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297章 实质化(第5更)
    跑步机下意识地摸了摸身边的舱壁,结果手摸到的地方,也全都肉呼呼、粘腻腻的,不知道摸到的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救命啊!”跑步机大声叫喊着,内心无比地恐慌和绝望。

    ……

    “他们都还没醒吗?”柳乾把最后一只黑斑丧尸的尸体从打开的舷窗扔出去之后,走回中厅向银河问了一声。

    飞艇此时仍然在码头边,几十根锁链牢牢地锁着它,并没有飘到海洋中去。

    “没有。”银河摇了摇头,看着地面上睡在睡袋里十余名队员,无论她使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将他们唤醒过来。

    “奇怪了,这些藏身在飞艇里的黑斑丧尸应该都杀死扔海里去了,他们怎么还没醒呢?”柳乾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怀疑对他们实施攻击的,不是这些黑斑丧尸,而是藏身在海底的一个更强大的存在,至少是一只进阶海兽,可能就在飞艇附近。我能感觉到附近的海底世界里,藏着很多很强大的威胁。”银河推测了几句。

    “我也是这么认为,应该是一只精神系的进阶海兽对他们发起了攻击,飞艇里藏着的这些黑斑丧尸,只是那只进阶海兽的小弟而已。”柳乾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该怎么做?”银河向柳乾问了一声。

    “现在外面的雨小多了,我想办法把他们都弄到岸上去吧,尽力远离这艘飞艇,也就远离了海底的攻击。”柳乾走了过来,再次查看了一番睡袋里的每一位队员。

    此时这些队员们的呼吸和心跳都还算正常,只是脸色无比地惨白、而且写满了惊恐或者愤怒等各种情绪,一部分队员的眼珠正疯狂地转动着,显然都还陷在某个恶梦之中无法醒过来,无论柳乾怎么叫喊、摇晃他们的身体,他们都没有任何反应。

    银河是在发现船体发出一阵剧烈摇晃,然后值夜的韩广明也不知什么时候因为太疲累睡着了。对船体的摇晃毫无反应时,才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太正常。她按照柳乾的指令立刻把柳乾唤醒了过来,但之后无论两人做了什么,都无法把其他队员从睡梦中唤醒过来。

    很显然,飞艇里的队员受到了某种致幻类的攻击,或者是进阶海兽发出的梦境类的攻击,把他们催眠并深陷在了梦境中无法醒来。

    柳乾和银河的推测没有错。一些白天时就躲进了船体管道之中的黑斑丧尸,在一只攀附于飞艇底部的进阶海兽。一只巨大的恶梦水母的控制下,从它们各自藏身的地方钻了出来,聚集到中厅里试图抓走被深陷在梦境中无法醒来的队员。

    他们以前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把黑衣首领留在营地里的队员们,悄无声息地从睡梦中抓出了飞艇,扔到了恶梦水母的怀抱之中,让那些队员的灵魂成了恶梦水母的食物,身体则成为了他们这些黑斑丧尸中的一员。

    但这一次,有银河守在柳乾及一众队员的身边,恶梦水母没有能得逞。它事前安排藏身在飞艇各个管道里的那些黑斑丧尸全都死在了银河和柳乾的手中。恶梦水母没有了这些黑斑丧尸的帮助,除了自己攀附在飞艇的船底继续用它制造成的梦境困住队员们的灵魂之外,暂时还没有能力远距离获取这些队员的灵魂当做食物。

    银河从始至终一直是清醒的,而且她特殊的身体结构让她无法受到梦境攻击的困扰;柳乾只短暂被拉入了恶母水母的梦境中,但他本身级别较高,受到梦境攻击的程度比其他队员要浅,在银河的帮助下很容易就清醒了过来。

    所有队员在受到恶梦水母的攻击之后。被困在了同一个恶梦梦境之中,柳乾因自身的强大,刚刚被困就在银河的帮助下脱困而出,梦境中出现的那个柳乾则是所有队员集体意识下的一个产物,在这个集体梦境之中产生的虚拟柳乾集合了所有队员对他的想象,被他们的意识抽取各自的记忆片段把他实质化了出来。甚至拥有了暂时的人格和思考能力。

    但他不是真的柳乾,所以黄维涛把镜子对向柳乾和韩广明的时候,他在镜子里只看到了韩广明,没有看到柳乾,这让黄维涛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一个在镜子里看不到的人,远比一只脸上有黑斑的丧尸更让人恐惧,因为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鬼物之类的东西。所以黄维涛第一反应就是把跑步机给拉了回去,以免暴露了镜子的秘密,被这冒充柳爷的鬼物给盯上了。

    后来跑步机在通讯室的玻璃墙壁上没有看到柳乾也是同样的道理,因为那个柳乾只是众人集体意识在梦境中产生的虚化形象而已。

    在张胜利等人每天传销一般的洗脑中,柳爷在一众队员心中已然拥有了无上威望,即使是在一个没有柳乾存在的梦境里,他们也都全体梦到了他并把他实质化了,成为威望和公正的象征。

    银河平时只呆在柳乾的身边,或者藏身在暗处,几乎不怎么说话,也不和任何人交流,她没有被拉进梦境,集体意识中没有出现她并不奇怪。

    通讯室里张胜利的声音,虚拟柳乾和张胜利的对话,当然也都是队员们恶梦里的想象,一种自我心理安慰而已。

    周菁菁被强~奸则是她在恶梦水母的攻击下臆想出的幻觉,她脸上的伤、衣服上的脏迹自然也都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但在梦境之中,想象即现实,洗手间里当时又只有她一个人,于是洗手间的环境也被她的想象给改造了。

    意志不够坚定、性格比较脆弱而且感觉很无助很害怕的时候,灵魂最容易受到攻击,在恶梦中也会困得更深。

    周菁菁一心认定自己被跑步机强~奸了,恶梦般的经历让她受到过度惊吓,心中无比害怕,灵魂也因此变得虚弱,一旦灵魂虚弱到完全陷入恶梦水母的恶梦梦境之中,她和那些丧失了自主意识的黑斑丧尸便没有什么区别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