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704章 倒推(红包求领走)
    “类似于《逃出克隆岛》的设计?”李清逸似乎联想到了什么。

    “呃……”莫凡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被李清逸点破了他分析时借鉴的思路之后,脸色稍稍有些尴尬。他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各种悬疑、悬疑电影电视,在进行分析推理的时候,自然而然把一些思路借鉴了过来。

    “不可能!不可能!你说的太吓人了!那是电影中才会发生的事情,不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你一定是在逗我们好玩的,对吧?”珂铭摇晃着莫凡的身体,神情显得很是恐慌。

    虽然呆在颤栗世界里可以和莫凡在一起,但是对珂铭来说,她的父母家人也很重要,如果一切真如莫凡所说,她根本不是现实世界里的她,也就意味着她根本就回不去原本的世界了,再也见不到她的父母了,这是她绝对不能接受的。

    “对啊!柳大哥刚才说,有一些后进来的玩家说现实世界里玩这个游戏的人确实是失踪了,而且几十万人失踪了,事情闹得很大,政~府甚至还因此发布了禁令,不允许玩这款游戏。对了!还有一位中年大叔为了寻找女儿,专门进入到了游戏里来,用你的理论,似乎解释不通这些事情吧?”王露佳提出了她的质疑,看起来她的思路还算比较清晰。

    “嗯,我注意到了这一点,对于这一点,我也有一些不太成熟的想法,因为我不能完全肯定我这些推测是否正确,所以暂时不想说出来。你们知道我的性格。所有我说出来的事情。我都努力保证至少有百分之七十甚至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正确性。不然说出来毫无意义。”莫凡揪着自己没留胡子的下巴,又开始沉思了起来。

    “说吧,别卖关子了,现在我们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谁也没指望你说的就一定百分之百正确。”李清逸催了莫凡一句,他知道莫凡的臭脾气,但现在都这样子了,有了想法大家一起探讨怎么解决问题才是正途。

    “快……快说出来我们听听!”王鹏也开口催了莫凡一句。

    “急死人了!你快说啊!”珂铭伸手≧≧,在莫凡身上打了一拳。

    “说说吧。如果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我或许还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柳乾也开了口。

    “圆形时间瘤。”莫凡被柳乾催过之后,终于很审慎地开了口。

    “什么?”其他人明显没听懂。

    “圆形时间瘤,我自己取的名字,现实中并没有这么个名词哈……这个意思就是三域公司在复刻了玩家的记忆到颤栗世界克隆人的大脑中之后,又利用记忆修改技术把这些克隆人送回了原来的时间点。”

    “这么做相当于他们的生活中多出了一段伪造出来的记忆,反正每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多了一段也许长达很多年的记忆,但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些记忆是多出来的,还以为是原本就有的……”

    “至于柳大哥说的那些。比他晚进游戏的玩家们所说的话……什么现实世界里几十万人失踪导致游戏被政~府查封,什么大叔进游戏寻找女儿。什么一摸手机、一接电话就被拉进来了……十有八~九也是克隆人被三域公司粘贴了玩家现实世界里的记忆之后,又修改了部分记忆,所以他们才会那么认为。”

    “事实上,现实世界里一切非常平静,所有玩家该玩游戏玩游戏、该下线下线、该吃饭吃饭、该工作工作、该泡妞泡妞,那款《颤栗世界》的游戏也确实会在今天下午正常开服,但现实中玩家们玩的仍然只是一个虚拟的网络游戏,与我们现在的处境毫不相干。”

    “我们……只是一群克隆人,一群三域公司的实验品而已,与现实世界里我们的本体毫不相干。至于三域公司生产我们这些克隆人、做这个实验的目的是什么,我还必须要收集到更多的证据才能完全弄清楚。”莫凡被众人催逼之后,把他那些不太完善的分析也说了出来。

    “听你这么一说让人真的很绝望,也就是我们这些人不管做任何努力,最终都不可能再返回现实世界了,因为我们本来就不是现实世界里的人?”王露佳听明白之后替莫凡总结了几句,这是她和其他人最关注的,至于时间瘤之类的那些高深的理论,还是留给莫凡自己纠结去吧。

    “是的,我只问你们一句,你们以正常的思维,会相信坐在电脑前的人,能被电脑吸入到电脑游戏中去吗?”莫凡看了看身边的众人。

    “不相信。”众人摇了摇头。

    “那就对了,既然那种事情不可能发生,那么‘我们’也就不可能被困在游戏世界里。倒推回去,被困在游戏世界里的,也一定不是原本的‘我们’,只能是某种替代品。克隆人的说法,只是我以现代科技能寻找到的一个最合适的替代品而已,或许还有别的方式可以实现这一点。”莫凡继续论证着他的分析。

    “柳大哥,事情真的是这样的吗?”王露佳求助地看向了柳乾。如果柳乾先前回答莫凡提问的时候没有说谎的话,那么柳乾算是颤栗世界里比较资深的玩家了。

    莫凡也看向了柳乾,他先前说过,他所有这些推论并没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后面的那些话甚至连百分之七十的把握都没有,在他内心里顶多只有百分之三、四十的把握,如果不是众人催得太紧,他原本不想说出来的,这时候听听柳乾的说法,或许可以进一步完善他的分析和推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说的一切我以前都想到过,甚至也一度认为事情的真相应该就是如此。但当他把这一切当着我的面说出来之后,我突然感觉着,我和他所推论的一切,可能全都是错误的。”柳乾沉默了半晌才发表了他的看法。

    “为什么?”众人有些奇怪地追问了柳乾一句,柳乾的话,让他们原本绝望的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

    一堆月票红包求领走!领走月票红包就是对本书最大的支持!喜欢这本书、支持这本书,就把红包领走吧!跪求!(未完待续。)uw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