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338章 昏昏沉沉
    “柳爷,我弄来鱼刺和一些树皮纤维,勉强把您的伤口缝合住了,但是……它们好象感染了,上面有脓液,我接下来该怎么做?”韩广明试着向柳乾问了一声。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扶我坐……起来……”柳乾很艰难地回了韩广明一句。

    “好的。”韩广明叫来了赵蒙,小心翼翼地把柳乾扶到旁边的树根下坐住了。

    “我睡多久了?”柳乾向韩广明问了一声。

    “从昨天夜里到现在,不算太久。”韩广明回答了柳乾。

    “我们……还在昨天夜里……呆着的地方?”柳乾努力向四周瞅了瞅。

    “是的。”韩广明点了点头。

    “别管我了,你得带他们离开了,熊的记性特别好,而且很记仇,昨天夜里它在这里吃了亏,养好伤之后今天夜里还会寻到这里来,到时候你们都会死在它爪下。”柳乾喘息着向韩广明又说了几句。

    高烧是伤口出现严重细菌感染的症状,甚至身体内部都出现了细菌感染,柳乾腕表上的健康度已经红得发黑,他知道他现在这状况,一时半会儿肯定是好不了了。

    “不!我们不能丢下您!”韩广明使劲摇着头。

    “不是丢不丢下的问题,是你们守在这里毫无意义,只是白白陪着我送死而已。如果你们找到了离开山林的路,可以尽快赶去我先前告诉你的那个生化智能中心,何总应该会在那里,到时候让她过来找我……如果我还活着的话。”柳乾向韩广明交待了几句。

    “不!我不能丢下您!绝不!”韩广明抹起了眼泪来。

    “这是命令。”柳乾板起了脸来。

    “这命令我不接受!我让他们做好了一个担架,要走我们也会抬着您一起走!没有柳爷,我们根本没办法离开这片丛林。”韩广明让赵蒙和江金原把担架抬了过来,不由分说地把柳乾搬移了上去,然后把一些勉强晒干的衣物搭在了柳乾的身上。

    柳乾高烧烧得昏昏沉沉,两眼看着上方树叶间斑驳的阳光,不知不觉又昏迷了过去。

    ……

    “乾儿……”

    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柳乾的耳边。

    “妈妈?”柳乾睁开了眼睛,身边仍然冷得出奇。但已经不是在丛林里了。

    雪,满地的雪。

    面前是母亲年轻的笑脸,她正蹲在他身前,用温暖的手抚~摸着他冰冷的小脸蛋儿。而此时的他,好象才六岁?

    “妈妈又要外出了,可能……几个月吧?明天的春天才能回来,乾儿已经长大了、懂事了,是个小小男子汉了。要学会照顾好自己。以后就算妈妈不在身边了,也要勇敢、坚强,不能哭,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母亲眼眶有些红红地向柳乾交待了几句。

    “妈妈,不要离开我!”柳乾扑进了母亲的怀里,死死地抱住了她。

    “乾儿听话,妈妈这是最后一次离开你,妈妈向你保证,回来之后就再也不会离开了。”母亲在柳乾的脸蛋儿上使劲亲了亲,然后推开了他。

    “不!我不要!”柳乾大喊大叫了起来。

    六岁的柳乾那时候还不知道母亲为什么离开。在记忆中,那是最后一次和母亲的见面。从那以后,他每天都守在她离开的地方,等到雪化了、等到春天来了,等到路边所有的树枝都发了新芽,但是,母亲都一直没再回来。

    又长大了一些之后,柳乾背着父亲四处向人打听母亲的下落,寻找每一位曾经和母亲走得比较近的人。但是,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她究竟去了哪里。能得到的少量信息是母亲是个考古工作者,同时也是个探险者,父亲出轨两人离婚之后,她经常孤身一人外出寻找各种考古遗迹。

    至于那年冬天。她最后一次去的是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

    所以,柳乾从初中开始,就努力锻炼身体、通过各种途径学习野外求生技能。高中的寒暑假他都会去那些荒无人烟的地方探险,他不是在探险,他是在寻找母亲的下落。

    独自一人呆在野外的时候。特别是夜晚很安静的时候,他总是能梦到母亲来到了他身边,用温暖的手抚~摸他的小脸蛋儿,告诉他要勇敢、要坚强,任何时候都不能放弃。

    大学四年,他几乎荒废了学业,四年中大半的时间都独自一人呆在野外,毕业之后更是不怎么回家了。从母亲离开的那个冬天开始,他所有的人生,都一直在寻找、在追寻着母亲的脚步,从每个熟悉她的人那里只要得到支言片语,他就会立刻整装出发。

    当他孤身一人呆在野外,当心灵和世界完全安静下来的时候,才能感觉着自己和母亲如此接近,才能听到她对他的呼唤,才能感受到她曾经给予他的温暖。

    攀登珠峰,也是因为弟弟柳坤提供的线索,说打听到一些消息,说他母亲年轻时曾和某个探险队一起征服过珠峰、上面有她亲手插上的旗帜,所以柳乾一定要亲自爬上去看看。

    然后,他的寻找也在珠峰之行后戛然而止了。

    跑酷、攀岩、野外生存,都是他在寻找过程中顺便练出的技能而已。

    “乾儿,要坚持,别放弃。”母亲那温暖的手又抚~摸在了柳乾的脸颊上。

    “可是,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坚持着什么。”柳乾使劲摇着头,他好累,累到筋疲力尽,累到闭上眼就再也不想睁开了。

    他感觉着似乎他的整个人生都一直在坚持着,坚持着他的寻找,但他早就知道了自己的寻找根本就毫无意义。

    “每个人来到这个世上,都有他的原因,别放弃,继续坚持下去,你一定能寻找到你生命的意义……”母亲的声音变得越来越遥远了。

    一阵摇晃,紧接着一阵剧痛传来,感觉着自己似乎从高处坠落了下来。柳乾从昏睡中惊醒,睁开眼睛发现天已经全黑了。刚才的坠落是因为前面抬担架韩广明脚下打滑跌倒在地上,把柳乾也摔出了担架。

    深夜之中,无尽的丛林里,怪兽的嘶吼声又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