着,以某种路线或者说某种脉路在流转,不象是风,又有些类似于风,或者说是某种流体一样。

    就在某一瞬间,安娜突然感觉着自己体内的能量也开始流转了起来,似乎是被外部流转的火能量所牵引,按照特定的脉络流转了起来,她体内这些能量每一次流转,都让她感觉着炙热的舱室里似乎清凉了一分,慢慢地这些炙热让她感到已经勉强可以承受了。

    就在这时候,舱室里的火能量的强度突然再次增强!原本已经勉强可以承受这种热度的安娜,这时候又有些承受不住了,再次出现了那种窒息晕眩的感觉,她体内的能量流转速度被外界的火能量所牵引,流转的速度也加快了起来,甚至舱室里那些火能量有一部分也因为她体内能量的流转,慢慢地浸入了她的身体之中,被她身体所吸纳,混和在了她体内原本的能量之中,让她体内的能量变得越来越精纯了。

    终于,安娜再次勉强承受住了舱室里火能量的炽热,但就在这时候,舱室的火能量的能级再度提升,比起刚才更加汹涌和猛烈,柳乾的身体已经从先前的火红色变成了幽蓝之色,看过去很有些刺目,让人几乎无法直视。

    安娜现在已经顾不上看柳乾是什么状况了,她用意念强行引领着体内的能量,让它们加快了流转和吸纳的速度,只有这样她才能勉强抵抗住外面火能量越来越强大的能级。

    这无比炽烈的火能量,先后提升了十次能级,柳乾的身体,也从通体火红色变成了通体幽蓝色,然后又从通体幽蓝色逐渐转成了耀眼的白色、炽白色,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小太阳一般,如果不戴着特制的墨镜根本就不能看他,否则眼睛很可能直接瞎掉。

    安娜被不停提升的火能量一次次席卷,被迫不停地加快着体内能量的流转和吸纳,她感觉着现在的自己就象一个充满了气的气球,随时会爆掉一样,每一次能级增加,她都觉得自己快要死去了,勉强支撑过去之后,心中忍不住就生出了想要逃离这炼狱的念头,但一次一次又强行忍耐了下来。

    如果没有先前那三个小时真爱的考验,安娜现在一定坚持不住,但那样的酷刑折磨她都咬牙坚持了下来,现在这种煎熬对她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终于,就在安娜觉得自己的身体即将爆掉的时候,舱室内的火能量能级没有再继续往上提升了,而是一直维持着刚才的状况,一填持续了一刻钟左右,才开始了缓慢的下降。

    能级下降之时,安娜的体内又开始了翻江倒海,她体内高速流转的能量似乎开始失控,不由自主地四处乱窜,让她越来越觉得自己象一只快要爆掉的气球,为了避免自己真的爆掉,她不得不把所有的精神力全部用在了引流这些能量上面,不停地梳理着那些变得有些狂暴的能量,让它们跟着外面逐渐降低能级的火能量一起平静下来。

    柳乾的身体由炽白色慢慢转为了耀眼的白色,然后又转为了幽蓝色,之后是火红色,最后,变回了正常的肤色。

    安娜体内的能量在她不停地梳理之下,也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和刚刚进入舱室的时候不太一样,她能感觉着体内的能量,在刚才经历了那炼狱般的考验之后,比之先前至少浑厚了几十倍之多!

    房间里不再刺目,终于能正常睁眼视物之后,安娜很惊恐地发现自己身体变成了黑色,仔细看过去,发现是皮肤表层出现了一层黑色的膜壳,用手一撕就轻轻地揭了下来,揭下这层黑色的膜壳之后,里面露出了娇嫩的肌肤。

    这黑色的膜壳实在太丑了,安娜发现可以揭掉之后,立刻把体外所有的黑色膜壳全部撕扯掉了,看着焕然一新的自己,这才放下了心来。

    对了,以前皮肤上的那些暗斑、受伤留下的疤痕、还有一些黑痣什么的,好象全都消失不见了?除了光滑白嫩的肌肤,就只有光滑白嫩的肌肤,如新生的婴儿一般,摸起来比绸缎还光滑。(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