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101章 离弦之箭
    柳乾皱了皱眉头之后,叫上银河跟着脚步声悄悄上了楼,然后向那惨叫声发出的方向小心翼翼地靠近了过去。↗小,..o

    先前柳乾正在研究掌上电脑探测结果的时候,掌上电脑没电了,所以他对于八十九层以后会有什么危险并不是很清楚。连他对这种晋入5级的玩家深夜中探索都要小心翼翼,在银河的护卫下才能进行,这三人居然就这么直接硬闯了上去,简直是找死。

    九十三层居然有灯光,但只集中在走廊前方的某个实验室那里,惨叫声还有一些大呼小叫声就是从亮着灯光的方向发出来的。

    当柳乾靠近过去的时候,一个身影从惨叫声发出的地方仓皇奔逃了过来,柳乾一眼就认出了奔逃出来的人是张胜利,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很小的身影,看起来是个全身是血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极为灵活地在地面、天花板及墙壁上跳跃着,张开手爪和血嘴想要撕咬前方奔逃着的张胜利。

    张胜利一边奔逃一边回头挑衅着小女孩儿,似乎是想把她引离先前那个实验室房间。

    小女孩儿的年龄看起来和先前被柳乾溺死的男童相当,听到前方实验室房间里张胜男的惨叫、又看到全身是血的小女孩儿在追杀张胜利,柳乾一瞬间就大致推测出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小女孩儿肯定是被张胜男给放出来的,咬了她之后又开始追咬张胜利。

    胡融没出现,柳乾估摸着他很可能在救援张胜男的过程中被重伤甚至已经死亡了。

    据柳乾的推测,这小女孩儿多半是和先前溺死的男童差不多的寄生型变异丧尸,既然是变异丧尸,在现在的柳乾眼中,就是一团一团可供猎取的经验值,当然不能轻易放过。

    柳乾看准那小女孩儿冲过来的方向之后,猛地一斧劈砍了过去,小女孩儿很敏捷地躲开了,退后两步一脸怒容地瞪向了柳乾,看来仇恨值被成功转移到了柳乾的身上。

    小女孩儿下蹲左跳右跳蓄力之后,再次伸出手爪猛地向柳乾扑击了过来,柳乾抡不开消防斧,却是瞅准时机一记铁拳向小女孩儿迎面挥砸了过去,小女孩儿躲避不及被铁拳砸中倒飞出去撞在了身后的走廊墙壁上,惨叫了一声之后立刻向远处逃窜开了,速度极为迅捷。

    很显然她试出了面前这位实力和先前几位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打不赢所以逃走了。

    “抓住它!”柳乾感觉着以自己的速度追上不小女孩儿,于是向跟在身边的银河发出了指令。

    银河亮出袖刃,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了过去,追向了逃走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逃到楼道走廊尽头,‘砰!’地一声撞碎了玻璃窗,攀附在了大楼楼体外的墙壁上继续逃窜而去,银河也立刻翻窗追了出去。柳乾追到走廊尽头被撞碎的窗子边时,只听到大厦外墙面上一阵追逐打斗和窗玻璃破碎的声音,迅速消失在了楼体下方。

    十余分钟后银河才从窗外爬了回来,向柳乾报告说她跟丢了目标。

    “我已经把她打成了重伤,再追一会儿应该就可以追上它了。但我程序设定不能离开主人超过八百米,所以只能返回了。”银河很遗憾也有些不甘地向柳乾解释了一番她为什么跟丢目标。

    “嗯,你这样做是对的。”柳乾皱了皱眉头瞅向了窗外下方,但还是向银河diǎn了diǎn头。

    他现在和银河之间的亲密度还很低,如果不设定这个八百米距离的程序,银河一旦和他走散,以她的情感程序很可能就放野了,说不定还会跟着别人跑了,那就不合算了。

    银河的速度是很快的,她都没追上小女孩儿,看来这个小女孩儿的速度确实非常快。这小女孩儿速度和犀利的攻击能力,对于张胜利他们这些还没有升入5级的玩家们来说是很致命的,但相比银河和柳乾就很一般了,被柳乾打了一拳之后就逃走了,可想而知她对现在的柳乾和银河来说根本构不成什么太大的威胁。

    刚才吃了柳乾一记铁拳,又被银河重伤之后,她估计是不敢再返回大楼里挑衅他们了,柳乾现在只是很有些遗憾没拿到她身上的经验值,看来晋入6级的事情还要再找机会才行了。

    探测装置在先前探测到男童的同时,应该也探测到了这个小女孩儿,只是柳乾还没有查看到这一层来,掌上电脑就没电了。小男孩儿在没有出笼的情况下就被柳乾很轻易地用水淹死了,但是小女孩儿却被这三个愚蠢的家伙给放了出来。

    很显然它被放出来之后并没有对他们感恩戴德,而是把他们当成了猎物,毫不留情的攻击了他们。从先前杀死那个小男孩的时候,它尸体中所释放出来的黑雾来看,这东西的综合实力应该和一只其他它型的变异丧尸差不多。

    柳乾现在的实力足以和一只变异丧尸正面对抗,甚至因为他的雾甲,让他在防住触手型、寄生型变异丧尸的偷袭之后,实力上还要占据了一定的优势。

    现在柳乾心中的疑问也更多了,这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子显然是三域公司实验室里的产物,他们或许之前真的是一般人家的正常小孩子,但是大脑中被寄生了一种肢体带金属光泽的奇怪虫子,全身都被重新改造过了。

    如果它们也属于变异丧尸的话,那么它们的体内很可能携带着丧尸病毒。这也意味着这场灾变,确实是因三域公司的研究引起的。

    当柳乾走回到亮着灯的实验室房间里的时候,房间里的地面上到处都是血。

    胡融倒在了血泊中,显然已经死去多时了,张胜男抱着他的尸体,在那里低声哭泣着,她瞎了一只眼睛,脸上、身上全都是血,衣服和皮肉都碎烂了,整个人看起来就象一个血人一样。

    张胜利倒是没受伤,面色痛苦而呆滞地蹲在痛哭的张胜男身边,似乎想开口安慰她几句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ps:向兄弟姐妹们求推荐票票,感谢!</>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