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620章 特殊
    “不改了!你怎么不去死!”柳乾把安娜脚上另一只鞋子脱下来猛地砸向了失忆人。这记忆轮盘赌居然问这么隐~私的问题,简直太特么的操蛋了!

    “难怪柳哥哥刚才脸憋涨得那么红,原来是不想让安娜姐出现在银幕上啊……”张萌迪似乎知道了什么一样。

    “我居然拿到了柳哥哥的初吻?”安娜内心很有些激动,却是又有些不敢相信,此时她很急切地想要听失忆人宣布这一轮的结果。

    安娜从来不知道柳乾的年龄,但看起到至少比她大了好几岁的样子,居然在现实世界里还没有过和女生亲过嘴的经历?柳哥哥也太单纯了吧?

    “恭喜你,又答对了,顺利地通过了第三轮的记忆轮盘赌!你要放弃还是进入下一轮?”失忆人向柳乾问了一声。

    “当然是要进入下一轮,但请你后面的问题不要这么八卦!”柳乾黑着脸忍住了骂娘的冲动。

    “好的,现在我们进入第四轮的记忆轮盘赌,看看这一次出现的问题又会是什么。”失忆人伸手轻轻地扒动了轮盘,轮盘再次旋转了起来,一分钟后停在了某个问题处。

    “嗯,第四轮的问题,我看看,嗯,是这样的,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这只丧尸?”失忆人说着身边出现了一只穿着短裙的女丧尸。女丧尸口中流着涎,一边向前走一边口中发出了阵阵嘶吼声。

    “这问题是不是太扯淡了?进到颤栗世界里我遇到的丧尸少说也有几十万只了,你难道想问我是什么时候见过它的?”柳乾一脸很恼火的神情,不过他也预料到了。后面的问题肯定一个比一个难。

    “问题没那么变~态。我想问你的问题是。这只曾经被你杀死的女丧尸穿的小裤裤是什么颜色的?你是看过的,至少我在你的记忆中是能查询到正确答案的,现在倒计时开始,一分钟内必须正确回答这个问题,否则你这次记忆轮盘赌到此中止,你也将会被抹除一年的人生记忆。”失忆人说完这些话之后,不知道是不是害怕柳乾又扔鞋子上去砸他,连忙躲了起来。大银幕上只剩下了嘶吼着的女丧尸。

    “还说问题不变~态?我草!这问题还不变~态吗?”柳乾差点儿有拆椅子冲过去砸失忆人的冲动了。

    “嘎嘎!没想到柳爷和我一样,也好这口啊?杀死女丧尸之后还掀她们的裙子。”郭天根据失忆人的说法,不由得很邪恶地联想了起来。

    “我从来没干过这么无聊的事!”柳乾黑着脸回了郭天一句。

    “那她肯定是有些什么特殊,比如你杀了她之后,在她身上搜过什么东西之类的?”安娜也觉得以柳乾的性格不会这么做,除非是特殊任务的丧尸。

    柳乾摇了摇头,他根本没有在女丧尸尸体里寻找东西的记忆,更不会无聊到去掀女丧尸的短裙,看里面那什么是什么颜色的。但问题是,这失忆人信誓旦旦说他记忆中确实可以查询到答案。这就让他感觉很纳闷了。

    大银幕变幻成了柳乾的回忆,上面出现了大量的丧尸。它们一出现就被柳乾以各种方式给解决了,根本没有仔细查看的记录。柳乾不得不开始了快速的回忆,想要在记忆深处寻找到关于这只女丧尸的记忆,但是无数的画面闪过之后,柳乾仍然没有能找到关于这只女丧尸的记忆。

    “别着急,慢慢想。”安娜见柳乾咬着牙关的神情,轻声安慰了他一句。

    “倒计时,十、九、八……”失忆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记起来了!它是我杀死的第一只丧尸!”柳乾脑子里突然豁然开朗起来。

    大银幕上出现了柳乾刚刚进入游戏时的一幕……

    “这建模、这渲染、这贴图……效果也太特么逼真了吧?头发还有海飞丝效果,就是不一样啊!三域公司这款游戏做得真不错!”一名光头男子喝醉酒般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近距离打量了一番短裙女丧尸。

    打量了一番短裙女丧尸之后,光头男子很恶趣味地伸手撩起了她的短裙,露出了里面的小裤裤……浅黄色的,上面有hellokitty的卡通图案。

    “哈哈……快扒下来瞅瞅,看看里面的贴图做得怎么样。”其他围观的男子开始起哄起来。

    画面闪过,柳乾一刀下去干脆利落地砍断了这女丧尸的脖子。

    “这才是真正的柳哥哥嘛!真以为他会象你这么无聊?”安娜在郭天脑袋上打了一掌。

    “我知道答案了,浅黄色。”柳乾郑重地回答了失忆人,同时大银幕上的回忆画面也清楚地展示了他并没有那种恶趣味。

    “恭喜你又答对了!顺利通过了第四轮的记忆轮盘赌!现在你想要进入第五轮吗?如果……”

    “别罗嗦了!开始吧!不拿到神药的配方我是不会停下来的。”柳乾不耐烦地打断了失忆人。

    “转动轮盘,我们一起看看这一次又会是个什么样的问题……”

    “啊哈……这次的问题又有些涉及到隐~私方面,不过这可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这个记忆轮盘,看起来它也很八卦啊!”失忆人嘿嘿笑了几声。

    “你能不能不要废话?”柳乾如果不是想要拿到神药的配方,他现在都想把这梦剧院给拆了。

    “这个问题是……你和银河第一次身体接触是在什么地方?我指的是主动的亲密接触,而不是打架之类的,我知道你和她一见面就打了一架,而且你被她打得比较惨……”失忆人问完问题之后,直接躲闪不见了。

    安娜再次目光炯炯地看向了柳乾,然后又看向了大银幕,她对这件事显然也很好奇。

    柳乾没想到这个问题这么简单……此时大银幕上出现了雷暴雨,柳乾独自坐在床边闭目养神,时不时睁开眼睛看向了窗外,神情显得很是焦急。

    过了一会儿之后,银河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外面回来了,站在了柳乾的对面。

    又发了几十张月票红包,求领走。带编号的月票红包是老魔花钱找人优惠价代发的,兄弟姐妹们为本书发红包别模仿编号红包,以免老魔结算红包钱的时候发生混乱。(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