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312章 重现
    “给你这个。 ”苏妮娜扔了个东西过来,柳乾一伸手接住了,是一个防水电筒。

    柳乾回头看了苏妮娜一眼,发现她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神情有些奇怪,脸上还泛着一丝红晕。

    这是没见过帅哥的节奏?犯花~痴了?

    “你从哪里弄到这东西的?”柳乾向苏妮娜问了一声。

    “这里我肯定会比你更熟悉。”苏妮娜向柳乾扮了个鬼脸卖了下萌。可惜柳乾问完就转过了身去,很显然这萌白卖了。

    柳乾慢慢把身体完全潜入了海水之中,这寒冷确实让人很难忍受,甚至比数天前在海边营地灯塔上的感觉更为寒冷……那次毕竟是被雨淋了, 这一次是整个身体都浸入了接近零度的冰水之中。当然了,也有比那天要好一些的地方,比如没有雷暴雨、没有寒风吹过来之类的。

    身体连同脑袋一起完全浸入海水中之后,柳乾打开了苏妮娜给他的防水电筒向四周照了过去……这电筒的照明还真是强悍,光线极亮穿透了身边的海水,让柳乾几乎可以看清楚身边的一切了。

    海水显得很是清澈,在手电筒的亮光下几乎没见到什么杂质,可能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又或者……是梦境中很特殊的现象吧,反正有了水下呼吸的异能,再加上这超强力的电筒在手之后,柳乾在海水中继续探索下去是没什么问题了。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除了浸透全身的极度寒冷。

    在适应了一番之后,柳乾突然发现他没有感觉到那么冷了,皮肤附近甚至还有些发热,不知道是真的没这么冷了,还是梦境的缘故,反正不会冻僵他就可以进一步探索过去了。

    为避免自己再度感到寒冷被冻僵,柳乾快速挪动着自己的脚步,向阶梯下方游走了过去。当然,基本上算是在走,而不是游,柳乾现在沉重的身躯可以极大地保证他的双脚在水下很稳地落在地面上,而不是飘浮在水中。

    很快柳乾又来到了一扇舱门前,不过这一次不需要用暴力踢踹了,这扇舱门上的红色螺栓是可以被拧动的,虽然有些僵硬,但在柳乾巨力的扭动之下,舱门很轻松地被打开了。

    舱门背后是一条长长的通道,穿过长长的通道之后,尽头处是向上的阶梯,顺着那个阶梯,柳乾往上走却是走出了海水冰冷的,来到了另一扇舱门前。

    柳乾四处瞅了瞅,脱掉了身上湿透的衣服,把它们努力拧干了准备再穿回到身上,虽然没有被冻僵,但穿着湿衣服的感觉还是不太好。

    “里面真的很危险,我没有骗你,进去之后你要万分小心才行。”苏妮娜的声音再度出现在了柳乾的身后。

    柳乾连忙用衣物遮住了自己的身体,手电照了过去,发现苏妮娜正从水面下方走了上来,全身那很轻薄的睡衣已经湿透,整个人看起来就象没穿衣服一样。

    “你什么时候跟过来的?”柳乾皱起了眉头,这女人象个幽灵一般神出鬼没,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她真实的身份。

    “我一直跟在你身后,只是你一直在向前,没注意到我而已。”苏妮娜瞅着柳乾笑了笑,然后转过了身去。

    “里面有什么危险?你倒是说说。”柳乾快速穿上拧过的衣服之后,伸手扳动了舱门的螺栓,向身后的苏妮娜问了一声。

    “反正你已经到这里来了,打开门之后自己看吧,不过没看清楚之前千万别随意往里面走,里面可不是一般地危险。”苏妮娜却是卖了个关子。

    “好吧。”柳乾也懒得废话什么了,把舱门螺栓拧了几圈之后,猛地推开了舱门,然后用强力手电向门里面照了照。

    这个舱室里有很多仪器、工作台什么的,但毁损得十分严重,就象被什么利器削砍过一样。这种情况的毁损,柳乾以前倒是没怎么见过。

    一名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突然出现在了舱门附近,看起来更象是一个虚影,他很惊慌地向四周张望着,然后向舱门边跑了过来,但是跑着跑着,他的两条腿突然一起从身体上断开,上半身猛地扑倒在了地上。

    随后他大声惨叫着,化成了一团团的黑雾向四周消散了开来。

    又有一名白大褂工作人员一边很惊恐地四周张望着,一边向舱门边跑了过来,这一次他的双腿没有断,但脑门上突然出现了一条血线,整个人的双眼也跟着变得无神,身体软倒在了地上,半个天灵盖被从脑袋上掀开滑落了下去,露出了里面被切割得很整齐光滑的大脑。

    柳乾用强力手电照了过去,很快发现了一些异常……就是在这舱门里面的这个巨大舱室里,空中飘浮着一些黑色的细线、或者三角形、多边形之类的,确切来说是应该是多边体形状的黑色斑块,有的悬浮在空中一动也不动,有的则绕着舱室中心在空中缓慢旋转飘移着。

    刚才切断了那名实验人员双腿、切开了后来那名实验室人员天灵盖的,就是这种在空中旋转飘移的黑色斑块。

    “那些黑线、多边体黑块全都是空间裂缝,很细小的空间裂缝,你千万不要碰到它们,它们可不是一般地危险。”苏妮娜的声音又出现在了柳乾的身后。

    “空间裂缝?”柳乾用强力手电向那些黑色斑块又照了照。

    地上的两具尸体和那些碎裂的仪器、工作台什么的,慢慢都化成了一团团的黑雾向四周飘散了开来,很显然刚才他看到的那一幕,只是这地方之前发生过的场景重现而已。

    “你可以见识一下它的威力。”苏妮娜走了过来,手中莫名多了一根铁棍之类的东西,她把铁棍伸到了离得最近的那根黑色细线处荡了一下,结果铁棍立刻断成了两截,前半截摔落在了地面上发出很响的声音。

    苏妮娜拿回来的铁棍断口处非常平整,平整到如同镜面一般,甚至能照出人影来,就像被极锋利的器物精确切割过一般,看起来令人匪夷所思。(未完待续。)

    p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