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509章 锈迹
    “不用,你们去睡吧,我不想睡了。 ”柳乾摇了摇头。

    见柳乾这么坚决,安娜和郭天也就没再坚持了,过去叫醒了江金原之后,安娜和郭天便歇息了下来,江金原则走到了柳乾的身边排椅上靠墙坐了下来,因为刚刚睡醒,神情仍然有些发怔。

    “脑域能量是不是能把一个人的思想或者恶梦实境化?”柳乾向江金原问了一声。

    “柳爷和我说话么?”江金原明显还不是很清醒,没听清柳乾刚才说的话。柳乾只好向江金原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

    “实境化……这个好象不行吧?我的研究中,还有拿到的资料里没有这方面的内容。”江金原明显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柳乾没吱声了,刚才的一幕太奇怪了,现在他仍然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仍然没能睡醒,此时还睡在床上,现在坐在这里和江金原说话的一幕,也只是他在做的梦而已。

    这种混淆太让人头疼了,根本分不清梦境和现实,而无法确定自己是在梦境之中还是在现实里,就不好采取相应的对策。

    “柳爷,您刚才到底想问什么?”江金原见柳乾沉默着,于是又问了他一声。

    “你刚才睡觉的时候有没有做梦?做一些很奇怪的梦?比如梦里出现身上有雪花斑点的丧尸?”柳乾想了想又开口向江金原问了几句。輸入網址:heiyaпge.觀看醉心张節

    “没有,我……我睡得很死。”江金原有些歉意地回了柳乾一句。

    见江金原总是掩嘴打呵欠,柳乾让他去找床被子在地上铺了睡下,说两人轮换值后半夜,过两个小时再喊醒他。虽然江金原觉得这样有些不太好,但柳乾以命令的语气向他说了之后,他也就没再坚持了,找被子在地上躺下之后,很快就呼呼地睡着了过去。

    柳乾又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他感觉着先前在舱门外雪地里的事情肯定是在做梦,但现在,应该没有做梦了吧?

    ……

    安娜和郭天值了几个时的班,早就瞌睡得不行了,如果不是舱门那边发出的撞击声,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睡着了。柳乾醒来和他们换班之后,安娜去到柳乾先前睡的那张床上钻进了被窝里,很快就睡熟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安娜感觉着身上非常冷、冷得刺骨,这让她直接被冻醒了过来,醒来之后伸手摸了摸,发现她身上盖的被子不见了!不只是被子,包括身下垫的垫子都不见了,她就这么直接睡在了冰冷的铁床上,再加上房间里也没有了暖气,这样子不被冻醒才怪。

    “郭天!”

    “柳爷?”

    “江科学家?”

    安娜向房间里喊了一声,但没有人回答她,四周无比地寂静,静得她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

    房间里所有的灯都关着,四周一片漆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安娜哆嗦着伸手到口袋里,把她睡觉前放在里面的小型手电筒取了出来,打开后向四周照了照。

    照到房间的四壁和地面之后,安娜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生活舱里根本就空无一人,除了她之外,其他人全都消失了,而且不仅如此,房间的墙面变得锈迹斑斑,对面的上下铺铁架床也锈迹斑斑,回头看自己坐着的这张床,同样也锈迹斑斑,让安娜不由自主地回忆起了自己曾经玩过的一款叫《寂静岭》的恐怖游戏。

    “这不是真的!我一定是在做梦,做一个很奇怪的恶梦!等我醒来的时候一切就正常了,他们也都回来了。”安娜关上手电筒闭上了眼睛,然后猛地睁开了眼睛,再次拿手电筒向四周照了照。

    但墙壁和铁架床仍然和先前一样,锈迹斑斑,根本没有恢复原样。

    “哈哈哈哈哈……是谁在恶作剧?想整姐?”安娜大笑了几声想为自己壮胆,但没想到自己的笑声发出来之后,在空旷的房间里却是显得极为凄厉,象是鬼在笑一样,反倒把她自己吓了一跳。

    “我必须要醒过来!这必须是在做梦!不然说不通啊!”安娜使劲拍打着自己的脸,直到把脸都拍疼了,但是周围的一切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好冷,再这样下去我会冻死的,郭天!你个该死的躲哪儿去了?看姐找到你不踢爆你的菊花!”安娜大声叫骂着,努力让自己不感到恐惧,但她很快就觉得自己发出的声音变调得厉害,就仿佛不是自己的声音一样,这让她不由得更加心惊胆颤了。

    安娜在床边又坐了一会儿,实在有些冷得受不住,她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在做梦了。如果是做梦,感觉怎么都不可能这么真实,而且努把力,总能醒过来的吧?都冻成这样子了还没有醒过来的意思,那意味着她不可能是在做梦吧?

    问题是,如果现在不是在做梦,生活舱里的其他人跑哪儿去呢?

    莫非……她睡觉睡得太死,他们临走的时候怎么都叫不醒她,以为她死了,所以把她一个人扔在这里了?

    有可能,不然的话,他们怎么连被褥都给她拿走了呢?然后,她一个人在这里一直睡一直睡,睡了好几年,睡到墙壁和铁床都长出了锈迹来?

    铁床生锈还勉强能理解,墙壁为什么会生锈呢?

    安娜拿起手电筒走到了墙边,仔细端详起墙壁上的锈迹来,突然之间她感觉着墙壁上似乎不是锈迹,而象是血迹……安娜伸出手在墙壁上摸了摸,果然感觉有些粘乎乎的,不过她在摸过之后,注意力却是不在这些‘锈迹’上了。

    为什么墙壁摸起来软软的,象是摸在人的身上一样?

    安娜再次把手电筒照向了墙壁,这一次她发现手电筒照着的墙壁上似乎有些什么地方不太对……好象是墙壁上鼓起了几个包,而且还在继续鼓动的样子。

    坚硬的墙壁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安娜的呼吸和心跳在一瞬间都变得急促起来,在手电筒的照射下,墙壁上鼓起的几个包慢慢形成了一个人脸的形状,有鼻子有嘴有脸,而且看起来有些熟悉……(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