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298章 不堪回首(第1更)
    镜子里变成黑斑丧尸的周菁菁,正是那时候她极度害怕、灵魂变得虚弱的外在表现。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和周菁菁呆在一起的男友胡俊,虽然那段时间情绪波动也很大,但他是一个意志很坚定的人,级别也到了5级,所以他就算做出了些很出格的事情,误杀了黄维涛直到被关禁闭,都没有感到太过害怕,灵魂也没有因此变得虚弱,脸上自然也就没有出现黑斑。

    韩广明在现实世界里虽然是一名警校生,但性格一直很脆弱。在颤栗世界里,他努力想让自己表现得强大,想获得柳爷和其他队员的肯定,但颤抖的声音和双手总是出卖他脆弱的内心。

    特别是当柳乾离开、他需要独自面对跑步机的时候,外表坚强的他内心十分害怕,想要控制住跑步机又害怕对方的反抗,那个因为害怕而变得脆弱的他,在跑步机的镜子里自然脸上现出了黑斑。

    齐韶华本来就只有4级,在团队里是很弱小的存在,面对满脸是血、拿黑洞洞枪口指着他的跑步机,无比害怕、吓得魂飞魄散,墙壁镜面中的他脸上出现黑斑也就不奇怪了。

    跑步机自己原本是个意志力还比较坚定的人,但在经历了恶梦中一件一件匪异所思的事情之后,没有影子的柳乾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变得无比害怕和绝望,在二楼舱室镜子里看到的自己,脸上也出现了黑斑。擺渡壹下:嘿||言||格 即可免費無彈窗觀看

    他的灵魂也在那时候陷入了恶梦水母强大兽魂的吞噬之中,如果他不能重新变得坚强起来,或者有外力的帮助,很可能和梦境中死去的那些人一样,永远地陷入黑暗之中再也无法醒来。

    恶梦水母呆在飞艇外,并不能直接攻击这些队员,它所做的一切只是起着四两拔千斤的作用,挑动着队员们平时内心深处积聚的矛盾,让他们在梦境中相互仇恨和怀疑,甚至是自相残杀,让他们在梦境中‘死亡’。

    在梦境中被杀,虽然没有真正死亡,灵魂却是受到了重创,会沉入更深层的梦境之中更加难以醒来,灵魂力变得越来越弱,甚至让恶梦水母在飞艇外都可以轻松猎食到他们部分甚至全部的神魂。

    比黑衣首领营地里余下的这帮人幸运的是,这只团队拥有银河。她身体和灵魂的特殊构造,让她不会受到恶梦水母梦境攻击的干扰。同时这个团队还拥有实力和意志力都很强大的首领柳乾,被短暂拉入恶梦中之后,很快就被银河叫醒了过来。

    所以恶梦水母虽然把这些队员拉入了它的梦境攻击之中,却无法从黑斑丧尸手中得到他们的身体,也就无法近距离吞噬他们的灵魂,只能继续用恶梦困囚住他们。

    ……

    两辆车被爬上岸的黑斑丧尸趁着雷暴雨驶入了海水之中,柳乾只能撑着伞,冒着已经弱下来的暴雨,把所有队员一一背上了岸,放在了远离宁静号、远离码头的一个路边空房间里。

    把所有人都背到房间里之后,银河也来到了这空房间里。

    远离了恶梦水母的攻击,柳乾又试着想要唤醒这些队员,在他各种办法的折腾下,胡俊最先醒了过来,他的脸上仍然写满了愤怒和羞辱,在看到柳乾和银河、以及看清所处的环境之后,愤怒和羞辱的情绪才慢慢消减了下去,脸上露出了很疑惑的神情。

    “不管你梦到了什么,那都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从昨晚到现在,你一直处于深度睡眠之中,所以你不必为梦中发生的事情纠结什么。”柳乾看着胡俊的表情,想了想向他解释了几句。

    “梦?”胡俊怔怔地看着柳乾,如果那一切是梦,那个梦也太真实了吧?

    “嗯,据我的推测,海底有一只很强大的进阶海兽,它趁着我们睡着的时候对我们发动了梦境攻击,我比你们都先醒过来,杀死了藏身在飞艇上的黑斑丧尸之后,把你们救醒了过来,然后搬挪到了这里来。”柳乾略略地向胡俊解释了几句。

    “唉……”胡俊叹了口气没再多说什么了,那个梦实在不堪回首。

    胡俊醒来之后不久,张华和武雷也先后醒了过来,他们在恶梦中经历的事情相对较少,陷入恶梦的程度也比较浅。但其他几位队员仍然处于昏睡之中无法被唤醒,很显然他们的神魂在恶梦中受到重创,需要一段时间的修复才能完全复原。

    “幸亏这只是个梦。”胡俊抱着仍然昏睡中的周菁菁很感叹的表情。周菁菁此时脸色虽然惊恐,但并没有被殴打被强~奸的痕迹。

    “你梦到了什么?”柳乾饶有兴趣地向胡俊问了一声。

    “柳爷您当时不也在梦境里吗?”胡俊有些奇怪地看了柳乾一眼。

    “没有啊?你们的梦境里也有一个我吗?”柳乾皱起了眉头。

    “对啊!那梦境里确实有您啊!”张华也凑过来插了一句。

    “居然有人在梦境里冒充我,这事情有些严重啊!快说说,你们到底梦到了什么?”柳乾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脸很不爽的表情。

    “我……都不记得了。”胡俊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那恶梦的内容他实在不想再回忆起来。

    “我的梦很无趣,梦到半夜里醒来,飞艇飘到了洋面上,还往深海里飘,越飘越远。我和几个兄弟在机舱里忙啊忙啊,一直都没想到办法正确放下锚钩,柳爷您中途下来过几次,问我们锚钩的进展,可我们实在没什么进展……”张华倒是老老实实地把他的梦境说给了柳乾。

    “我的梦和他差不多,虽然无趣,但感觉特别真实,反正以前没做过这种梦。”武雷掩嘴打了个呵欠帮着张华补了几句。

    “柳爷,现在还能再睡觉不?睡着了不会又受到攻击吧?”张华向柳乾问了一声,这前半夜一直折腾着就没怎么睡啊!做的那个梦,比清醒还更让人疲累。

    “当然可以睡,远离海面那东西也就没办法攻击我们了,我也要睡了,这一夜累死我了。”柳乾点了点头,找到自己的睡袋钻了进去。(未完待续。)

    p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