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54章 大树(第2更)
    “柳爷,这么细的绳子,能经得住我们这么多人吗?”队员们看着那根绳子,心中充满了疑虑。

    “能承受住我的重量,就能承受住你们的重量,以这绳索的质量,同时承受住两个人的重量都没什么问题,你们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会第一个走,现在你们认真看清楚我是怎么滑过去的吧!”柳乾说着把一根打好绳结的短绳套在了绳索上,然后双手一边扯着绳结的一端。

    柳乾爬出窗外之后向那边的大树看了看,试了试绳子的松紧程度之后纵身跳了下去。柳乾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向大树的顶端高速滑过了过去,很光滑的特制绳索在这过程中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并没有大规模惊动下方的丧尸。

    只有少部分丧尸本来就脑袋歪着朝上方看着,这时候看到从空中飞过的柳乾,下意识地伸出手嘶叫向柳乾飞过的方向游荡了过去,一些在它身边的丧尸也就无意识地跟着它一起向那方向走了过去。

    柳乾快到大树边时,绳索的角度也缓了下来,速度自动降了下来,他伸出双腿在树干上稍作缓冲,便轻松地停了下来,然后骑坐在了那棵树的树干上。

    大树上到处挂着一些丧尸的残破衣物、还有很多残肢碎肉、内脏肠子什么的,感觉很是恶心。不过现在的柳乾已经对此见怪不怪了,他只是确认了一下大树上没有挂着完整的丧尸,不会有什么威胁,便向那边的窗洞远远地招了招手,让其他人跟着他一起顺着绳索滑到大树上来。

    余下的众人在一番谦让之后,王德成决定第二个滑过去,他学着柳乾的样子也把自己悬挂在了那根绳索上,来到窗外之后双脚一蹬顺着绳索很顺利地也滑向了大树这边来。

    在柳乾的帮助下,王德成很顺利地骑坐在了大树的树干上,然后向这边的窗了挥了挥手,示意第三名队员可以出发了。

    “李医生。你先走吧,我帮你把绳结绑在手腕和腰上,就算你抓不牢绳结也不会滑落下去,到那边之后柳爷他们会接住你的。”张胜利向李妙说了一下。

    这几天的相处之中,他和李妙之间确实已经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反应,虽然两个人都没有明说,但已经在这末世之中有了相互依赖的感觉。对张胜利来说。李妙的安全比他自己的安全还要重要,而他现在晋入了5级。差不多有了保护她的能力。

    李妙向张胜利点了点头,没有开口说什么,上到窗台上让张胜利帮着她把手腕、腰身固定在了绳索上,然后纵身一跃,顺着绳索向大树的方向滑了过去。

    这边的柳乾和王德成一起帮着把李妙身上的绳索解开,把她拉到了树枝上,然后向窗洞边回了个手势,让第四个人过去。

    ……

    一切进行得很顺利,玩家和幸存者们差不多全都滑到了岸边那棵树上坐了下来。最后只剩下了一名玩家和张胜利了。

    “了一声,准备帮他把绳索绑好。这名玩家姓王,名叫王永昌,在现实世界里是一名刚入职不久的公务员。

    “我最怕玩这种滑绳了!太可怕了!”王永昌摇着头和张胜利说了一下。以前他大学期间和他同学曾经在某个游乐园里玩过这种滑绳,当时他没敢上去,先上去的那个同学因为操作失误。安全扣松脱,结果整个人从滑道上摔下去摔死了,给他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有什么可怕的?你不是和我们一起爬上过那一百多米高的钢梁吗?那么高都爬上去了,这点儿高度算什么?”张胜利有些奇怪地看着王永昌。

    “我爬那钢梁的时候,一直看着上面那人的脚,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去的。那种经历象恶梦一样,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王永昌脸色苍白,全身不停地颤抖着,因为同学的死,他现在对滑绳的害怕甚至超过了百余米高的钢梁。

    又或者是刚才爬钢梁已经彻底消耗了他对高空的勇气,之后发生的一切让他一直处于高度恐惧之中,现在他的情绪明显有些失控了。

    “没事儿的。我会把你绑好,你怎么都不会掉下去的。”张胜利又劝了王永昌几句。他实在不能理解先前钢梁都爬上去过的人,居然会怕这滑道。

    王永昌伸头出去向窗洞外看了看,看了看延伸到大树边的细细绳索,又看向了下方满地的丧尸,连忙退了回来,再度大口大口地喘起了气来。

    “你先走吧,别管我,我平静一下再说。”王永昌在墙壁边坐下了,他现在的状态很不好,甚至已经开始有些恶心呕吐的感觉了。

    “你可要想好了,小何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她是回来回收绳索的,如果在她回来之前你还不过去的话,到时候大家都不会再等你了。”张胜利劝不住王永昌,也不想再在他这里耽误时间,摇了摇头之后自己上了窗台抓着根绳结,很快就滑去了大树那里。

    换了以前,或许张胜利会一直守在这边劝说王永昌,安慰他、鼓励他大胆一些,然后看着他安全到达大树之后,他自己才会滑过去。

    但跟着柳乾之后,他的性格已然有了些转变,末世总是在不停地淘汰着弱者,不管是身体上的孱弱、还是精神或性格上某方面的懦弱,末世不会给你太多机会去适应,除非你自己快速改变自己去适应它的残酷,否则就只能被抛弃。

    而身为一名强者太过于同情弱者,在关键时刻为了弱者停留犹豫太久,只会耽误了自己的求生机会。张胜利已经鼓励王永昌很长时间了,他仍然无法振作起来,那也怪不了别人了。

    张胜利走了之后,银河很快上了楼进到了房间里,看到房间里仍然有一名队员,于是通过她内置的通讯装置把这情况报告给了柳乾。

    “传我的话,我会给他半分钟的时间,如果他仍然不肯上滑道,你就收绳走人。”柳乾回了银河几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