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530章 一厢情愿
    其它三条街上合计近百只雪斑丧尸顺着街道以及建筑物的房☆→,

    在这种情况下,再躲进任何一个建筑物里面都相当于是等死了,所以三人只能一路狂奔直接逃出了小镇,冲去了外面的暴风雪之中。

    一离开小镇温度就急剧下降,而且风力也急剧增强,半分钟的时间就让三人有种要被冻僵的感觉。

    回头看过去,那些雪斑丧尸居然没有再追过来,它们停在了小镇的边缘,冲着小镇外面的三人疯狂嘶吼着。

    “我的脑域能量虽然已经恢复了,但火球只能发两个,不然站在这里可以把它们全都杀了!”柳乾从地上抓了把雪捏了个雪球,猛地向那群雪斑丧尸投掷了过去。

    雪斑丧尸被雪球砸中之后更加愤怒了,但就是不离开小镇的范围,只是继续在那里冲三人嘶吼着,不知道它们在害怕着什么。

    柳乾向雪斑丧尸走近了一些,又走近了一些,当他走到距离雪斑丧尸大概五、六米距离的时候,几只比较靠前的雪斑丧尸突然蹲身向他跳扑了过来。

    柳乾连忙疾退了几步才堪堪躲开了几只雪斑丧尸的抓扑,这些雪斑丧尸没有抓扑到柳乾,落地之后却是又自行走回了小镇的范围。

    “这里就是安全距离了,它们不敢过来,不知道在畏惧什么,这里的风比你们那里也小了一些,都站到这里来吧!”柳乾向身后的安娜和江金原招呼了一声。

    安娜和江金原走了过来。站在了柳乾的身边。但仍然冻得发抖。以前跟在柳乾身边的时候。安娜就算身上冷,至少心里的感觉仍然是温暖的,但现在她的心几乎和她的身体一样冰冷。

    柳乾左右四周看了看之后,选择了一处雪地,然后双手在那里刨挖了起来。

    “柳爷,你想做什么?”安娜走过来向柳乾问了一声,因为张萌迪的惨死,她现在‘柳哥哥’已经喊不出口了。

    尊称。不一定是对一个人的尊敬,当对一个人感觉陌生的时候,也可能会使用尊称。

    “挖一个雪洞避风。”柳乾回了安娜一句,但没挖几下他就在那里锤砸着地面大骂了起来。

    安娜凑过去看了看,发现柳乾挖开的积雪地面那里,居然出现了金属板!根本不让他继续挖下去挖出避风所来。

    这个小镇,显然是不能以常理来判断的。

    “早就想好要断绝我们的退路了!”柳乾铁拳敲击着那金属板冷哼了一声,挖个洞避风长期抗战的打算落了空,只能再想别的办法了。

    虽然这里离小镇只有七、八米的距离,比起小镇远处的风雪要小了一些。温度也略高了一些,但在这样的低温下不停地吹着冷风。三人迟早还是会冻僵然后象梦剧院大屏幕里的安娜那样被冻成冰雕。

    大屏幕里的一切,不仅仅是演示?而是对最终结果的预言?

    “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安娜向柳乾问了一声,她能感觉到她身体的热量正在高速流失,这样子用不了多长时间,一刻钟顶多半小时的样子,她就要被冻僵在这里了。

    “大屏幕上的提示可能是假的,故意迷惑我们的。”柳乾又开始思考了起来。

    “你的意思是,在梦境中死亡并不一定意味着真的死亡,有可能是从梦境中醒来对吧?”安娜大声问了柳乾几句。反正这里也不担心雪斑丧尸听到的事情了,声音再大都无所谓。

    “是的,如果我们三人之中,有一个人先死了,就象昨晚一样其实是从梦境中醒了过来,只要醒过来了一人,赶紧把另外两个人叫醒,应该就可以证实那大屏幕上的提示是假的了。”柳乾说出了他的计划。

    “这确实是个办法,不过……”安娜向小镇边上那些嘶叫着的雪斑丧尸瞅了瞅,脸上的神情显得很有些为难。

    柳乾说的很有道理,但三人之中总得有一个人先死才行啊!万一死了之后,如同影厅大屏幕上所说,是真的死亡了呢?

    “柳爷,如果我醒了,我一定会想办法叫醒你们的,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江金原突然开了口,向柳乾说了一声之后,突然向小镇上那些雪斑丧尸冲了过去。

    “喂!你……”柳乾想要伸手拉住江金原,但显然已经晚了,江金原径直撞向了雪斑丧尸群中,而且是毫无反抗地冲了过去。

    很快江金原就被那群雪斑丧尸抓住摁倒在了地上,口中发出阵阵的惨叫,被那些雪斑丧尸轮番撕咬得血肉模糊,肠子内脏都被抓扯了出来。

    “唉……就算想验证我的想法,也可以让我来动手啊!总好过被它们嘶咬而死、死这么惨吧?”柳乾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江金原死亡之后,柳乾和安娜都没再说话了,静静地等着他来唤醒他们。

    如果他们真的被唤醒了,说明这办法有用,大屏幕是在欺骗他们,如果他们一直未能脱离这梦境,则说明大屏幕没有欺骗他们,在这梦境中死亡,就是真正的死亡。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

    周围没有任何变化,柳乾和安娜也没有听到任何呼喊的声音,很显然江金原并没有醒来,也没有能叫醒他们,现在他们二人仍然被困在了这个诡异的梦境之中无法脱离。

    柳乾的推测是错误的,死亡是真正的死亡,并不能从梦境中醒来,所以江金原白死了。

    身体越来越冷,两人几乎已经有些感觉不到自己的手脚了。

    “柳爷,你在想什么?”安娜见柳乾一直若有所思的表情,于是向他问了一声。即使是对他先前一些做法感到伤心,但她在这种时候仍然无法摆脱对他的依赖。

    安娜也意识到了一件事,其实他一直都是这样的性格,冷静到让人感觉残忍而冰冷的程度,从来都没变过。只是她自己在幻想,希望他能够更人性一些、更温暖一些,但那只是她的一厢情愿而已。(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