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296章 逃无可逃(第4更)
    看清楚玻璃墙壁反射出的一切之后,跑步机的脸变得无比惊骇起来,瞳孔在一瞬间都有些放大,脸上的表情甚至比先前看到镜子里反射的黑斑丧尸时还要恐惧。∮∮,

    玻璃幕墙的镜面上,通讯室里只有跑步机一人,根本就没有柳乾的影子。

    但面前的柳乾,却正一步一步向他逼近了过去……

    他不是黑斑丧尸,他不是柳爷本人,他具体是什么,跑步机根本想不清楚。

    这一瞬间,跑步机也更加明白为什么黄维涛当时要把他强行拉回去了。

    因为,黄维涛当时在小镜子里,看到了比黑斑丧尸更惊悚的一幕……就是小镜子里柳乾和韩广明所在的地方,韩广明正在和空气交谈。

    跑步机猛地扣动扳机向柳乾射击了过去,把弹匣里的子弹全部倾泄了过去,子弹打在柳乾的身体发出丁丁当当的响声,溅射出阵阵的火光,却是根本无法伤到柳乾分毫。

    射空手中的突击步枪之后,跑步机从背后又拿过一只满膛的突击步枪,这一次他没有再去射击柳乾,而是向身边的玻璃幕墙射击了过去,把玻璃幕墙击出一个大洞之后,连忙从那大洞里逃出了通讯室,没命地向楼梯上方冲了上去。

    二楼以上没有灯光,跑步机没敢乱跑,而是守在了楼梯处,看那个没有影子的柳乾有没有追上来,等了半晌却是一点儿动静也没有,根本没有人追到二楼来。

    难道刚才看到的柳爷只是个鬼魂?所以镜子里看不到他?

    但他身体为什么是实质化的?

    他为什么没有追上楼来?

    他不会是去了中厅里,查看中厅的情况去了吧?

    如果柳爷看到韩广明被杀了。肯定会大发雷霆。怎么都不可能放过他了吧?在这密闭的飞艇上。而且飘流在无尽的洋面之中,一旦被柳爷全艇追杀,跑步机怕是根本逃无可逃,最后只能束手待毙了!

    刚才不该向柳爷射击的,应该试着把先前发生的一切如实告诉他。

    但是,他真的是柳爷吗?他为什么在镜子里没有倒影?他不会也是他们的一员吧?而且更高级,所以镜子里的他没有黑斑,直接都照不出影子来了!

    这飞艇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跑步机无比惊惶的时候。却是看到二楼走廊中部的某个舱室突然亮起了灯。

    这是怎么回事?

    跑步机记得飞艇的电力系统是区域供电的,整个二楼客房应该算是一整片区域,当时照明灯亮起的时候,整个二楼就全都亮了,熄灭的时候也会一起熄灭,这只亮了一个舱室是什么意思?

    虽然心中害怕,但跑步机仍然向那个亮灯的舱室悄悄走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听着四周的动静,听着那舱室传来的一切声音……似乎除了亮灯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

    终于。跑步机来到了亮灯舱室的门边。

    “有人吗?”跑步机向里面问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

    跑步机拿起小镜子,向门边探伸了过去。这舱室的舱门是开着的,用这小镜子可以照到舱室里的一切。

    小镜子里没照到什么异常,就是一间很普通的舱室,进门是一个简易的卫生间,靠墙两张铁架床,舷窗边一张桌子。灾变之前,这里应该是船员们睡觉休息的地方,灾变之后飞艇停泊在青浦港补给,被黑衣首领那帮人劫持了,成为了他们的营地。

    跑步机走进了舱室里,在床边坐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感觉很是疲累和瞌睡。

    大半夜里不睡觉,折腾来折腾去,本来就很疲累和瞌睡,又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状态,这稍稍一坐下来放松片刻,精神立刻感觉到极度的困倦,甚至都想要躺下睡一觉才好。

    跑步机不敢睡,他努力站起了身来,把突击步枪放回了背后,然后走去了卫生间里,打开水龙头洗了把脸,并下意识地看向了墙面上的镜子。

    看着自己满是黑斑的脸,还有只剩眼黑没有眼白的眼睛,跑步机吓得厉声尖叫了起来,他猛地一拳砸碎了面前的镜子,从卫生间里仓皇逃了出来。

    回到舱室房间里,跑步机再次坐回了床上,伸手不停地摸着自己的脸,却是不敢再照镜子了。

    先前和黄维涛一起照镜子的时候,明明他和黄维涛的脸都是正常的,为什么现在上面也出现了黑斑?那些黑斑意味着什么?他被感染了?变成丧尸了?

    为什么他现在还有清醒的自我意识?

    跑步机拿起腕表看了看,想看看自己的感染度是不是变红了,但腕表的屏幕变得一片漆黑,上面什么字都看不清楚。

    舷窗那里似乎传来了一些声音,一些肉状物摩擦在玻璃上的声音,听着让人很不舒服。跑步机连忙抬头向舷窗看了过去,却是发现在灯光的照射下,舷窗的外面确实有某种很恶心似乎还带着吸盘的淡白色肉状物攀附在那里,把整个舷窗都遮盖住了。

    什么东西?跑步机本能地想抬起枪口射击,但考虑着有舷窗的保护,外面那东西还没办法进到船体内来,一旦舷窗玻璃被射碎,岂不是会把外面怪物给放进来?

    就在这时候,舱室里原本亮着的灯也发出滋滋的电流声,变得忽明忽暗起来,跑步机连忙逃出了舱室,他刚一逃出来,舱室里原本亮着的灯便熄掉了,四周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

    甚至走廊两边都没有亮光了,好象整艘飞艇的照明在这一刻都一起熄灭了一样。

    无尽的黑暗中,跑步机有种被人扼住了喉咙、无法呼吸的感觉,他拼命地向前面跑着,想要跑到走廊的尽头处逃去下一层,哪怕与那些人形怪物呆在一起,也不想要继续呆在这令人窒息的黑暗之中。

    但是,他似乎跑了很久都没有能跑完这条走廊,这让他心里变得有些疑惑起来。停下喘了几口气之后,跑步机感觉着脚下有些发软,似乎踩在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上,根本不象是飞艇走廊正常的地面!(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