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311章 寒气
    “你说的是那只恶梦水母?它被关在实验室最深层的舱室里,而且舱壁会屏蔽掉它的恶梦攻击,除非它逃出来了,否则不可能对我们发动恶梦攻击……”苏妮娜摇了摇头。

    “我没兴趣和你争论那个问题,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打开这道舱门?舱门里究竟藏着什么秘密?我是公司高层的调查人员,我有权了解一切,但你们并未如实向我提交你们所有的研究项目,知不知道这是很严重的职务犯罪?”柳乾决定先诈一诈这女子再说。

    “公司总部发生了什么事情,您好象也没有完全如实告知我们……”苏妮娜小声回了柳乾几句。

    “放肆!谁允许你这么和我说话了?我有权过问实验室所有的事情,但公司高层的事情也是你们能过问的吗?”柳乾装出大发雷霆的样子来,他本来就是伪装的,被人质疑的时候当然只能用放狠话的手段蒙混过去。

    “您现在看到的并不是真实的情景,红色舱门里的一切早就变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又恢复到了从前的样子……”苏妮娜有些疑惑的表情。

    “看来你进入梦境的时间不短了,不会一直悄悄跟在我身后吧?”柳乾很怀疑地看着苏妮娜。

    “您现在看到的一切好象是之前的情景,一周前这里发生过一场事故,几乎毁掉了里面的一切,事故之后我们就把这里完全封闭了。”苏妮娜避开了柳乾刚才的质问。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故?”柳乾皱起了眉头。

    “一场实验事故,一名实验员可能因为在海底呆的时间太长,精神突然崩溃了。他把这里面的试验品全都放了出来,而这些试验品身上带有很致命的病毒,必须被隔离,一旦这些病毒进入到我们所在的舱室,我们所有人都会死。我和你出现在了这里,如果这一切是真实发生的,那我们就不能再回到原来的舱室里了,我们很可能已经被感染了。”苏妮娜有些慌慌的表情。

    “你前面还说这里面的一切只是你记忆中的。现在又说被会被感染,你演戏能不能不要这么前后矛盾?”柳乾很无语的表情。

    “我现在思维很有些混乱……”苏妮娜有些脸红地看着柳乾,两只大大的眼睛里荡漾着一丝奇怪的羞涩。

    “你们的实验品恶梦水母肯定是逃出舱室了,现在我们被它攻击了,你现在在做梦,它只是把你记忆中的内容和场景调取了出来而已,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可能被感染?”柳乾知道苏妮娜可能是装出来的。但仍然将计就计地解释了几句。

    这女人身上肯定隐藏了什么秘密,而且她看他的眼神也有些不太对。柳乾此时的感觉很有些怪异。

    “我是在做梦吗?我怎么感觉不出来?”苏妮娜一脸很困惑很无辜的表情。

    “如果不是在做梦你好好的睡着觉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实验室又变回了以前的场景?”柳乾有些不耐烦地回了苏妮娜几句,然后观察着她的表情。

    如果能骗出她的秘密那就先骗着,如果实在骗不出来,柳乾从来也不会怜香惜玉,有的是办法逼她开口。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现在整个人完全是糊涂的。”苏妮娜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你们在海底世界研究了那恶梦水母这么久,之前就从来没有遭遇过这种事情吗?比如被它恶梦攻击之类的?”柳乾对面前这女子越来越没信任度了。

    “我们的研究一直很谨慎,不可能让它对我们实施恶梦攻击的。出现这样的事情就相当于是事故了,所以今天这种经历对我来说确实是第一次。”苏妮娜极力辩解着。

    柳乾暂时懒得再搭理她,他现在最关心的是面前的这道黑色舱门。既然是梦境,那么梦境里经历的一切都是恶梦水母或其他人的记忆而已,他想要知道苏妮娜隐瞒的一切,或许就在这舱门里,亲自看到会远比她说的更真实。

    如果打开舱门会有什么危险。那些危险也只是苏妮娜或恶梦水母的记忆,并不是真正的危险。所以柳乾毫不担心地又开始了暴力撞门行动,一脚一脚向舱门猛踹了过去,这次踹了几十脚,才终于‘砰!’的一声把黑色舱门给踹开了。

    黑色舱门打开之后,一股寒气扑面而来。让柳乾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是一个很大的圆形舱室,直径至少有五十米左右,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仪器设备都没有,就象被搬空了一样。顺着忽明忽暗的灯光走到圆形舱室的正中,柳乾发现了一个通往下方的通道。是下去的阶梯,但是阶梯通道里已经积满了海水。如果想要继续探索的话,必须要下潜到海水中才行了。

    柳乾走下去试了试,感觉着水温很有些低,接近零度左右,现在的颤栗世界本来就已经入了冬,气温一直维持在较低的水平,因为深海舱室里提供了暖气才没感觉着冷。而这么深的海底,一年四季海水的温度都维持在零度左右,这个舱室里没有供暖,刚才打开舱门感觉着寒气扑面也就不奇怪了。

    “你为什么对里面有什么秘密这么好奇?你和总部过来的其他人不一样,你到这里来的目的不仅仅是为了调查我们的研究项目吧?”苏妮娜的声音又出现在了柳乾的身后。

    “你还真罗嗦!我做什么事情也是你们这种人能过问的吗?再胡言乱语,我把你们实验室的项目全停了!”柳乾说着向阶梯下方走了过去,一步一步深入了海水之中。

    这个冷……还真是冷到了骨子里,柳乾深度怀疑自己完全进到海水中之后,会不会很快被冻僵然后昏迷什么的。不过转念一想,现在不是在梦境里吗?在梦境是昏迷是什么感觉?还真的能冻昏过去不成?

    柳乾一咬牙,继续向阶梯下方走了下去,很快他腰部以下都淹没在了海水之中。(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