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755章 遗书
    “我们费尽心机,第一步把你弄成残疾、第二步就是让你自杀!这件事在一年前就策划好了,你还是认命吧!”柳坤继续向柳乾威胁着。

    “如果我不答应呢?”柳乾看着柳坤,内心仍然平静如水,颤栗世界里的经历太多,他对现实世界发生的事情几乎都已经淡忘了,如果不是这个所谓的现实世界,他都有些记不起来这些事情了。

    “哈哈哈哈,就你现在这样子,还敢和我说不?”柳坤狂笑了起来,突然伸出一只手勒住了柳乾的脖子。

    柳乾仍然一动没动,丝毫不准备反抗的样子,当然了,如果他没进颤栗世界,没有使用自如的合金手脚,现在也没办法反抗。

    “你以为我会念及什么兄弟之情?实话告诉你吧!我根本不是你的弟弟,我妈在嫁给你那个蠢爸爸的时候,早就怀上了我!现在你那个花心的蠢爸爸已经被自己蠢死了!被我们弄死了!无论我怎么折磨你都不会有人知道!都没有人能救得了你!”柳坤一脸的狰狞。

    “我就算没有了手脚,也没必要自杀啊?你掐我?你不怕警察抓你倒是动手掐死我啊?”柳乾看到柳坤气急败坏的样子倒是一点儿也没感到愤怒,反而觉得很好笑。

    “真以为我不敢掐死你?”柳坤脸上的神情更加阴狠了,手上也加了些力,但片刻之后又松开了,现在他贵为柳氏企业的继承人,自己亲自动手杀死柳乾不太好,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闪失呢?还是逼柳乾自杀会比较好一些。

    “他如果实在不愿意自杀,那就弄死他吧!反正我们在圈子里也有人,到时候再弄个自杀的现场出来,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不肯念遗书,大不了找个声音相仿的人念也行,以你以后柳家继承人的身份,还会有谁追着查这件事情不成?”苏酥戴上手套之后。把另一副手套递到了柳坤手中。

    “可我手印已经在他脖子上了啊?”柳坤有些担心的表情。

    “拿纸巾擦擦不就好了?”苏酥从随身的包里取出一张湿纸巾,在柳乾的脖子上擦了一圈。

    “然后呢?”柳坤看起来还是有些心慌。

    “用枕头,把他摁在座椅背上,闷死就行了。”苏酥想了想回答了柳坤。

    “法医会检查出来的吧?”柳坤看起来这方面还比较懂。不象苏酥那么冒进。

    “你有什么好方法?”苏酥脸色难看了起来,逼死柳乾是她的主意,因为这些天她总是做恶梦,梦到柳乾用酷刑折磨她和柳坤,每次都无比真实让她惊出一身的冷汗。她觉得只有杀死了柳乾才能终结了那种恶梦。

    “还是逼他自杀会比较好。”柳坤想了想回答了苏酥。

    “你们就这么当着我的面讨论怎么弄死我的事情,不太好吧?”柳乾一脸很好笑的神情看着面前这两位。

    “你这个废物还以为自己能活过今天吗?实话告诉你!你蠢爸爸请来的那个保姆,我给了她一大笔钱把她辞退赶回乡下去了!以后不会有人再到这里来给你送吃的了!今天我们过来开的是一辆无牌照的车子,而且早就准备好了不在场证明!你今天死定了!如果你老老实实念遗书,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一些,如果你不肯念遗书,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柳坤神经质地向柳乾大吼了起来。

    “行了!和一个废人废话什么啊?有什么好办法赶紧用出来!”苏酥又催了柳坤一句。

    “你还记不记得?前些天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把毛巾盖在脸上,然后浇水,可以让人有溺水的痛苦感觉。当时你说用这办法对付他挺好,又不会有身体外伤,多弄几次估计他就受不住了,肯定就屈服了。”柳坤想了想之后回答了苏酥。

    “那就赶紧动手啊!”苏酥当然记得这件事,就是她向柳坤说了这些话之后,开始做那种恶梦的,这些天她做的恶梦里,总会出现柳乾用毛巾盖住她的脸,在上面浇水的一幕,当时她那个憋闷啊!简直生不如死。

    “你去拿毛巾和水。我把他弄到地板上。”柳坤向苏酥分了下工。

    苏酥走去了卫生间里,取了柳乾的毛巾,用盆子接了水走了回来。

    “他义肢还真重!”柳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把座椅整个推倒才把柳乾放倒在了地板上。

    “义肢做得再象、再先进有什么用?一样是个废人!”苏酥很不屑的语气。

    “对啊!那老东西还真舍得在他身上花钱!这一年来为帮他安装义肢。被那些外国人骗了几个亿都有了吧?玛的!最终花的都是老子的钱!”柳坤很不爽的语气。

    “也是我的钱。”苏酥补了一句,然后把毛巾弄湿盖在了柳乾的脸上,又从桌子上取了个水杯拿在了手中。

    “你要受不住了就点点头,表示愿意念遗书了,不然白受这份苦,最后结果还是一样。”苏酥在柳乾脸上拍了拍。然后往盖在他脸上的毛巾浇起了水来。

    柳乾原本不想再陪他们玩下去了,但是当水浇在他脸上的时候,他却是发现他水下呼吸的异能还在,倒是一点儿也不感到气闷。想了想之后柳乾决定再让他们多得意一会儿,看看他们之后是怎么弄他的,等他们动手的时候再起身反弄回去好了。

    如果他没有进入颤栗世界,没有行动自如的合金手脚,现实中的他,面临的恐怕就是现在这种悲惨结局吧?

    “他怎么一动也不动?和电视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柳坤有些奇怪地看着地上的柳乾,向苏酥问了一声。

    “他在憋气,憋不了多久的。”苏酥根据她恶梦里的感受回了柳坤一句。

    “你可能不知道,我这些天总是做梦,梦到被他这样在脸上浇水,那感觉还真难受……好象……就是发生在这个房间里?”柳坤四周环顾了一圈之后向苏酥说了起来。

    “你也做这种梦了?”苏酥有些奇怪地看向了柳坤。(未完待续。)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