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38章 安全感(第4更)
    那玩家的惨叫声从柳乾身边一直持续到了下方的桥面上,然后是他脑袋和身体猛力撞向混凝土桥面的闷响声。再然后,便没有任何声息了。

    大量的血水从他摔碎的头颅和身体里流了出来,染红了好大一片桥面。

    “所有人都不许往下看,只专心往上爬!到了上面,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柳乾向上方所有人大吼了一声。

    玩家和幸存者们把柳乾的话一一传了上去,因为先前那名玩家的掉落,其他玩家和幸存者更加小心翼翼起来,一个个相互鼓励呼喊着,十几分钟之后,终于一个接一个地爬到了钢梁顶端下方的凹孔处。

    银河已经先爬上来把一根绳子系牢在了凹孔两侧,做成了一个环绕形的护栏,玩家们一个跟着一个拉着那绳索离开铁梯爬到凹孔处坐下了。

    凹孔处在下方桥面上往上看时没有多大,但其实在积很大,长约十几米,宽度也至少有一米半的样子,足够玩家们坐下来了。但坐下之后,唯一能让玩家们控制身体平衡的,就是银河先前拉扯的那道绳索护栏了。

    虽然如此,呆在这上面仍然让人很没有安全感。只要向四周或者下方看上一眼,都会让人忍不住全身发抖。最要命的是,高空风很大,坐在这里感觉着就算不摔下去,也随时可能被大风吹走。

    所有人之中,也就银河和柳乾最淡定了,银河就不用说了。柳乾以前经常攀岩。甚至还玩过翼装飞行、登过珠峰。早就没有恐高症一说了。

    而且他不是第一次被困在高处,刚进游戏的时候,他就在一个十几米高的广告牌上困了大半天的时间。那次只他一个人被困,这次好歹还有这么多人陪着他。

    “柳……柳爷,我这里也有一圈绳索,还有小刀,我把绳索截断,你们帮忙一起把这外围护绳结成网格状。余下的绳索可以缠在每个人的腰上,然后拴在网格上,感觉就会安全很多。”一名幸存者取出绳索和小刀向柳乾请示了一下。

    柳乾听了之后觉得很有道理,于是按那幸存者说的,把他提供的绳索截断成了一根根的短绳,在银河拉缠在四周的两根绳索间系上了一些短绳,把绳栏结成了网格状。然后每个玩家和幸存者把一截绳索缠在自己腰间,拴在了网格状的绳索上,以免桥梁晃动时,绳索的弹性导致玩家被甩出钢梁凹孔之外。

    经过这么一加固之后。玩家们心里终于有了那么一丝安全感,并不是每个人都适应高空作业。虽然其他玩家和幸存者的恐高症没有刚才摔落下去的那名玩家严重,但此时坐在这百余米的高空,仅仅靠着腰间一根绳索以维系安全,大部分人还是会忍不住全身颤抖、战战兢兢,根本不敢往下面看。

    “我想家了,我想我爸妈了!”一名十八、九岁的大学生玩家情绪突然崩溃大哭了起来。

    只是玩一个游戏而已,却落到如此境地,好容易侥幸从丧尸堆中逃生幸存了下来,现在又不得不承受高空的折磨,这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受的罪啊!

    “跟着柳爷,会有那么一天的,他一定会带着我们返回我们所在的那个世界!千万不要丧失了信心!”坐在那名玩家身边不远处的张胜利安慰了那玩家几句。

    所有玩家一起看向了柳乾,但柳乾抬头看向了天空,似乎并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

    “你们都是从哪里来的?”周明亮向身边的王德成问起了话来,本地幸存者对玩家们的身体都很奇怪,他们看得出这些人和他们并不是同一个世界里的,刚才张胜利说的话更加确证了这一点。

    “我们本来是在玩一款游戏……”王德成向周明亮解释了起来。

    王德成和周明亮的聊天,是在场所有人都比较感兴趣的,这也暂时分散了玩家和幸存者们的注意力,那名大哭的玩家情绪终于平复了一些。

    “你们的意思是,你们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因为玩一款叫《颤栗世界》的游戏,所以被传送并困在了我们这个世界里?”周明亮听明白之后一脸的诧异。

    “是的。”王德成点了点头。

    “你们这个世界里,不也有一款《颤栗世界》的游戏吗?”柳乾听他们聊到这里之后,也插了几句进来,他传送进来的地方就有这款游戏的大型广告牌。

    “是的,是有这么一款游戏,宣传攻势很大,网络上、现实里,电视、报纸,线上线下媒体,铺天盖地。但是还没等到游戏开服呢,世界就发生了灾变。”周明亮回答了柳乾。

    “那游戏的内容是什么?之前有什么宣传资料吗?有没有向外界透露过一些细节之类的?”柳乾接着向周明亮问了一声。

    “没有,只说这是一款划时代的游戏,让人真切地体验到在末世中生存的艰难……虽然游戏没开服,但游戏里宣传的末世中生存的艰难,我们倒是体验到了。”周明亮一脸很郁闷的表情。

    何止是生存的艰难?还有失去亲人朋友的痛苦,原本现代化的生活,一下子回到了原始社会。甚至还不如原始社会,至少原始社会那时候,不会满大街都是丧尸吧?

    “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一切,是不是与那个游戏有关?是不是就是因为那个游戏,我们的世界才下了红色的血雨、发生了灾变?”年轻男女中的男子胡俊也插了几句进来。

    “谁知道啊?反正我觉得搞生化研究的那个三域公司很邪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然后就突然很知名了,什么领域都要涉及一些,我甚至听人说他们有政~府背景。对了,你们世界里也有个三域公司?”周明亮说完向王德成又问了一句。

    “是的,和你们世界里的三域公司差不多,也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这公司确实很邪门,有我朋友在里面干保安,据他说就算在里面做个保安、保洁什么的,都要签专门的保密协议。”王德成点了点头。(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