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230章 两个选择(第4更)
    虽然柳乾和银河没有象他们三人那样进行过专门的引尸训练,但柳乾和银河一个拥有级别上的优势,一个如同机器一般精确,所以在听了三人的引尸计划之后,配合好他们三人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爷,到了监狱附近之后,你得先向他们打声招呼,别让他们再向我们开枪,现在我们这情况,中了弹可就死定了。”三名摩托车手提醒了一下柳乾。

    “放心吧,你们老老实实,我自然不会让他们伤到你们。”柳乾点了点头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这些摩托车手也看出了柳乾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为了自己不被银河那变~态的枪法射杀、或者被捉住之后砍断双腿双脚被做成人棍之类的,他们并不敢在引尸行动上动什么手脚,说好柳乾和银河的走位以及怎么配合之后,便老老实实地开着摩托车返回了监狱附近。

    接近监狱高墙的射击范围后,银河离开摩托车步行靠近了过去,那些丧尸并不攻击她,到了城墙附近之后,银河把柳乾写下的纸条包在石头上扔上了高墙。

    城墙守卫收到纸条后立刻把它交给了张胜利,张胜利用瞄准镜看了看,发现远处几名摩托车手去而复返,身上衣服被扒光着上身,手上举着白衬衣当白旗,头盔和盾牌也都没有了,然后柳乾也跟在他们身边向这边挥着手。

    张胜利约束住了高墙上所有枪手,然后向柳乾这边也挥了挥手,表示收到了他的信息,柳乾这才带着几名摩托车手,和回来的银河一起驱驾着五辆山地摩托车,排好阵型之后发出阵阵轰鸣声把监狱高墙边的丧尸引了一部分出来。

    摩托车手在柳乾和银河的监视下。很熟练地把它们引去了先前的平原那里,然后又折返回了监狱附近,前后一共跑了四趟,把绝大部分没被烧死的丧尸全都引回了平原那里,最后监狱高墙外只剩下几百只半死不活的丧尸了。

    围墙上面的张胜利等人压力大减,虽然平原距离监狱的距离不算太远。但在没有人刻意引领它们过来的话,它们也不会主动往监狱方向行进了,监狱终于暂时安全了。

    “求爷发发慈悲放了哥几个,把我们带进监狱的话,他们肯定不会轻饶我们的。”三名摩托车手在完成任务之后,下了摩托车一起向柳乾和银河哀求了起来。

    把监狱里的人害得这么惨,他们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一旦他们被押进监狱里会是什么下场。

    “你看我象是那么慈悲的人吗?都给我跪下!”柳乾向这些人喝斥了一声。

    三名摩托车手立刻全都很乖地跪了下了,口中仍然不断地向柳乾哀求着,求柳乾放过他们之类的。

    “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个选择是被我砍成人棍,扔到监狱里让我的队员尽情在你们身上发泄仇恨,比如活剥了你们的皮之类的;另一个选择是成为我的奴隶,以后看你们表现,表现好可以吸纳为我团队的成员,不再计较你们今天做的事情,享有和其他人一样的待遇,表现不好我随时会把你们砍成人棍扔到荒郊野外去喂尸。”柳乾向三名摩托车手说了一下。

    三人互相瞅了一眼。眼神里全都是绝望和无奈,第一种选择他们肯定不会选了。那就只有第二种选择,进到监狱里做奴隶供这位爷驱使。

    给他们两个选择,柳乾已经算是很仁慈的了,以他们犯下的罪行,照柳乾的脾气肯定是弄进监狱里酷~刑折磨一番然后喂尸。留下他们的性命,是看在他们拥有很不错的引尸技术。刚才在被抓之后也都很老实没敢逃跑的面子上,考虑着他们以后或许会有些用才给了他们一条生路。

    “怎么?想选第一条路?那行,我现在就把你们砍成人棍扔到监狱里去剥皮。”柳乾说着举起斧头向三人走了过去。

    “别!爷!我们选第二条路!给您做奴侍候您!”三人吓得两股战战,连忙回答了柳乾。

    柳乾不仅实力超出他们一大截,而且下手狠辣。说砍就砍不是闹着玩的。他们四名5级强者,柳乾冲过去暴打他们的时候,他们连异能都没发出来就被打翻在地,强大的等级压制之下,他们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柳乾这才点了点头,让银河过去把他们结结实实地捆绑了起来。

    监狱打开了大铁门,配合着外面的柳乾和银河很轻松地杀死了大铁门附近的几十只丧尸,把几辆山地摩托车以及捆绑好的摩托车手让进了监狱里。

    “柳爷,胜利罪该万死!中了他人的奸计险些失去了营地!”张胜利一脸一身的血泡,满脸羞愧地向柳乾倒地拜了下去。

    “中计?到底是怎么回事?”柳乾把张胜利扶起来之后向他问了一声,从这些摩托车手的描述中,他知道了这件事蓄谋已久,应该没张胜利什么责任。

    “是这样的……下午的时候,他们这群人来到监狱附近,说要到这里来借宿什么的,我看他们不像是什么善类,所以拒绝了他们入内,但是并没有追出去对他们赶尽杀绝。没想到他们离开之后,却是安排了几名摩托车手把跟在他们身后的尸潮引到了监狱这边来。”

    “如果不是柳爷及时赶回来制~服了他们,营地已经失守。我们这些人也都将死无葬身之地!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请求柳爷处罚!”张胜利无比惭愧的向柳乾解释着。

    “这事的责任不在你,这些尸潮并非跟着他们过来的,而是他们几天前刻意引到附近来准备攻打监狱对付原来那帮人的,没想到现在监狱被我们占了。你的防守已经做到很好了,能让监狱这么长时间不失守,全都是你的功劳,何罪之有?”柳乾摇了摇头劝了张胜利几句。

    从张胜利身上脸上烧的血泡和受的伤来看,他在这场战斗中消耗极大,已经尽了他的全力。当时那种情况,他没追出去赶尽杀绝实在算不上他的罪过。(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