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511章 越擦越脏
    手电的光亮照过去,休眠室里空无一人,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在里面说话。

    安娜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她感觉着这一切很不真实,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而且是在做恶梦,但她就是无法让自己从这个恶梦中醒来。

    现在她所有的感觉都是如此地真实,真实到她又不停地怀疑自己有可能不在梦境里,而是被传送到了某个可怕的异空间之中,并被困在了这里。

    如果一直困在这种可怕的地方无法离开,那就太恐怖了。

    就在安娜准备转身离开休眠室的时候,刚才闷闷的说话声又传了出来,这次她终于听清楚了,声音是从两个休眠舱里传出来的,难道是有两个人躺进了休眠舱里,然后在里面聊天?

    这样聊天对方能听到吗?她站在外面都听不清啊!

    安娜小心翼翼地走到了休眠舱边,拿着小手电向里面照了进去,但是休眠舱的玻璃上盖上全都是那种‘锈迹’,两面都有,用袖子越擦越脏,安娜只能使用强力把玻璃盖板给掀开了来。

    手电筒照进了休眠舱里,终于见到个人了……休眠舱里居然躺了个干尸,看到它那空洞洞的眼眶和仿佛很惊惧张开的嘴,安娜强忍着没让自己尖叫出声。

    干尸的身体上穿着制服,制服上还有个铭牌,看起来时间已经很久了,但铭牌上的名字安娜还是认了出来,上面写着‘芊舟’两个字。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这些人被困死在了联络站里,最后死在了这里?我现在已经是灵魂状态了,或者变成了一只身上长了雪斑的怪物,但是我忘记了我那晚睡觉之后,直到刚才在铁架床上醒来时的所有记忆,所以就形成了现在这种状况?”安娜用手电照着芊舟的干尸然后推测了起来。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成功传送到这里来,她们也没有被我们从休眠舱里救出来。然后就一直躺在这里,因为气温低,所以尸体没有腐烂,所以过了很多年之后变成了现在的干尸?”安娜又重新分析了另一种可能性。

    “那我是谁啊?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啊?莫非跟着郭天冲进传送门之后所发生的事情,都只是我的幻觉而已?我现在被困在传送通道里了?”安娜心里越来越混乱了。

    检查过另一个休眠舱,确定了里面也有一具干尸而且是张萌迪之后,安娜离开了休眠室。她做出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决定打开隔离舱的两道舱门。走到联络站外面去看看。

    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阴暗诡异的联络站里,跳下雪崖也比死在这里变成干尸的好。

    另外,如果现在是在做梦的话,死了不知道能不能从梦中醒来。

    没有人可以回答她的疑问,所以想知道问题答案的话,只能亲自去尝试了。

    就在安娜走到隔离舱的内舱门前准备打开舱门的时候,旁边的传送室里却是传来了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与此同时一些强光从打开的舱门缝隙里透了出来。

    “有人传送过来了吗?不会是蔡昊辰他们吧?”安娜心里又燃起了一丝希望。她连忙拉开了传送室的舱门,眩目的白光顿时从里面倾泄了出来,照得她的眼睛根本无法睁开视物。

    轰隆隆的声音仍在继续,地面也微微有些颤动,光线稍稍暗下来一些之后,安娜发现传送室的球形墙壁仍然在缓慢旋转着,那些眩目的光似乎是从球形墙壁中心处发出来的。

    此时球形舱室的中心平台上突然出现了一团黑雾。然后黑雾慢慢凝聚成了一个人形,那人形完全凝聚出来之后,安娜辨认出了是一个没穿衣服的女人,她直接就躺倒在了地面上。

    女人的身体皮肤有些发白,走近过去之后,安娜才发现女人皮肤发白是因为上面有很多雪花样的白斑。这让安娜不由得想起了先前她在水池边,用手电筒照着自己倒影的时候她惨白的脸上出现的那些白斑。

    安娜小心翼翼地把女人的身体翻转了过来,女人这时候也睁开了眼睛,但是神情显得有些茫然,大概是还不适应这里的光线,而且……她的眼睛里漆黑一片,根本看不到任何眼白。

    “喂!你是谁?这一切是怎么回事?”安娜使劲摇晃着女人的身体。

    女人的眼睛似乎瞅了安娜一会儿。下一刻的时候,她突然张开了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咬向了安娜的脖子,安娜挣扎不开顿时厉声惨叫了起来,但很快她的惨叫声便被打断了,因为……她的脖子被那女人咬开了来,惨叫声也因此发不出来了。

    “醒醒!醒醒!”

    安娜终于醒了过来,醒过来之后看到了柳乾正坐在她床边拍着她的脸。江金原也站在一边,手里拿着个手电筒正向她照着,见她醒来之后,便把手电筒的光线照向了她旁边的地方。

    “啊!”安娜仍然惊叫了一声,身体也下意识地向被子里躲了躲。

    “别害怕,是我们,你刚才是不是在做恶梦?”柳乾向安娜问了一声。

    “恶梦……是……”安娜身体仍然不停地颤抖着。

    “是不是梦到传送室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柳乾接着问了安娜一声。

    “是的。”安娜确认了自己现在仍然很安全地呆在生活舱里,柳乾等人都还在,紧张的心情终于放松下来了一些。

    “有没有遇到身上有雪花斑点的丧尸?”柳乾向安娜又问了一声。

    “是……啊?你怎么都知道?”安娜很奇怪地看向了柳乾,他居然连她梦到什么都知道?

    “刚才我听到传送室传来轰隆隆的声音,我赶过去的时候,还听到你的惨叫声,打开传送室的门却是什么也没看到,于是冲回来把你叫醒了过来。”柳乾回答了安娜。

    柳乾记得自己做梦,梦到被困在舱门外锤砸舱门的时候,值夜的郭天和安娜就听到了那声音,所以在听到传送室里安娜的惨叫,却没看到人的时候,第一反应肯定是安娜也做恶梦了。(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