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321章 酸爽
    如果想赶在母舰的增援到达之前搞定彭学弢,柳乾必须尽快结束这场战斗才行,拖得越久就对他和银河越不利。∷∷,

    苏妮娜双眼一片漆黑,并不回答柳乾的问话,看得出来,她此时正努力用精神力控制恶梦中的彭学弢,而且已经很吃力了,无法听到柳乾说的话。

    柳乾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冲过去象在梦境时一样,用脚猛踹了十几下踹开了那道红色舱门,回过身来找魏亮要了个强力电筒,然后把苏妮娜扛在了肩上,另一只手则兜着彭学弢的腰向梦境中空间传送门所在的地方冲了过去。

    大幅强化了力量的他,肩扛手兜两个人根本影响不了他太多的行动力。

    红色舱门里仍然有很多玻璃柜,但里面的实验体都不见了,所有的玻璃柜都是空的。不过柳乾现在没心思仔细研究这些事情,他快步向下面的舱室走了过去,只有赶在彭学弢醒来之前,利用空间裂缝或毁损的空间传送门破掉他的护罩,他和银河才有战胜对方的可能。

    否则就会象银河所说,打一场消耗战,银河的储备肯定不如他们那么充足。

    撞开黑色舱门进入圆形舱室,舱室的正中心果然有一条地下通道,地下水道里的水位比起先前更高了。柳乾进入水中之后身体几乎冻僵,比在梦境中要寒冷了很多,他只能依靠顽强的意志力,扛拖着两个人穿过水道打开对面两道舱门后来到了里面的圆形舱室里。

    强力手电照进去之后,柳乾看到了圆形舱室那些到处飘浮、旋转着的空间裂缝。它们比起梦境中见到的速度要快得多。柳乾把苏妮娜放在了圆形舱门附近的安全处。然后把彭学弢举在身前向一道空间裂缝试探了过去。

    果然。空间裂缝对空间护罩的伤害极大,原本在柳乾别的攻击方式之下根本毫无反应的护罩,此时在空间裂缝的切割下,发出了眩目的蓝光,而那道极细的、正围绕正中心毁损传送门旋转的空间裂缝,也被对彭学弢的空间护罩阻滞住了,甚至最后直接消融掉了。

    确认了空间裂缝确实可以破坏空间护罩之后,柳乾用强力电筒照着路。扛着彭学弢向舱室中心的毁损传送门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先前苏妮娜梦境攻击柳乾的时候,并没有呆在柳乾的身边,柳乾估摸着她应该可以远距离施展她的梦境攻击,所以放她在舱门边就行了,不然柳乾要对付彭学弢,还要躲避飞旋的空间裂缝,就没足够的精力照顾到她了。

    空间裂缝越往舱室中心处,飞旋的速度就越快,比梦境中至少快了好几倍,好在这种速度仍然是柳乾现阶段能反应过来的。而且它们全都逆时针朝一个方向旋转,柳乾手上还有彭学弢当盾牌。倒不是太担心伤到自己。

    毁损的传送门边上,倒是比较清净,只有一小块慢速飘浮着的空间裂缝,柳乾瞅准时机把彭学弢挡在了那块空间裂缝前,然后把他的半边身体塞进了传送门里。

    最中心毁损的传送门相当于是一块很大的空间裂缝,与空间护罩接触之后对空间护罩造成了极大的伤害,那眩目的蓝光亮得象一个小太阳一般,柳乾根本就不能直视。

    十几分钟之后,柳乾听到‘砰!’地一声爆响,眩目的蓝光彻底消失了,他连忙把彭学弢给拉了回来,此时的传送门比起先前要小了那么一圈,而彭学弢身上的护罩,显然已经全部碎裂了!

    如果不是利用传送门的强大空间破坏力,柳乾估摸着自己用铁拳攻击彭学弢的话,就算锤打他一年也未必能破坏掉他的空间护罩。幸好海底实验室有这东西,而且他在先前的梦境中无意得知了,不然还真没办法对付了这死胖子。

    先前柳乾无法扒彭学弢的衣服,无法对他搜身,现在全都可以了,所以柳乾毫不犹豫地把彭学弢扒了个精光,取下了他的指环套在了自己的手指上。但除此之外,在彭学弢身上却没有搜到任何别的有用的东西。

    柳乾深度怀疑这指环是带次元空间存储功能的,彭学弢有用的东西都存放在那里面了,只是他无法把它打开。

    看着被扒~光到连内~裤都不剩的彭学弢,柳乾取出匕首,毫不客气地把他那万恶之根给切了扔进了传送门里,还取出了个火机烧合了他的伤口以免他流血不止,这才把他从舱室里扛了出来。

    被切了那恶根的彭学弢,伤口又被火烧,身体一阵剧痛终于从梦境中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并没有在尽情享乐,而是被扒光了衣服被人扛在了肩上,身体护罩也失去了作用,不由得有些吓傻了。

    更要命是的,下面火辣辣的那个酸爽啊……爽得彭学弢惨叫连连,直到他张开的嘴被柳乾把他的臭~内~裤~塞了进去他才安静了下来。

    “搞定了?”苏妮娜发现彭学弢失控从梦境中醒了过来,她也连忙退出了先前精神力全开的状态,一脸疲惫地向柳乾问了一声。

    “搞定了,现在赶紧要去搞定那只机器狗和他们的飞行器,不然我们还是死定了!”柳乾不敢耽误时间,母舰的增援随时会到,现在他必须要尽快想办法离开这海底实验室才行。

    虽然柳乾行动很快,但在穿过冰冷水道之后,彭学弢仍然被冻昏了过去。把他扛回到中厅之后,魏亮找来一些针剂,注射进彭学弢体内之后,很快把他又唤醒了过来,柳乾也拉掉了他口中的臭~内~裤,然后拍了拍他的脸。

    看到彭学弢现在的惨相,特别是被柳乾切掉了那什么,先前被他欺负的实验人员们无不拍手称快,一些女实验人员甚至喜极而泣。果然恶人还得恶人治,彭学弢这次显然是惹了他不该惹的人,结果倒了大霉。

    “你们……这些低等生物……简直胆大包天!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竟敢如此对我?”彭学弢全身打着颤,但仍然色厉内荏地向柳乾等人喝骂了一声。(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