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42章 竹矛(第3更)
    这些黑色液体在空中划过一道死亡的弧线,喷吐过五十多米的距离向车『≤,这是一种大面积群体的攻击方式,几乎笼罩住了附近十几米的范围。但是这黑色液体喷射出来的速度并不是很快,而且喷射的角度比较高,从喷射到落在柳乾的面前,在空中足足飞过了七、八秒的时间。

    这么长的时间,足够柳乾快速逃离液体的攻击范围了,那些喷吐出来的黑色液体落在他身前不远处的桥面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和极难闻的气味,同时桥面的混凝土也被烧出了一些小的坑洞来,形成了一个个小的液坑,但桥面并没有被迅速烧穿之类的。

    不管这是强酸性的液体还是强碱性的液体,又或者是另外某种非强酸和强碱性质的未知腐蚀液体,看来它对混凝土的腐蚀性还是要弱了很多。但一旦玩家被喷中身体肯定会被严重烧伤,甚至银河身上无比强悍的生化材料都不能对此免疫。

    而且最可怕的是,这变异丧尸喷吐液体的距离非常远,可以达到五、六十米,再加上它身体上长着那么多的喷孔,如果这些喷孔一起喷吐黑色液体的话,会形成一个面状的攻击。玩家和幸存者们被困在桥面上,只能从一个方向靠近它,被这黑色液体所阻,也就无法对它造成有效的杀伤了。

    而且更让人头疼的是,这变异丧尸长有坚硬的骨质外壳,柳乾估摸着这种外壳应该相当坚硬,而且超耐腐蚀。再加上它的行动力很弱。所以当它处于非攻击状态没有张开蚌壳时。一般性质的物理攻击可能很难对它造成有效伤害。

    但它张开蚌壳之后,里面露出的喷嘴部分看起来很是脆弱,只要一枚手雷扔进去,应该就可以把它爆掉了。问题是柳乾根本无法靠近它,另外,手雷拉开拉环之后,不可能在空中飞行五十多米的距离才引爆的吧?到时候投掷的准确度也成问题。

    柳乾不知道自己体外的雾甲是否能抵挡这种黑色液体的腐蚀,但鉴于这些黑色液体如此危险。而且一旦粘附在身上就会对身体持续造成伤害,所以他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去做这项实验。

    回头看到一名幸存者身上背着的几根竹矛,柳乾心里顿时有了些想法。为了验证这种想法,柳乾快速冲去了刚才黑色液体落下的区域,屏住呼吸把背包里那卷从三域公司生化实验室里弄到的特制绳索,拉扯了一截塞进了地面坑洞里积存的黑色液体之中。

    绳索在黑色液体里也受到了极强的腐蚀,但是这种生化材料确实很强悍,放进黑色液体中好几秒钟之后,也只是被腐蚀掉了三分之一左右,这让柳乾不由得大喜。看来他刚才的想法确实很有可行性。

    不管有什么想法,都必须要尽快行动才行。不然的话,这半边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垮塌下去了。一旦这半边桥垮塌了,他不管有什么好的想法都是白搭。

    背着几根竹矛的那名幸存者名叫张华,灾难发生前是医院附近商店的小老板。柳乾向他要过了一根竹矛,然后找来布条在竹矛的前端绑上了一块石头,试着向身后五十米外的一辆汽车投掷了过去。

    可惜,准头太差,虽然柳乾臂力很强,把这绑有石头的竹矛投掷出五十米、甚至几百米都没问题,但他以前从来没练过投掷长矛类武器,连着试了三次都偏离了目标车辆很远的距离,有一次甚至都飞进河里去了。

    银河收到柳乾的指令之后,飞速跑了过去,把柳乾射在桥面上的两根竹矛给捡拾了回来。

    “柳爷,你想做什么?”商店小老板张华走过来向柳乾问了一声。

    “我想试试看能不能把这改造的长矛准确地投中那辆车的前车窗玻璃,就是那辆,红色的车子。”柳乾回答了张华。

    “柳爷让我试试吧。”张华接过柳乾手中的竹矛,因为前端捆绑了一块石头,他拿在手中有些不适应,于是先在近处试了两次,找到感觉之后,他后退了十余米,然后向前一个疾冲,手中绑着石头的竹矛从他手中飞了出去,在空中划过一道精准的弧线,猛然砸在了五十多米外的那辆红色目标汽车的前车窗上!

    “我靠!有办法了!”柳乾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很是高兴,他想杀死那只变异丧尸,差的就是远程投掷的准确性,没想到这个幸存者张华的竹矛投得这么准。

    “柳爷想做什么?”张华仍然一头雾水的表情,其他人也看向了柳乾,不知道他在忙些什么。

    “你能保证这种投掷每次都命中目标吗?我们想离开这座桥活下去,可能就在你这一掷之上了。”柳乾向张华确认了一声。

    “我从省田径队退役之前,是一名标枪选手,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我在十几年练习标枪的生涯中练就了一个绝活,那就是投掷出的标枪几十米之内百分之九十可以命中目标;百米之内百分之七十可以命中目标。末世之后,我的身体素质和视觉都比以前强了很多,五十米左右的距离,我想我至少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五的命中率了吧!”张华有些骄傲地向柳乾说了一下。

    “很好,你跟我来,我们时间不多了,我一边走一边和你说。”柳乾带着张华向桥头方向走了过去,走了几步之后,他又回身把张胜利给叫了过去。

    “其他人跟在我们身后二十米外的地方,接到我的指令之后再继续前进。”柳乾向其他人说了一声。

    “柳爷,他不行了。”有玩家指着那名十八、九岁的受伤玩家和柳乾说了一下。此时他身上的骨头都已经被那黑色液体给腐蚀得发黑烂掉了,整个人似乎已经没有了声息。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让他乱跑的?以后我没让你们做什么的时候,你们不要乱来,不然我想保护你们也保护不了。”柳乾回了那玩家几句,同时向其他刚才不听话狂奔的几名玩家扫了一眼。(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