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264章 爱莫能助(第8更)
    护~士再次回头看了盔甲战士一眼,发现盔甲战士仍然背对着这边,于是伸手在张胜利手臂肌肉上捏了捏,又捏了捏他强健的胸肌,并向张胜利健壮的身体各处瞅了瞅,脸蛋儿上似乎还泛起了一抹红晕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张胜利欲哭无泪地躺在那里……这算哪门子的事儿啊?

    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护~士连忙收了手,再次拿起了桌上的注射器,准备给张胜利的吊瓶进行注射了。张胜利露出了一脸哀求的神情,不得不瞪大了眼睛用眼神向那护~士卖着萌,希望她能放他一马。

    先前那名白大褂男子的眼神里根本见不到一丝人性,张胜利希望这名护~士人性未泯,不要做出如此惨无人道、惨绝人寰的事情来。

    把好好的大活人注射药物变成变异丧尸,可想而知那些盔甲战士根本不是什么善类。弄不好这个颤栗世界里的灾变,就是他们一手导演的。

    护~士摇了摇头,回头瞅了那盔甲战士一眼,然后向张胜利露出了一脸爱莫能助的表情。她再次把注射器拿到了手中,准备注射进张胜利的吊瓶里。

    张胜利眼睁睁地看着那代表着死亡和尸变的~乳~白色药剂被注射进了吊瓶 之中,然后顺着吊瓶下方的导管缓慢地向他体内流了过来。

    一旦这些药剂顺着导管进入了他的身体,可想而知会发生什么事情,王超先前身体的变化,张胜利可是在一旁尽收眼底。这~乳~白色药剂应该是起铺助作用的,后面的黑色药剂才是尸变的关键。

    从王超刚才的表现可以知道,这~乳~白色药剂对人体的伤害极大,一旦进入人体,会造成极大的痛苦,痛苦到让人的血管暴凸、眼珠暴凸的程度,张胜利实在不想体验那种痛苦。

    尽管张胜利不停地挤眉弄眼试图卖萌打动那护~士让她住手,拔掉他身上的针管。中止这惨无人道之举,但那护~士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并没有准备要停手的意思,只是一脸歉意地向张胜利摇了摇头,然后瞅着那~乳~白色的药剂缓慢顺着导管下行着。

    就在这时候,病房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很大的响动,站在窗边的盔甲战士被那响声惊动。转身走出了病房向走廊上张望了一番,发现那声音是在转角处之后。于是走出病房向转角处走了过去。

    就在这时候穿着白大褂的柳乾从外面走了进来,径直走到了张胜利的床边。护~士看到柳乾之后神情显得有些诧异,大概是觉得自己并不认识他。正当她准备开口向柳乾询问什么的时候,柳乾双手捉住了她的脑袋,使劲一拧便拧断了她的颈椎把她放倒在了地上。

    此时那~乳~白色的药剂已经到达导管尽头,即将进入张胜利的身体了,柳乾连忙伸手把注射器针头从张胜利的手腕上拔了下来。

    柳乾赶过来得很及时,再晚一些恐怕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随后柳乾手中多出了一把很锋利的匕首,就是从怪人身上搜到的那把可储存在腕表中的匕首。他用这把匕首割开了张胜利身上、手上、脚上皮带的连接处,把他从床上扶了起来。

    但张胜利此时全身麻痹,根本无法站立,他甚至无法从床边坐起身来。

    盔甲战士在外面没发现什么异常,又向病房走了回来,柳乾耳麦里听到银河的报警之后,连忙把张胜利拖去了旁边王超的床底藏了起来。并快速剥掉了护~士身上的衣服,把她倒趴着放在了张胜利的床上,皮带也扣在了她身上,还扯了条床单遮住了她部分身体。

    刚刚忙完这一切,那盔甲战士就走回了房间里,柳乾也连忙躲去了王超的床下。屏住了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盔甲战士回到病房后向四周看了一圈,似乎没发现什么异常,于是他走去了窗边站住了。片刻之后,盔甲战士突然又转回了身来,径直走到了张胜利的床边,看着床上护~士的尸体皱起了眉头。大概是发现了这具身体和先前那具身体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盔甲战士伸手扯掉了护~士身上的床单,发现情况确实不对之后连忙冲出了房间,向走廊两边看了过去,然后用头盔里的通讯器叽叽哇哇地不知道和什么人说了些什么话。

    过了一会儿之后,盔甲战士又走回到了病房里来,向房间里瞅了一圈,正当他准备低头向床下面搜寻一番的时候,他的通讯器里传来了一些说话声,不知道听到了什么,这盔甲战士回了几句之后,立刻大步向外面走了出去。

    守在外面的银河给柳乾传来了信号,表示外面已经安全了,让他现在赶紧带张胜利离开病房。

    “我们赶紧从这里逃走吧。”柳乾向张胜利说了一声。

    张胜利趴在床底,很无力的向柳乾点了点头。

    柳乾站起身来,却是看到了被捆绑在床上已经尸变的王超,他正努力挣扎着想要挣脱身上皮带的束缚,看向柳乾的眼神已然现出了噬血的渴望。

    柳乾取出了匕首,摁住他的脑袋之后用尖利的匕首刺入了他的后脑,终结了他的性命。与此同时一团黑雾也从他身体逸散了出来,悉数钻入了柳乾的体内。这黑雾似乎并没有正常那种变异丧尸的多,应该是王超还没有异变完全的缘故。

    柳乾帮王超解脱之后,走去了门边向外面张望了一番,然后回头向张胜利招了招手,示意外面没人,让他跟上来。

    张胜利有些歉意地向柳乾看了一眼,他现在无法开口说话,也无法行走,甚至连爬行都做不到。这种情况下除非柳乾背着他走,否则他根本没办法自行离开这里。

    柳乾向张胜利招了招手发现他没有跟过来,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走回来扶住了张胜利。发现他身上什么也没穿,便把刚才从护~士身上剥下来藏在床底的衣服扯了一件过来系在了张胜利的腰上,然后拖着他向病房门边拖了过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