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703章 映射(红包求领走)
    “游戏的储存和载入,服务器回档,这个说法很有趣。了点头,虽然他内心里对这个推论仍然持有怀疑态度。

    “现在我们再回过头说说np和克隆人的事情吧。”莫凡冲柳乾笑了笑。

    “说。”

    “柳大哥如果以前是玩家,现在应该已经沦为游戏中的一名np了,或者柳大哥本来就是一名np。事实上,我们这些玩家,从刚才强制下线没有能成功下线的那一刻起,也已经不再是原本的我们自己了,和柳大哥一样成为了游戏里的np。”

    “你别乱说啊!什么我们也变成了np?”珂铭和田莎莎立刻向莫凡质疑了起来,不肯接受他的这个结论,包括王鹏、王露佳和李清逸等人,也对莫凡的这个结论很不满。

    他们是拥有自我意识与控制力,享受游戏的玩家,怎么的就变成了游戏里站桩或者给人发布任务的np了?那也太恐怖了吧?

    “三域公司应该是掌握了某种特殊的科技,一个象颤栗世界这样大型的游戏需要大量的np。这么多np与其一个一个的去编写、建模,不如直接抓取玩家们的数据。”莫凡却是不管其他人的抗议继续着他的分析。

    他现在最关注的是柳乾的表情变化,而不是其他人的情绪。看到柳乾似乎并没有准备质疑他,而是很感兴趣地看着他,莫凡便又继续说了下去。

    “具体的方式,比如……复制。复制玩家们的记忆。实际上。我们这些玩家并没有在现实世界里失踪。只是在进入游戏的时候被三域公司的高科技头罩读取复制了记忆,然后粘贴进了我们现在这具克隆人身躯之中,让我们以为我们是我们,其实我们已经不是我们了,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懂?”莫凡说到这里之后再度停了下来,看向了身边的众人。

    “你说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珂铭、王露佳、还有田莎莎几个女生听得是稀里糊涂,男生们理解得稍微透彻一些,但也没有能完全理解。

    “我听懂了。你继续吧。”柳乾向莫凡点了点头。

    莫凡的这个观点对他来说并不新鲜,事实上柳乾和安娜等人在经历六兄妹的事情的时候,他就有了这方面的怀疑……六兄妹在被抓去极地实验场的时候,他们的本体并没有被抓走,被带走的只是他们被复制的记忆。

    这些记忆被植入了极地实验场那里克隆人的大脑之中,让他们误以为他们就是六兄妹,然后他们躺在营养液里经历了一个个虚拟的场景,经历了一场从冰湖镇出来的车祸、学校的尸变,补完了残缺的人生。

    事实上他们不是,他们只是克隆人而已。现在莫凡的理论就和六兄妹所经历的一切很类似,只不过把六兄妹的经历。套用到了被困在游戏里的几十万玩家身上。不管莫凡最后的结论是对是错,在他没有听柳乾提及六兄妹的情况下,能把事情分析到这一步,已经说明了他确实很聪明,很有头脑。

    柳乾感觉着象莫凡这样聪明的人,即使今天他所推论的一切都是初浅的、甚至是错误的,但迟早有一天他能从千丝万缕的线索中,寻找出真正的真相来。所以,他说的话、做的分析,对柳乾来说还是很有价值的。

    “我知道你能听懂,不过我还是想再向他们解释一下吧……”莫凡见其他人没听懂,也没急着继续往下说,而且准备把先前的话再解释清楚一些。

    “我们在获得内测资格,登入游戏的那一刻,我们在现实世界里所操纵的那个角色,实际上就是现在我们的身体。”莫凡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和肩膀向众人示意了一下。

    “这具身体是一具空壳,没有永久性记忆,就象没有储存数据的电脑硬盘一样,当本体操纵它们的时候,本体和它们之间产生了映射,它们就象电脑一样,读取了我们的记忆暂时存储在了内存之中,但内存并不能永久性地保存记忆,当本体退出游戏、也就是中止本体和克隆体之间的映射联系时,这些内存中暂时的记忆也会消失。”

    “或许,刚才被强制下线的时候,我们的记忆被复刻并永久保存了下来,保存在了类似于硬盘之类的永久存储介质之中,这才有了现在的我们。其实我们并不是现实世界里的我们,我们只不过是三域公司收集了我们的记忆,复刻在了颤栗世界的克隆人身上而已。”

    “也就是说,从我们困入游戏的那一刻起,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其实跟生活中的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我们的本体仍然留在现实世界,而现在的我们只是一个克隆人复刻体,永远困在这个所谓的颤栗世界中再也回不去了。”

    “我们现在的处境,甚至比黑客帝国中的尼奥还要惨,他所处的两个世界分别是他的本体世界和意识世界,还可以随时进入和退出,但我们却是分处在两个世界里的本体和克隆体,我们和本体之间已经是两个不同的个体了。”

    “这两个个体,本体留在现实世界继续我们原有的生活,克隆体则在颤栗世界里开始一段完全不同的人生。”

    “我们就是一群克隆人,我们那些所谓现实生活中的经历,现实生活中的家庭、朋友、工作、人生等等……只是偷取复刻了另一个人的记忆而已,与我们毫无关系。所以,不是我们被困在了颤栗世界里面,而是我们本来就一直就生活在颤栗世界里面。”

    “既然没有被困,也就没有所谓脱困的说法了,更不会有政~府的干预,以及所谓的营救。”

    “不知道我这么解释,你们听懂了没有。”莫凡停了下来,在说完这么一大段晦涩难懂、令其他人无比震惊的话之后,他却是很淡定地拿起水杯喝了口水,仿佛他刚才谈论的都是别人的遭遇,和他自己毫不相干一样。

    一堆月票红包求领走!领走月票红包就是对本书最大的支持!喜欢这本书、支持这本书,就把红包领走吧!跪求!(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