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40章 黑色液体(第1更)
    readx();    “周不亮,这钢梁到底会不会倾倒?”柳乾打断了正吐沫横飞和身边人说话的周明亮,向他问了一声。

    “啊?看起来……好象不会继续倾倒下去了……”周明亮停下讲话,向下方瞅了瞅之后回了柳乾一句。

    “那我们不是白爬上来了?”柳乾很无语的表情,为此还摔死了一名玩家,虽然是那名玩家自己犯晕作死。

    “呃……对不起,这种事情,真的很难判断,涉及到很复杂的结构力学,不仅要考虑桥体本身的平衡,还有水面下方基座的深度、水底地质结构,我需要……”周明亮又开始了长篇大论。

    “行了!我们下去吧!现在是个好机会脱身,万一桥真塌了,我们想走也走不了了。”柳乾说着解开了身上的绳索,率先向简易铁梯的方向爬了过去,他心里很清楚这种事情怪不了周明亮,就算只是有可能坍塌,他都会带人爬到钢梁上来。

    一想到要从这么高的地方爬下去,原本刚刚在聊天中稍稍恢复了平静的一众玩家和幸存者们,此时又开始两股战战起来,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瞪了周明亮一眼,似乎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他而起。

    周明亮很尴尬地向众人笑了笑,这半边桥塌不塌、什么时候塌,他还真不好预料,谁知道它怎么的就又稳住了呢?万一没稳住呢?大家没爬到这钢梁上躲着,岂不是都会随着桥面坠落下去成为那些怪物的口粮?

    而且不爬这么高的话,万一有一根吊索松脱,被那吊索击中就真的是毫无生还的可能啊!

    十几分钟后,柳乾带着众人再度回到了桥面上,那些汽车虽然已经不再燃烧,但仍然冒着很大的黑烟,再加上满桥面被烧焦的丧尸,整个桥上的空气里到处都是很刺鼻的气味。

    玩家们和幸存者回到桥面之后,看到那个从二十余米高空摔下来流了一地血的玩家。神情都有些默然。

    虽然这些天已经见惯了生死,但每次看到身边的人死去,还是会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谁知道下一个死去的。会不会就是自己?而且刚才在高空的时候,几乎大部分人都有些头晕目眩、手软脚软的感觉,掉不掉下去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

    一行人在柳乾和银河的带领下,小心翼翼地来到了仍然冒着烟的火障区附近,成百上千具尸体堆积在火障区前后绵延百余米烧焦的尸山。看起来很是渗人。如果不是末世,这场景在现实世界中肯定会让人误以为发生了战争、屠杀之类的。

    翻过这座很有些规模的焦尸山之后,众玩家和幸存者沿着到处都是裂缝的桥面向河对岸走了过去,就在这时候,桥面又摇晃了起来,钢梁似乎又歪倒了一些,所有的吊索一起发出很恐怖的‘咔咔’声,感觉着这半边桥随时都有可能坍塌!

    几名刚刚从高空晕眩中幸存下来的玩家,特别是刚才在高空中大哭着说想爸妈的那个十八、九岁的玩家,此时再也承受不住这种巨大的心理压力。向桥对岸的方向狂奔而去,这几个玩家一跑起来,立刻引发了群体效应,其他玩家和幸存者也都狂奔了起来。

    只有张胜利、王德成、韩广明等少数几个玩家依然保持着和柳乾同样的速度,然后被拉在了后面。

    “都给我停下来!保持阵形!不要乱跑!”柳乾向前方大吼了一声,一部分玩家和幸存者听到他的大吼声之后停了下来,但跑到最前面的那几位,心中只剩下了恐慌,耳边也只剩下了呼呼的风声,完全没有听到柳乾的吼叫。

    就在这几名冲到最前面的玩家即将来到引桥附近。准备一路狂奔下桥的时候,面前的空中突然喷溅过来一大股颜色发黑、味道极其刺鼻的液体,那名冲在前面的十八、九岁玩家躲避不及被喷了个正着,他顿时捂着自己的脸惨叫了起来。

    “有埋伏!”跟在他身后几米的玩家象是明白了什么。立刻竖起简易盾牌护住自己,然后把那名十八、九岁的玩家向后方拉扯了回来。看到他们受袭后退之后,所有人也跟着一起一阵疾退回到了柳乾身边附近,但是很快拉扯那名受伤玩家的两名玩家也跟着那名受伤玩家一起惨叫了起来。

    柳乾走过去向他们看了一眼,看到他们那惨烈的一幕不由得很是震惊,冲在最前面。脸上身上被喷射了不~明~液~体的十八、九岁玩家此时整张脸已经被腐蚀掉了,脸骨、头骨都露了出来,就象是被人用强酸泼过的一样。

    强酸泼过都不会比他这效果更惨烈……

    他身上的衣服也被那黑色液体腐蚀得溃烂,然后一直烂穿到了身体上,胸口的肋骨都露了出来。当他被那两名玩家拖回到这里来之后,整个人的气息已经变得很弱了,很显然已经没救了。

    而那两名救他回来的玩家,本来还戴着手套来的,但此时他们手上的手套已经被那液体给腐蚀穿了,然后把他们的手指也给腐蚀得露出了指骨!他们刚才的惨叫就是因为手上突然的剧痛,但感觉到之后,一切都已经晚了。

    除此之外,他们手上的简易盾牌也被腐蚀得坑坑洼洼、出现了很多孔洞,他们身上的衣服也出现了奇怪的斑点,要知道他们刚才只是在救人的时候,接触到了一些黑色液体散开的雾状物而已。

    “都不要靠近他们!”柳乾感觉着事情有些严重了,而且暂时不明白原因,连忙向其他人阻止了一声。

    “你们快把手套脱掉!”李妙站在柳乾的身后向那两名玩家大喊了一声。

    “这是什么东西啊?怎么这么厉害?”两名玩家赶紧扯下了已经粘在烂肉里的手套,脸上现出因疼痛而极度痛苦的神情,其中一名玩家甚至哭了起来。

    “把手套扔过来我看看是怎么回事。”柳乾向那两名玩家说了一声。这件事太诡异了,不知道他们究竟受到了什么怪物的偷袭。(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