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290章 真相
    readx();    经过一番询问,跑步机说的和周菁菁前半部分基本吻合,大概在周菁菁去洗手间两分钟左右,跑步机也尿急想去上洗手间,发现门仍然关着,于是向舱头的方向走了过去,找了个角落放了水之后,站在舱头方向看了看外面的海水,又思考了一会儿人生,这才走回了中厅里。

    没料到他刚走回中厅,胡俊就一脸怒气地拿着一把匕首向他狂刺了过来。后面发生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

    “你确信你没撒谎?知不知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韩广明厉声质问了跑步机几句。

    “我说四当家,别这么先入为主就把我当成罪犯了,我真没干那事儿,就算想做也不会这时候做啊!这不是给柳爷添乱吗?”跑步机连忙回了韩广明几句。

    “你的意思是换了别的时候,你还是有可能做的对吧?”韩广明立刻抓住了跑步机的话柄。

    “我真没那意思,唉……就算做,我也不会强~奸他老婆啊!这都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靠!我特么真是倒霉,居然能摊上这种事情!实话实说了吧!我看出来了,就是当时四当家你分组的时候没让胡俊当队长,我指挥他做事他一直不情不愿的,一直记恨着这事儿在我面前抱怨呢!他肯定是想趁机把我搞臭了,然后他就可以上位了,他这种人啊……”跑步机又开始了喋喋不休。

    “行了,别再罗嗦了!带你们去做案现场!”韩广明阻止了跑步机。

    “我没做案,哪儿来的现场?”跑步机不由得有些傻了。

    “就是……你放水的地方,还有你思考人生的地方,看看你是不是在说谎。”韩广明回了跑步机几句。

    三人一起离开了审讯室,洗手间里的鞋印都很模糊,而且队员们最近穿的都是从储备仓库发放的新鞋子,鞋底一模一样,倒也无法证实那鞋印就是跑步机的。

    跑步机所说的放水的地方确实有放水的痕迹,然后他思考人生的地方也确实有他的脚印。不过韩广明并不认为这些就可以证实跑步机没有做案的时间,毕竟这期间跑步机一直是一个人,没有在洗手间的不在场证明。

    回到审讯室又一番审讯逼问之后,跑步机仍然坚称自己绝对没有强~奸周菁菁。甚至发了各种毒誓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先出去吧,让治疗师进来。”韩广明不得不打断了跑步机,不然的话跑步机一个人就可以说到天亮。

    “柳爷!您一定要还我一个清白啊!强~奸犯这名声可不好,胡俊他是在诬陷我,他……”跑步机又转向了柳乾。

    “你出去。再不出去我把你阉了!”柳乾回了跑步机几句。

    跑步机没敢再罗嗦了,连忙退出了舱室,向黄维涛喊了一声,让他进舱室里去接受问话。

    黄维涛和齐韶华先后进到舱室里,他们的说辞基本差不多,就是先看到周菁菁衣衫凌烂、脏兮兮哭着走了回来,向胡俊哭诉跑步机强~奸她的事情,两人正说着话,跑步机从船头那边走回了中厅,胡俊拿着匕首就冲了上去。

    他们之前并没听到周菁菁的呼救声或者什么别的声音。这个也不奇怪,洗手间的舱门很密闭,关上之后,里面发出的声响中厅里确实不怎么容易听到。

    最后被提审的是胡俊,他如实向柳乾和韩广明交待了他之前和跑步机之间的矛盾,并且深刻认识了自己的错误,不该嫉妒跑步机和质疑韩队长的安排,不该不停地打跑步机的小报告,但他没想到跑步机居然用强~奸周菁菁的方式来报复他,请求柳爷和韩队长帮他做主。严厉惩处跑步机这个强~奸犯。

    “你看他们谁象是在撒谎?”柳乾在提审完所有人之后,向韩广明问了一声。

    “我偏向于跑步机在撒谎,但没有证据不好判定他就是强~奸犯,如果是在现实世界里。安排法医对周菁菁进行检查、提取了证物再与跑步机进行DNA比对,这案子很容易就查清楚了,但我们现在实在没这条件。”韩广明一脸无奈的神情。

    “也就是说,这成了个没办法破解的案子了?”柳乾若有所思的表情。

    刚才提审的过程中,柳乾感觉着每个人都没有说谎,周菁菁脸上的伤、颤抖的身体、凌乱而且脏兮兮的衣衫。感觉着她确实是被人强~奸了。

    而跑步机这人柳乾之前也略有了解,性格有些大咧咧的不拘小节,平日里一般和男队员呆在一起,没听女队员投诉过被他调戏之类的,感觉着不象是会做出强~奸那种事情的人。而且刚才他被提审的时候,确实是一脸很无辜很无奈的神情,各种毒誓都发了,不象是在撒谎。

    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了。

    飞艇上藏身了一只会变幻外形的变异丧尸,假装成了某位队员,巧妙地利用了胡俊和跑步机之间的矛盾,在周菁菁开门之时假扮成了跑步机,冲进洗手间把周菁菁给强~奸了。

    “我建议把跑步机暂时关押起来,以避免矛盾进一步激化,现在飞艇漂流到洋面上的事情才是我们的当务之急,不能为了这件小事耽误了我们的大事。”韩广明向柳乾说了一下他的想法。

    “这可能不是件小事,而是关系到所有队员性命的一件大事。我们很可能遇到了一只会变化外形的变异丧尸,它正试图利用我们队员之间的矛盾,让我们自相残杀……”柳乾把刚才他的想法说给了韩广明。

    “有这种事情吗?那也太恐怖了吧?那我们一定要把它找出来才行!要不我再组织一次全船搜索吧!”韩广明听了柳乾的说法之后,神情显得很有些紧张。

    “说不定他已经杀了我们一名队员,然后假装成了他的样子,随时准备对其他人动手。我们现在进行全船搜索的话,又要把人分成几个小队才行,到时候它就有了更多下手的机会。”柳乾想了想之后否决了韩广明的提议。(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