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263章 尸变(第7更)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张胜利从昏迷中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他被剥光了衣服,躺在一张床上手脚都无法动弹,好像是被药物麻痹了。∈↗,

    除此之外,他的手脚还被很结实的某种特制皮带给捆绑在了身下的铁床上,就算他身体没有被麻痹,这时候怕是也很难从这床上起身。

    他的手腕上连着一个吊瓶,正向他体内进行着输液,不知道是输的什么液。

    这里看起来象是个病房,除了张胜利之外,旁边病床上也躺着一个人,是另一个团队的首领王超,他也被剥光了衣服,就躺在张胜利旁边的那个病床上,同样也挂着一个吊瓶,但他团队里的严肃和陆硕并不在这房间里。

    一名合金盔甲战士在病房里走来走去,似乎在进行值守,张胜利和王超身体都无法动弹,暂时只能用眼神和口型进行交流,但现在这情况,能交流的信息也很有限。

    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带着一名护~士模样的人走了进来,护~士手中拿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针筒和针剂,二人径直走到了王超的床边,好象是准备对王超进行某种注射。

    王超张了张嘴,很想向那白大褂男子询问注射的是什么药剂,但他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

    白大褂也没准备向王超解释或说明什么,让护~士把一管~乳~白色药剂吸入注射器后,注射进了对王超正在打的吊瓶中。随着那些乳~白色的药剂顺着吊瓶的输液管逐渐流下来,进入到了王超的 身体里,王超的面色变得极为痛苦,甚至被麻痹住的身体都开始挣扎起来,口中也发出了些怪嚎声。

    随后他身体皮肤变得有些透明。一根根红色的血管从透明的皮肤表面激~凸了出来,他的眼珠也变得血红,同样向外暴凸了出来,仿佛随时会从眼眶中迸出来一样。

    白大褂男子和护~士似乎对王超所经历的这种痛苦无动于衷,男子还对护~士说了些张胜利和王超根本听不懂的某种语言,然后护~士拿出笔。在手中的记录册上写下了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之后,护~士又给王超的吊瓶里注射了另外一种药剂,这药剂是黑色的,注射进吊瓶之后,整个吊瓶里的液体都变成了黑色,当这黑色的药剂逐渐进入王超的身体中之后,王超刚才变得透明的皮肤慢慢恢复了原色,然后,他皮肤表面又逐渐凝聚出了一些黑斑出来。

    看到王超逐渐变得茫然的眼神。还有他皮肤上的黑斑,张胜利不由得想起了先前在大楼前花坛广场上游荡着的那种变异丧尸,这让他心中不寒而栗起来。

    莫非,刚才那白大褂男子让护~士给王超注射的药剂,是为了让他变成那种身上有黑斑的变异丧尸?

    就在这时候,王超变得有些茫然的眼神突然又清明了片刻,他向张胜利投来了求助的目光。但张胜利只能回了他一个无奈的神情,现在他同样被捆缚在铁床上根本无法动弹。自救都不能,更不可能去救王超。

    而且。张胜利深度怀疑,在王超被注射了药物之后,下一个就要轮到他了。

    王超的神情再次变得茫然起来,口中还发出了一阵低嚎声,听到这低嚎声,张胜利的心彻底沉了下去。他知道王超r 尸变到了这种程度,恐怕是已经不可逆转的了。

    这些人居然在做人体试验,把大活人变得丧尸!而且是变异丧尸!

    白大褂男子向身边的护~士又说了几句什么之后,护~士向外面走了出去,白大褂男子则走到了张胜利身边来。在他身体各种捏压了一番,大概是发现张胜利一身很彪悍健壮的肌肉,所以显得对这个实验品很满意的表情。

    张胜利努力张大了嘴想说些什么,但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白大褂男子发现了张胜利很难受的表情,转过头来对他笑了笑,口中咕噜了几句不知道是哪国、哪个星球的语言。

    护~士拿着个托盘从外面又走了回来,托盘里放着和先前注射进王超体内同样的两管药剂,护~士把托盘放在了张胜利床边的桌子上,把注射器刺入了白色药瓶之中,把里面的白色药剂吸入了针管里。

    白大褂男子拍着张胜利身上的肌肉对护~士进行了一番说明,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看神情好象是在说一些注意事项。大概觉得张胜利身体很健壮,所以用药量要比先前的王超大一些之类的,护~士不停地向白大褂男子点着头,然后把药瓶里的白色药剂全都吸入到了注射器之中。

    张胜利猜得不错,给他的药量,确实比先前注射进王超体内的剂量要多了一些。

    那边病床上的王超显然已经完全变异了,身体皮肤上出现了很多黑斑,口中不时地发出低吼声,和先前张胜利在花坛广场上看到的那些变异丧尸已经没有了太大区别。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就是他现在尸变的时间还不长,所以没有出现黑斑的那部分身体皮肤,还稍微呈现着正常人的那种皮肤光泽。

    正当护~士准备给张胜利进行注射的时候,门边又走过来一名白大褂男子,向病房里喊了一声,病房里的这名白大褂男子应了一声之后,向护~士又交待了几句什么,然后转身向病房门外走了出去。

    护~士拿起针剂准备对张胜利的吊瓶进行注射了,张胜利努力张大了嘴巴想要发出些声音来阻止她,虽然这一切都是徒劳,但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件事了。

    护~士停了下来,对着张胜利说了几句他根本听不懂的话,然后回头瞅了那边的盔甲战士一眼。盔甲战士此时走去了窗边,正向窗外看着,背对着病床这边。

    护~士把针筒放回了桌子上,又瞅了张胜利一眼。

    张胜利连忙向她眨了眨眼睛,嘴巴张了几下,想求她不要给他吊瓶里注射那种药物,但现在这种情况,他根本没办法和她沟通,也无法向她表达清楚他的意思。(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