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318章 皇帝
    “如果你们呆在舱室里,他的机器狗会找到你们吗?”柳乾走去一边在耳麦里向银河问了一声。¢£¢£,

    “会的,这种机器狗最强的就是搜索能力,无论我们躲去哪里它都能把我们搜找出来。”银河回答了柳乾。

    “你送几件工作服和白大褂给我的几名随从,出来了就说是你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柳乾走回来向魏亮交待了几句。

    “你们都是总部来的人,那位爷很难伺候,您就现身帮我们说几句好话吧!”魏亮向柳乾哀求了几句,不过潜台词感觉更象是在试探柳乾的真实身份。

    “不,你不许告诉他我们是总部过来的人,我也不想让他知道。你就和他说我们是你实验室的普通实验人员,如果你敢不按我说的来,我立刻把你们全部杀光!”柳乾听出了魏亮话语里的潜台词,于是又恐吓了他几句。

    “说您和您那两位随从是实验人员还好说,但是那个盔甲战士只要一出来,他肯定会认出来的吧?”魏亮指的当然是银河。

    “这个无妨,我们拥有的科技可以随意改变她的外形,让她假扮成一名普通的实验人员。”柳乾带着魏亮走进了居住的舱室,然后让银河把盔甲收了起来。

    “啊……”魏亮很有些惊讶的看着银河,他实在没想到冷冰冰的盔甲里面,居然是这样一位绝色美女。在他的想象中,盔甲里应该装的是某种长相很奇特、很恐怖的外星生物才对。

    “去找几套工作服给我们换上吧,让你的客人等太久可不太好。”柳乾向魏亮又催了几句。

    “我马上去办!”魏亮连忙离开舱室亲自找衣服去了。

    这边柳乾和魏亮说的话,那边实验室的其他人已然全都集中到了中厅里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彭学弢的面前。

    “咦?你们这里很有几位小美人儿的啊!”彭学弢的眼神在苏妮娜全身上打量了一番之后,露出了一脸淫~邪~的笑意。然后又向其他几名女工作人员瞅了过去。这几位虽然没有苏妮娜长得漂亮,但姿色和身材在他见过的女实验人员之中也都算不错的了。

    出现在这里的苏妮娜全身穿着实验室的正装,神情也没有柳乾梦境中那般轻佻,看到彭学弢~淫~邪的目光之后,她微微皱起了眉头,显然从心底深处很有些讨厌这个胖子。

    彭学弢此时仍然在吃喝着。不过心思已经部分转移到了这几名女实验人员身上了,他喊了两名女实验人员在他身边伺候着他吃喝,然后让苏妮娜和其他几名女实验人员站成一排站在了茶几对面。

    “你们几个……给我跳脱衣舞,你先来。”彭学弢指向了其中一名女实验人员。

    那名女实验人员脸上露出尴尬的神情,她们又不是那种场所里的卖~春~女子,而且还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实在做不出这种事情来。

    “你敢违抗我的指令?”彭学弢皱起了眉头。

    女实验人员全身发抖地看着彭学弢,手放在了白大褂的扣子上,向四周看了一眼。但仍然受不了这种大厅广众之下脱衣服的羞辱和尴尬,所以仍然一动也没动。

    “去!咬死她!”彭学弢拍了拍身边机器狗的狗头,指了指那名女实验人员。

    机器狗立刻疾如闪电般冲了过去,张开铁嘴獠牙,无比精准地咬向了女实验人员的脖子,上下钢颌并拢之后,顿时把女实验人员的整个脖子给咬断了开来,脑袋骨碌碌滚到了地上。脖子里的血象喷泉一样飙射了出来,身体则软倒在了地上。

    这突发的惨烈一幕让在场的人发出了一阵阵尖叫声。全都吓傻了一样,无比恐惧地看向了坐在那里喝着酒的彭学弢。

    “还有人敢违抗我的命令吗?你!给我跳脱衣舞!立刻!”彭学弢又指向了苏妮娜身边的另一名女实验人员。

    那名女实验人员吓得满脸是泪,有了前车之鉴,她没敢再违抗彭学弢的指令,一件一件地把衣服脱了下去,直到什么也不剩。然后还在彭学弢的要求下,摆出了很多很令人难堪的姿势出来。

    “好!好!好!”

    彭学弢大声叫着好,手在身边两名女实验人员的身上摸着,眼睛则盯着对面跳舞的女实验人员,然后又扫向了一旁长得最漂亮的苏妮娜。

    虽然现在彭学弢很想把苏妮娜搂进怀里好好玩一玩。但这种事情还是慢慢来比较好一些,他现在就是这里的皇帝,也不怕这位美人能逃出了他的手掌心,所以开始的时候不想太猴急,一下子解决了就没意思了,要让她从脱衣服开始,一点一点的进展,看她害羞和尴尬的神情那才是真正的享受。

    “好了,滚一边去吧!该到你了!”彭学弢伸手指向了苏妮娜。

    苏妮娜瞅了彭学弢一眼,但并没有动,也没有准备脱衣服的样子。这大庭广众之下脱衣服,被这么同事围观,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做得出来的事情。

    “你敢违抗我的命令?找死吗?”彭学弢很生气的表情,他又摸了摸身边机器狗的狗头,仿佛随时准备让机器狗冲上去咬断苏妮娜的脖子一样。

    苏妮娜看了看彭学弢,又看了看机器狗,但仍然没有伸手去解衣服扣子的意思。

    “给我咬死他!”彭学弢指了指苏妮娜身边的一名男实验人员,然后拍了拍狗头。

    机器狗再次疾如闪电般冲了过去,张开它的大嘴用它的铁嘴钢牙,猛地咬向了那名男工作人员的喉咙。同样是直接把他的脖子就给咬断了,脑袋咕噜噜地滚落在了地上,脖子处热血象喷泉一样飙射了出来,无比地惨烈。

    在场的人全都吓傻了,连尖叫声都发不出来了,一些女实验人员甚至低低地哭泣了起来。

    彭学弢很得意地向四周瞅了一圈,最后眼睛又集中在了苏妮娜的身上,这些人生杀予夺的权力现在都捏在他的手中,让他有种当了皇帝般的感觉,想杀谁就杀谁,想搞哪个女人就搞那个女人。(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