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293章 不正常
    “你忍着点儿,一会儿就好。 ”柳乾继续着对跑步机伤口的缝合。

    “治疗师不会是真的发现什么了吧?所以被胡俊灭了口?”韩广明开口向跑步机问了一声。

    “我不知道,涛涛发现了什么还没来得及和我说,结果就被胡俊杀了。”跑步机听韩广明这么怀疑,索性顺着韩广明的意思说了下去。

    “你刚才冲过去拉胡俊是想做什么?”柳乾一边帮跑步机缝合伤口一边向他又问了一声。

    “他老是很仇视地看着我,我想劝他几句,好好和他谈谈,把矛盾化解了,谁知道他那么激动……”跑步机先前撒了一个谎,这时候不得不撒更多的谎去圆那个谎。

    “可我看你当时好象很急的样子,不象是想和他和谈这么简单吧?”柳乾很怀疑地看着跑步机。

    “我真的只是想和他谈谈,化解矛盾,我是一片好心,可惜他不领情……”跑步机嘟囔了几句,这几句话倒是没撒谎。

    柳乾没再多问什么了,缝完跑步机手掌上的伤口后,和韩广明一起走过去用床单把黄维涛的尸体给盖上了。

    治疗师在团队里是很重要的角色,而且监狱营地治疗师本来就不多,一共才两名,这突然折损了一名,让柳乾很是郁闷、也很恼火。这件事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完结,但具体如何处理,柳乾还是决定回去之后听听张胜利和王德成的意见。

    不然他在暴怒之下,肯定是把胡俊和周菁菁杀了完事,但这么做显然不是最好的结果。

    跑步机看着黄维涛被床单盖住的尸体,却是突然想起了什么……

    先前跑步机去向柳乾报告镜子里的周菁菁有问题的时候,黄维涛为什么冲过来拦住了他?而且说什么开玩笑之类的,把他从柳乾和韩广明身边强行拉扯开了。

    被拉扯开之后,看到胡俊跟着周菁菁即将离开中厅,跑步机救人心切一时情急冲了过去,完全忽视了黄维涛的异常举动。但现在仔细回想起来,黄维涛不可能无缘无故那么做。那么问题来了,黄维涛究竟发现了什么,导致他那么急着跑过来阻止跑步机向柳乾二人汇报?

    跑步机不由得有些懊恼,刚才他没想到这一层上来,等现在想起来了,黄维涛已经身首异处了,想向他询问也问不出来了。

    而且。经过刚才的紧张和害怕之后,跑步机现在心里也有些伤心起来。毕竟黄维涛是和他关系很不错的兄弟,刚才也是为了化解他和胡俊的矛盾,冲过来劝架才被胡俊给误杀了的,说起来他的死,跑步机觉得自己也是要负一定责任的。

    看着地上黄维涛的尸体,回忆起以前和黄维涛开玩笑互损、黄维涛帮他治伤、当然也有并肩作战的一幕一幕,跑步机越想越伤心,再加上害怕和内疚,突然情绪也有些失控。走去黄维涛尸全边嚎啕大哭了起来。

    见跑步机如此悲伤,齐韶华也有些伤心起来,蹲下身子劝解起跑步机来,兔死狐悲,毕竟黄维涛先前和他们是一起的,关系一直很不错。

    ……

    “柳爷,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早些把胡俊关押起来的,治疗师就不会被误杀了。”韩广明走过来有些惭愧地向柳乾说了一下。

    “这件事没这么简单,还不好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先下去机舱看看下锚的情况吧,飞艇如果仍然在洋面上无法停住,现在做什么都毫无意义。对了。你把跑步机看紧一些,别让他离开你的视线,我感觉着他有些问题,好象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柳乾一脸沉思的表情回了韩广明几句。

    “哦?”韩广明看向了跑步机,听柳乾这么一说,他也觉得跑步机似乎不太正常了,但究竟哪里不正常。一时半会儿又说不太清楚。

    跑步机没哭了之后,倒是在黄维涛的尸体边无意中发现了他的那面小镜子,小镜子的镜面完全被血染红了。跑步机连忙伸手拾起了小镜子,在镜面上擦了擦,擦掉了部分血迹、通过镜子的反射看到自己身后的一切之后,不由得全身打了个寒颤。

    柳乾和韩广明所在的地方,一张长满了黑斑、眼中只有眼黑没有眼白的脸正无比狰狞地看着他的背影,那眼黑仿佛透过反射的镜面直接看到了他内心深处一般,吓得跑步机镜子差点儿脱手掉到了地上,心里也再次怦怦乱跳了起来。

    难怪黄维涛刚才冲过去阻止他……黑斑丧尸已经不止一个了。

    黄维涛真的是个好兄弟,他肯定是在镜子里发现了柳乾和韩广明不太正常,怕跑步机告状不成反而打草惊蛇向对方暴露了镜子的奥妙,所以才冲过来以‘开玩笑’的说法强行把他从柳乾和韩广明身边拉开了。

    他是在救他啊!

    飞艇上的队员,不只周菁菁一人遇害被伪装,已经至少有两人被会易容的黑斑丧尸给杀了并且冒充了!而且黑斑丧尸的数量至少有两只!

    正当跑步机再次拿起镜子,又擦了擦上面的血迹,想看清楚究竟柳乾和韩广明其中谁才是黑斑丧尸的时候,身后却是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跑步机连忙收起了镜子,回头看了过去,结果发现身后只有韩广明一人,柳乾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而韩广明正一脸怀疑地看着他,并向他走了过来。

    看来刚才镜子里看到的黑斑丧尸,就是韩广明无疑了!

    “韩……韩队长,柳……柳爷去哪儿了?”跑步机努力冷静了自己,抬头微笑着向韩广明问了一声。

    “你管柳爷去了什么地方?你手中是什么东西?”韩广明见跑步机刚才哭现在笑的奇怪神情,越发怀疑跑步机是不是心里有鬼了。

    “我手上哪有什么东西?我手受伤了,很疼……”跑步机连忙把小镜子藏在了袖子里,伸出那只受伤的手给韩广明看了看。镜子的秘密绝对不能让他知道,不然一切都完了。

    “你如果不想死,最好别和我玩什么花样。”韩广明恐吓了跑步机一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