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97章 羞辱和怒火
    这算是游戏背景设定的一个重要线索吧,只是现在其它的线索太少,柳乾还无法确证这条线索真正的意义。或许这一切会与完全攻略了整个游戏有关,现在的柳乾,也仅仅只是窥探到了这宏大世界设定的冰山一角而已。

    虽然还没有解剖男孩的尸体,但柳乾几乎已经可以断定,这男孩是一只寄生型的变异丧尸。那个带着金属色泽、寄生在男孩大脑里的怪虫,应该已经完全控制了男孩的身体,让它可以伪装成一个人类。

    拥有了智慧的变异丧尸将会更加可怕,只是这男孩很可能还是个半成品,所以并不能发挥出多少实力来。而且那虫子无法脱离人的身体而存在,一旦宿主死亡,它也就跟着死亡了。

    因为男孩直接被柳乾溺死了,所以柳乾到现在都不知道这种寄生型的变异丧尸会有什么样的攻击招数,也不知道它们的战斗力究竟如何。所以也就无法知道以后遭遇到了它们,该如何正确应对和灭杀它们。

    既然它可以表现为一名男孩,那么它以后也可能会以一名成人的面目出现,甚至自由活动的那种。这个游戏未来的难度估计会越来越大,以后就算遇到普通人,也都要提高警惕,以免被假象所误导。

    接下来柳乾当然是想把这男孩解剖了仔细研究一番,但是他却死活也打不开那金属笼了。

    ……

    张胜利追上胡融和张胜男二人之后,把张胜男强行带去了楼梯间那里,两个男人不得不让步对张胜男进行了一番赔礼道歉和安抚,张胜利甚至还自扇了两耳光,终于让张胜男的情绪平静了下来。

    “你这同学的脑子已经不清楚了,这么小的小孩子居然都要残杀!我们还是不要跟他在一起了!”张胜男恨恨地向张胜利说着。

    “他也没想再带着我们了。”张胜利回了张胜男一句。他心里很清楚分开对柳乾没什么损失,对他们来说则是很大的损失,但现在这局面也没办法了。

    “你们有什么打算?我们往下走吗?”胡融垂头丧气地问了兄妹二人一声。

    “上面都到九十层了,我看我们还是上去探索一下吧,这大楼里哪有什么危险啊?现在就算好几只丧尸一起出现,都对我们构不成什么威胁了。”张胜男想了想之后回答了胡融。

    “大半夜里还是不要冒险了,下面几十层都清空了,我们今晚就在下面找个安全的地方歇了吧,有什么打算明天天亮了再说。”张胜利摇了摇头,不太赞同张胜男的决定。

    “哥你还是个男人吗?离开你那同学胆子就变得这么小了?我现在不想歇息,我要到上面去杀丧尸!”张胜男情绪很烦躁地回了张胜利几句,柳乾骂了她蠢货,没有向她认错赔罪仍然让她心里不爽,很想要找什么发泄一番。

    “胜男听你哥的吧。”胡融也劝了张胜男一句。

    “随便你们了,如果你们想下去睡觉就下去吧,我一个人上去杀丧尸!”张胜男突然向楼梯上方跑了上去,张胜利和胡融不得已,互相看了一眼之后连忙追了上去。

    两人追上张胜男之后,向张胜男一番劝说,终于说服了张胜男只把第九十层清空,就下去找地方安歇下来,三人这才一起在黑暗的大厦九十层里探索了起来。

    一只丧尸在黑暗中扑了过来,张胜男冲在最前面,挥动着手中的消防斧,一斧子斩断了那丧尸的脖子,心中顿时感觉无比地爽快,很显然在心里她已经暗暗把这丧尸当成了骂她蠢货的柳乾。

    又有几只丧尸从黑暗中扑了过来,但都被张胜男用手中的消防斧给砍翻在了地上,不得不说这女人的战斗能力确实很强悍,这些普通丧尸只要不是集群出现,已经对她构不成太大威胁了。

    “胜男你小心一些,别冲得太猛,和我们保持好阵形。”张胜利不得不一再提醒着他妹妹张胜男。

    “胆小鬼!”张胜男却是姆指向下回了张胜利一个很鄙夷的手势。

    九十层的布局和八十九层的结构差不多,丧尸不是很多,虽然很黑,但在手电筒的帮助下,三人一路清理过去倒是杀得很轻松。特别是张胜男,在内心的羞辱和怒火激励下,爆发出了超乎寻常的战斗力,大部分丧尸都是死在了她的斧下。

    十几分钟后,三人就清空了整个九十层,但张胜男仍然不愿意下去歇息,又向九十一层进发了上去,张胜利和胡融拦不住她,强行阻拦她又会导致她大喊大叫,带来更大的危险,不得已只得又跟着她上了九十一层。

    半小时后,张胜男一口气杀到了九十三层,这才感觉着发泄得差不多了,身体很有些疲惫准备要收手了。但就在这时候,九十三层的黑暗之中突然隐隐传来了一阵低泣声,象是小女孩儿发出来的,很绝望很无助的那种。

    回想起先前那一层男童的呼救声,张胜利和胡融顿时警惕了起来。但张胜男已经向那声音传来的方向快步冲了过去,在连续砍翻了两只拦路的丧尸之后,张胜男猛地推开了低泣声发出的那个房间的房门,用手电筒向里面照了进去。

    张胜利和胡融连忙跟了上来,一起向实验室里看了过去。

    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个实验室房间里,居然有着和八十九层那个实验室一模一样的金属笼,金属笼里关着一个年龄和先前那男童相仿的小女孩!刚才三人听到的那隐隐的低泣声,就是她发出来的。

    “求求你们救救我……”小女孩见三人进来,连忙抬起头向三人哀求了起来。

    和那个萌童一样,这小女孩儿也长得非常可爱,那大大的眼睛、楚楚可怜的样子,顿时让张胜男的心又一次融化了,她连忙向金属笼边走了过去。

    “胜男,这事儿很古怪,你别轻易靠近过去。”张胜利冲过去伸手拉住了张胜男的手臂。

    “少来!”张胜男甩开了张胜利的手,在金属笼边蹲下了。

    PS:明天三更,第一更在零时,向兄弟姐妹们求推荐票票,感谢!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