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314章 不认识
    魏亮派这个女人过来陪侍柳乾的时候,柳乾就在怀疑这里面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当时他只是怀疑这些人试图接近讨好他这名公司的高管,以获取公司对实验项目的继续资助和补给,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事情似乎并不这么简单。

    “唉……”苏妮娜看着柳乾的背影暗自叹了口气,她刚才说的是‘从见到他的那天起,而不是从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很显然他并没有注意到她话语中的这个细节。

    “我早就看出你不吃这套了,但是我仍然这样跟你说,是因为我确实很喜欢你,我喜欢你这种淡漠高冷的性格,特立独行、不肯随波逐流,你就是我心中的男神。”苏妮娜继续自言自语般地说着。

    “你在读取我的记忆?”柳乾猛然转回了身来,手中多了一把匕首摁在了苏妮娜的脖子上。

    “没有啊,我哪有那能耐?”苏妮娜被匕首摁在脖子上倒是一点儿也不慌乱,反而借机眼神很热烈地近距离看向了柳乾。

    “你不如直接告诉我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或许我会给你些你想要的好处,而不用采取如此下作的手法。”柳乾收起了匕首又回了苏妮娜几句。

    “我确实喜欢你,不管你相不相信,不过我也确实很想知道母舰那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是母舰派出人员?我知道你可能不太愿意说,但是我确实很好奇。”苏妮娜继续很期待地看着柳乾。

    “你以前认识我?”柳乾早就意识到了苏妮娜话语里的不正常,只是现在才确认她真有所指。并非胡言乱语。

    “不……不认识。”苏妮娜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否决了这一点。她现在还不想柳乾知道她真正的身份。

    “母舰上面现在各种权利争斗、各种杀戮、各种混乱。而且我也不想告诉你太多,所以你也不要多问什么。”柳乾很怀疑地看着苏妮娜,随口敷衍了她几句。

    他可以确信他根本不认识她,记忆中根本没有这个人,但她刚才说的话明显有问题,似乎两人之前就已经认识了。

    “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很遥远的星球吗?或者是平行世界?我知道母舰拥有很高的科技,应该是穿梭时空的能力吧,所以才会来到这里?”苏妮娜继续向柳乾试探着。

    “我们的科技水平看你们。就像人类看到一群蚂蚁一样,你知道我的感受吗?别再问这些我不可能告诉你答案的问题了。”柳乾装出一脸不屑的神情。

    “你总是这么高冷……原来你是从外星球来的啊……这倒不奇怪了……”苏妮娜叹了口气。

    “好了!现在该我问你了。”柳乾露出了一脸凶厉的表情。

    “您问吧。”苏妮娜很乖的表情。

    “那些玻璃柜里面的、手腕上戴着腕表的异世界的实验样本是怎么回事?他们并不是总部提供给你们的吧?”柳乾向苏妮娜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他们确实不是总部提供给我们的,他们这些人的来历很奇怪,突然有一天就出现在我们的实验室里了。我们那时候正好缺乏大量实验样本,所以就把他们捉了起来,然后,当成样本进行了研究。”苏妮娜很淡定地回答了柳乾。

    “他们一共有多少人?”柳乾接着向苏妮娜问了一声。

    “大概有四十多人吧?分布在我们实验室的各处,这件事对我们来说一直是一个未解之谜,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被传送过来的,而且他们的手腕上全都戴着腕表。一种很奇怪的高科技腕表。这些腕表根本无法被摘除。即使是砍断他们的手臂,也会出现在他们身体的另一个地方。除非他们死亡腕表才会消失,化成一团神秘的黑雾消失在空气中。”苏妮娜显得很困惑的表情。

    柳乾没再问什么了,他只是感觉那四十多名玩家运气实在太差,传送进入游戏之后,居然被直接送到了海底实验室里,然后又被这帮人控制住,把他们当成了实验样本做起了人体实验。

    相比起他们这些人,柳乾觉得自己被传送到一个广场上,已经幸运得多了。不过这些人也太笨了些吧?四十多人,这么容易就被实验室人员控制住了,也不知道反抗。

    很快柳乾就意识到了什么。

    “你把袖子捋起来。”柳乾向苏妮娜命令了一声。

    “哦?”苏妮娜的神情有些疑惑的样子,想了想之后,很有些脸红地解开了睡衣的扣子。

    “我让你把袖子捋起来,不是让你脱衣服!你再做这种无聊的事情,信不信我杀了你?”柳乾再次把匕首摁在了苏妮娜的脖子上。

    苏妮娜很尴尬地笑了笑,终于还是把袖子给捋了起来。她的手臂上没有腕表,看来她应该不是传送过来的玩家。

    依照柳乾的推测,实验室现在只剩下了十几名实验人员,很可能与传送进来的玩家有关。那些玩家应该不会就这么束手待毙,被传送过来之后,和原来的实验人员肯定进行过一场战斗,现在剩下的这些实验人员,应该只是幸存下来的而已,其他的都在战斗中被玩家给杀了,但最终还是这些实验人员取得了胜利。

    不过柳乾现在仍然很怀疑苏妮娜的身份,怀疑她会不会也是一名玩家,在现实世界见过他并且认识他,才会有先前那些听起来颠三倒四的言语。

    苏妮娜没有腕表,是玩家的可能性就很小了,但现在只是在梦境里,或许她用某种方式隐藏住了自己的腕表,让它在梦境中不可见。从梦境中醒来之后,柳乾还会找机会重新检查她,才能最终确认她的身份。

    “你刚才说我们现在是在梦境里吗?”苏妮娜转移了话题。

    “你觉得呢?其他人都平白无故消失了,就我们两人出现在这里,而且,这种事情,你应该不是第一次经历吧!别在我面前装得那么无辜。”柳乾观察着那些空间裂缝的动向,转身向舱室深处探查了过去。(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