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621章 寻找
    银河发现柳乾闭着眼睛,于是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柳乾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她。

    “主人,你可以休息了,不然明天你会精神不好。”

    “学会关心我了?那我们之间的亲密度是不是比以前增加了不少?”

    “嗯……嗯……可以让你牵手了。”

    “只能牵手啊?”

    “只能牵手。”

    &nbsp》 ;  “好吧,那就只牵牵手。”

    “我的答案是,和她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是在福满春超市的二楼休息间里,和她牵了牵手。”柳乾淡淡地回答了失忆人的第五轮问题,这一幕他记忆很深刻,根本不可能忘记。

    “恭喜你!又答对了!顺利通过了第五轮的记忆轮盘赌!现在我们可以进入第六轮了!”失忆人又扒动了轮盘。

    柳乾看着大银幕似乎有些失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柳哥哥,想何总了吧?”安娜低低地问了柳乾一声,她注意到他在回答完第五轮的问题之后,神情明显有些黯然。

    柳乾向安娜摆了摆手,让她集中精力到大银幕上去。

    “我们第六轮的问题出来了!请问你是什么地方第一次对银河动了真感情的?”失忆人这一次和前几次一样,问完问题之后立刻就撤走了。

    大银幕上出现了急剧的雷暴雨,然后是铺天盖地的海啸……

    “在海边营地,渔村的灯塔上,她用在暴风雨里用身体温暖了我冰冷的身躯,让我没有因为寒冷而昏迷。”柳乾有些不太明白为什么全都是这方面的问题,但是当这些记忆被一一揭开之后,他的心却是莫名地痛了起来。

    很多人都不理解他为什么会爱上一个机器人。但确实就是那一刻,银河在他怀中燃烧体内所剩不多的能量为他取暖的时候,他尘封已久的心对她莫名地动了真感情。

    “恭喜你,又答对了!你已经成功进入了第七轮,我们现在开始第七轮的问题。”

    “第七轮的问题是……当你们在青台山秘密实验室营救张胜利的时候,银河为了救你不停地杀进杀出。最后被打断一条腿、打残了另一条腿,知道自己被困在金属笼中无法脱困,所以引来了天雷炸晕了两名盔甲战士,把她自己也给气化了。第七轮的问题就是,你在天雷之后的水坑里找到的她唯一留下来的东西是什么?”失忆人说着的时候,大银幕上出现了被打残的银河关在金属笼里,只剩半个身体的她,奋力向金属笼顶部爬了上去,伸出一只袖刃。在上面凝聚着电荷,准备吸引天雷下来攻击两名盔甲战士。

    看到这一幕,柳乾的身体剧烈颤抖了起来,事实上当时在银河和他通讯,告诉他她被抓,然后说出她的计划准备引天雷击晕两名盔甲战士,让他来救她的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身体极度伤残不可能再恢复。失去了战斗力以后也都无法再帮上柳乾,所以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但是却故意哄骗了他。

    如果不是看到现在大银幕上的这一切,柳乾根本不知道银河当时受了那么重的伤,身躯几乎已经被完全毁损。可想而知,她当时为了救他几进几出拼尽了全力,最终被打残成了这样子关进了金属笼,仍然为了他准备燃烧最后的生命。

    “倒计时一分钟。”失忆人宣布了一声。

    “草尼玛!”柳乾情绪有些失控地大骂了一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安娜伸手抓住了柳乾的手臂,她几乎没听他骂过脏话,知道他是因为此时内心最痛苦的伤口被人当众揭开,所以才会情绪失控,只是现在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才好。

    “问题的答案是。她最后只剩下了一只袖刃,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留下。”柳乾却是很快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并且回答了失忆人的第七个问题。

    “恭喜你回答对了!现在可以进入第八轮了,我们第八轮的问题是什么呢?嗯,一会儿就知道了。”失忆人有些尴尬地再次扒动了记忆轮盘。

    “好了,我们第八轮的问题出来了,第八轮的问题是……你六岁那年,你妈妈离开你的时候,她当时骗你说她什么时候能回来?”失忆人向柳乾问出了记忆中的第八个问题。

    柳乾听到这个问题之后身体颤抖了起来,他伏下了身子,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

    “不要再问下去了!你这个混蛋东西!实在太过分了!”安娜冲失忆人大骂了起来,她看了出来,这些问题似乎不是在考验柳乾的记忆,而是故意在刺伤柳乾,故意当众揭开他人生中最为痛苦的几处伤疤。

    在安娜的印象中,这个男人还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一刻这么痛苦和脆弱过。

    失忆人早就躲了起来,大银幕的画面里飘起了雪花,天上地上,到处都是雪,六岁的柳乾被母亲强行推开了,哭喊着、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了雪幕之中。从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她说,她明天的春天才会回来。”柳乾很快直起了身子,冷冷地回答了失忆人。

    “恭喜你进入了第九轮,我们来看看第九轮的问题吧……”

    “啊……第九轮的问题是……你生命的意义是什么?请用两个字来概括。”失忆人在记忆轮盘上看了一会儿之后向柳乾问了起来。

    “我生命的意义……”柳乾的神情明显有些发怔。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有他的原因,别放弃,继续坚持下去,你一定能寻找到你生命的意义……”影厅的音响里隐隐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柳乾知道,那是小时候母亲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我生命的意义,是‘寻找’。”柳乾面无表情地回答了失忆人的第九个问题。

    从记事起,他就一直在寻找,寻找母亲的踪迹,他发誓要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一定要找到母亲。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几乎就是他这二十多年生命全部的意义,为此他从来没停下过脚步。(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