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245章 救赎
    “为了我么?为了我所以坚持?”银河眼中似乎闪过了一道亮光。

    “当然,我以为这世上没有我在乎的人了,直到你来到我身边。”柳乾那被冰冻尘封已久的心,终于现出了一丝柔情。

    银河紧紧地依偎在柳乾怀中,身体发散出了更多的热量来。

    暴雨倾盆、海浪汹涌,灯塔如同海面上的一个孤岛,在汹涌海浪的冲击下不停地摇晃着、颤栗着,仿佛随时会垮塌一样。

    其他队员都没有再说话了,连话唠跑步机都没了声响,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因为极度的冰寒昏迷了过去,又或者是冻得根本说不出话了。

    这世界,安静得仿佛只剩下了柳乾和银河二人。

    ……

    柳乾一直没敢闲着,他不停地观察着海平面,发现海水在初始的汹涌后慢慢降下去了几米,他连忙放开了银河,努力活动着发僵的身体,顺着灯塔外的铁梯爬了下去。

    灯塔下方是一座塔楼,每一层都修建有小房间,内部有简易铁梯上下,顺着外部的铁梯也可以从窗口处进入。在海水降下几米之后,灯塔内部最高层的房间里的水也已经退了下去,暂时可以在里面避避风雨了。

    再不想办法抢救那些队员,他们可能真的都全挂了。

    在银河的帮助下,柳乾把灯塔顶上的所有人一个一个顺着铁梯拎了下去,扔进了灯塔里面的房间里。

    呆在灯塔塔楼房间里会很危险,因为不清楚为什么突发了海啸。如果是海中发生了地震引发的。万一再次地震了。海浪也会再一次冲到岸边,到时候这些队员就会在灯塔内房间里活活淹死。

    但现在也没别的办法好想了,如果不冒险把他们扔进房间里去,队员们恐计全都要冻死了。这种接近零度的暴雨比暴雪还要可怕,直接浇淋湿透了所有人的衣物,迅速带走全身的热量,让人很快因低温而休克。

    不多时柳乾就把所有人,包括大胡子和少女全都扔进了灯塔内部房间里。房间里堆着那些杂物全都铺散在了地面上。其中正好有一块很大的木板,柳乾把木板竖起让银河把它抵在了窗口处,暂时遮挡住了外面的暴雨和寒风。

    “冷!冷死了!”跑步机开口嘀咕了一句,神情显得很有些恍惚,但看起来他并没有完全休克。这些5级玩家的身体素质比起普通人确实要强悍了不少,不然刚才那么长时间的低温肯定就已经杀死了他们。

    柳乾把这些人身上被雨水浸湿的厚厚衣物全都扒了下来,用力把水拧干之后又穿回了他们的身上。治疗师苏醒之后先给自己治疗了一番,然后分配着体内剩余的治疗能量,给每个受到冰冷伤害的人进行了稍许的治疗,虽然有些杯水车薪。但总比不治疗还是要强了一些。

    “她已经死了,我无法灌注治疗能量在她身上。”治疗师治过中年大胡子之后。指着背书包的少女有些遗憾地向柳乾说了一下。治疗师姓黄,名叫黄维涛,是当初拉尸潮的摩托车手之一。

    柳乾没多说什么,抱起少女的尸体扛在了肩上,让银河打开了窗子盖板准备把她扔出去。

    “柳爷等等!”张华叫住了柳乾。

    柳乾站住了,回头看向了张华的方向。

    “让我再试试吧,说不定还有救的。”张华很艰难地扶着墙走了过来,让柳乾把少女放在了地上,随后他开始了对少女的胸~部按压和人工呼吸。

    “没用了,如果还有用,我刚才就已经把她救醒了。”治疗师拿着手电筒翻开少女的眼皮照了照之后向张华说了一下。

    “说不定还有救的。”张华很执拗地继续着对少女的胸~部按压和人工呼吸。

    几分钟过去了,少女仍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自身很虚弱的张华却是筋疲力尽都使不上力气了,但他仍然没有想放弃的意思。

    “让我试试吧?”银河看着这边向柳乾请示了一声。

    “你试试吧。”柳乾摇了摇头,但还是伸手摁住了窗边的木板,让银河走过去接替了张华对少女的救治。

    银河在手心里加了些温度,虽然她本人不需要呼吸,但仍然可以收集空气到身体内部,加热后灌入了少女的口中。又是持续了五分钟的胸~部按压和人工呼吸,但少女仍然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没用了,别瞎忙了。”跑步机在旁边劝了一句。

    “是啊……没用了,放弃吧……”其他人也都摇了摇头。

    银河瞅了柳乾一眼,柳乾也摇了摇头,于是银河停了下来,没再继续对少女的救治了。

    “我再试试吧!”张华却还是不肯放弃,继续了对少女的胸~部按压和人工呼吸。

    十九岁那年,当时还是个体育在校生的张华认识了个少女,也是个中学生,和面前这少女差不多大小,文文静静的总是背着个书包。

    少女是因为父母闹离婚的事情跳河,被路过的张华救了,然后开导她,一来二去两人就混熟了。张华莫名地喜欢上了少女,那段时间少女对张华也很依赖,总是向他哭诉家里发生的事情。

    但少女的父母最终还是离了婚,少女给张华发了个短信向他表示感谢之后,再次跳了河。

    张华当时正在和一群朋友喝酒,没注意到短信,当他终于看到短信赶过去的时候,少女刚刚被人从河里捞了上来,似乎还有些体温,但那些人已经放弃救治了。张华疯狂地给少女做了半个多小时的人工呼吸,直到少女的尸体变得僵硬,直到……他被赶来的警~察和医护人员给强行拉扯开了。

    那件事对张华的打击很大,他一直觉得少女的死是他的责任,始终无法原谅自己,他觉得如果他那晚没有和朋友一起喝酒,及时看到短信了,少女或许就不会死。

    现在面前的少女,显然让张华回忆起了十多年前的那一幕,他不想悲剧再次重演,他想要救回少女,想要救赎自己的灵魂。

    虽然这一切似乎已经不可避免。(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