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528章 冰雕
    “如果回到宁静市实验室那边,我倒是可以对她的灵魂进行检测,确认她是否被寄附了。 不过呢,柳爷,据我对她的了解和这些天的观察,我不觉得她被什么寄附了,而且她心思很单纯,对我们也没有什么恶意。”江金原在楼梯边的时候听到了柳乾恐吓张萌迪的一些对话,这时候忍不住劝了柳乾几句。

    “她肯定有什么问题,有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你们不管是在这里,还是在醒来之后,都要提防着她一些。”柳乾暂时放弃了对张萌迪的恐吓,但还是提醒了江金原和安娜几句。

    “我会好好看着她的,柳爷放心。”江金原连忙向柳乾保证了一声。

    接下来,四人当然是继续一边防备着有可能遭遇的雪斑丧尸,一边在小镇上进行探索。不知道什么原因,郭天把那十几只雪斑丧尸引走之后,很长时间里都没有再见到雪斑丧尸的身影了。

    小镇上也没见着郭天的尸体,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又或者已经离开了梦境。

    一番探索之后,众人发现这小镇其实一共也就两条街道,呈十字型分布,梦剧场就位于十字路口处,而四周都是民居,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搜索完所有的房屋都没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如果顺着小镇的两条十字型的路离开小镇,温度会急剧下降,很快降低到令人无法忍受的程度,另外风速也会莫名地大幅增强,低温再加上夹杂着雪花、吹得人几乎无法呼吸的暴风,逼迫众人不得不又回到了小镇上来。

    众人回到小镇上之后,发现没什么好探索的了,于是再次回到梦剧场里面,这时候梦剧场里一片寂静,大小影厅和包房里都没有再放映什么了。

    四人上了楼,来到最大的影厅坐了下来,想要讨论一下现在的情况。再决定下一步该怎么做。

    “这个梦一定是有什么意义的,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它在提示我们什么。”安娜先开了口。

    “不,我们已经得到了一些提示。”柳乾却是反驳了安娜的说法。

    “提示我们雪斑丧尸的存在,让我们感受到了它的战力,然后……还让我学会了怎么使用脑域能量强化弓箭的攻击?”安娜猜了猜柳乾话里的含意。

    “嗯,这也算一些提示吧,只是这一切应该还不是这梦境的真相。我们现在还缺少一些线索,估计今晚是无法完全探查清楚了。可能要明晚甚至后晚,多进入几次这个梦境才能完全弄清楚了。”柳乾点了点头。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安娜向柳乾问了一声,既然他这么说,现在他们再继续留在这个梦境里已经没有了意义。

    “我们现在……那就从这里梦境里脱离好了。”柳乾想了想回答了安娜。

    “怎么脱离?主动去寻找那些雪斑丧尸,然后让它们咬死我们?”安娜回忆起昨晚在传送室被雪斑丧尸咬死的情况,不由得身上一阵哆嗦,那感觉不是太好,她也不想再次体验。

    “或许可以找别的方式死去,不一定要被它们咬死吧?”柳乾也皱起了眉头。很显然昨晚他被一群雪斑丧尸分尸的体验不是很美妙。

    “看屏幕……”江金原却是提醒了柳乾和安娜一声。

    此时放映室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行血淋淋的大字……

    “梦境中死亡,是真正的死亡。”

    这一行字淡去之后,屏幕上出现了一幕画面,画面里安娜站在小镇的外面,抱着自己的身体一脸恐惧地看向了小镇的方向,她似乎在害怕着什么,宁愿挨冻也不肯回到小镇里来。

    镜头加速快进。小镇外面的寒风慢慢把安娜冻成了一个冰雕,然后镜头一转回到了众人今晚睡着的那个冰洞里,躺在冰床上的安娜原本正熟睡着,呼吸很均匀,突然脸上罩上了一层白霜,床台上方也塌陷了下来。她睁开眼睛张开嘴想要大叫,但全身温度极剧下降,很快也被冻成了冰雕。

    “不会吧?居然不是用死亡的方式脱离这梦境?开什么玩笑?”安娜看到屏幕上的文字提示以及后面她惨死的场景之后,不由得目瞪口呆。

    睡觉睡出大~麻烦了!居然被困在梦境里了!

    “努力寻找生路吧!”

    屏幕最后又出现了一行带血的大字,仿佛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一般。

    “照它这上面所说,郭天岂不是已经死了?”安娜不由得担心起来。

    “不一定,我们又没看到他的尸体。”柳乾皱起了眉头。一脸很凝重的表情。

    “柳哥哥,你对生路有什么想法?我们要怎么才能退出这个梦境?”安娜很有些不安地问了柳乾一声。这小镇已经探索遍了,她实在想不出来用什么安全的办法离开现在的梦境,还有那大屏幕上所谓的生路指的是什么。

    不能以死亡的方式离开的话,就必须要想到一种安全的方式离开才行。

    “生路就在她的身上!这一切都是她在搞鬼,杀了她,自然就可以从这里安全离开了!”柳乾双手突然拧住了张萌迪的脖子,然后用力猛地一转,硬生生拧断了她的颈椎。

    张萌迪连惊叫声都没发出来,身体就软了下来,眼神也变得一片茫然。不过柳乾并没有因此罢休,而是取出水果刀切割开了张萌迪的咽喉,一点一点剔开了她被拧断的颈椎,把她的脑袋从身体上强行分离了下来。

    “杀了她,破除了她对我们的控制,一切就结束了,这就是所谓的生路。”柳乾拎着张萌迪的脑袋,静静地等着身边的变化。

    “柳哥哥……事情……好象不是这样子的……”安娜等了几分钟,仍然没有能从梦境中醒来,表情不由得变得难受起来。

    安娜在颤栗世界里原本也见过很多杀戮,但刚才眼睁睁地看着柳乾把张萌迪的脑袋从身体上硬生生切割下来,这一幕还是有些超出了她的心理承受范围,让她在看到张萌迪被拎在柳乾手中的脑袋时,忍不住有了干呕的冲动。(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