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93章 辩解
    “你是谁?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柳乾向实验室里问了一声。︽小,..o

    “救救我……”回答柳乾的是又一阵哭声。

    银河向站在门边墙壁处的柳乾比划了一个开门的手势,柳乾向她diǎn了diǎn头,于是银河猛地推开了房门,用她手中的手电筒向实验室里照了一圈。

    虽然她可以打开夜视模式,但现在有张胜利三人在身边,柳乾交待了不要让她的红眼珠被人看到,所以她大多数时候只能使用手电筒了。

    看到里面的一切之后,银河脸上现出了一丝奇怪的神情,柳乾知道银河的情感程序完全模拟人类,脸上的表情也完全模拟人类,她现在的表情,估摸着她肯定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或者与想象中不同的东西。

    于是柳乾也探过头去向里面看了一眼。

    实验室里没有想象中的奇怪丧尸,还真有一个男童在里面。

    对了,他被关在一个铁笼之中,或者是某种合金制作的金属笼中。那金属笼的笼栏有手臂粗细,看起来很结实,而且也很致密,似乎是为了防止里面关着的东西逃脱出来。

    手电筒照过去,实验室里除了金属笼之外,还有很多工作台,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仪器。

    “救救我……”金属笼里关着的那个幼童见到推开门的银河之后,连忙向她又呼救了起来。

    银河搜索了一番,确认了实验室房间里没有其它危险之后,才给了手势让柳乾和张胜利四人走了进去。

    “你是谁?为什么被困在这里?”柳乾走到金属笼边,向里面的男童问了一声。

    “我妈妈在这实验室工作,后来……实验室里出现了怪物……妈妈把我关进了笼子里,然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男童说着又哭了起来。这男童长得很可爱,不管是说话还是哭,表情都显得很萌,人见人爱的那种。

    “好可爱的小孩子……”张胜男走到了金属笼边,看到里面的萌童之后不由得爱心泛滥起来。

    “阿姨救救我好吧?我好渴、好饿、好累……”男童凑在铁笼边努力把小手伸出来向张胜男继续哀求着。

    “别哭别哭,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你出来?”张胜男摸着男童的小指头,内心完全被男童的哀求声给融化了。

    “只要打开这笼锁就可以把我救出来了。”男童回答了张胜男。

    “我要怎么才能打开这笼锁?”张胜男向男童问了一声。

    “隔壁那个房间里有几个备用电源,正方形的,搬一个过来,把墙边那个电力耗尽的备用电源换掉,就可以打开工作台上的终端,在里面输入一行代码可以打开这个笼子的门锁了。”男童很清晰地向张胜男讲解了起来。

    “好的,我这就去找备用电源,把你救出来。”张胜男离开金属笼正要去旁边的房间,却是被柳乾给拦住了。

    “我先问他几句话吧。”柳乾冷眼瞅着金属笼里的男童,他知道这男童一定是在撒谎,而且说不定这男童就是探测装置先前探测到的那只变异丧尸,不知道用了什么异能把自己伪装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他卖萌骗得了张胜男和其他人,但骗不了柳乾。

    “先把他放出来,给他些吃的再问他话不好吗?”张胜男显然不太赞同柳乾的做法。

    “放出来他就没这么老实了。”柳乾走去金属笼边盯住了男童的眼睛。

    “还是听你柳大哥的吧,他在这里经历的事情比我们多。”张胜利劝了他妹妹张胜男几句。

    “一个可怜的小孩子,至于这么紧张吗?”张胜男虽然没有再去拿备用电源了,但仍然对柳乾的行为很不理解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柳乾向男童问了一声。

    “我叫嘟嘟,今年六岁了。”男童回答了柳乾。

    “你说,我们为什么要救你?救了你对我们有什么好处?”柳乾向男童又问了一声。

    “求求你了……”男童又哭了起来,然后求助地看向了张胜男。

    “柳大哥你别这样,先把嘟嘟弄出来吧。”张胜男有些看不下去柳乾的作为了,居然向一位六岁的小男孩要好处!这什么心理啊?她使劲推了推身边的男友胡融,让他也帮她说说话。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柳兄弟你还是先把人救出来吧。”胡融被张胜男推了之后,碍不下面子也向柳乾提了出来。

    “你们对这里出现了一个小男孩儿一diǎn儿也不奇怪?”柳乾站起身来向张胜男和胡融二人问了一声。他有意想培养他们做自己的手下,所以才对他们很有耐心,但在这件事上,他们的表现显然让柳乾有些不太满意。

    “他说了他是他妈妈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关在里面的,这理由还够不充分吗?”张胜男向柳乾辩解了起来,她这人有些犟脾气,认定的事情会一头走到黑。

    “灾难发生多少天了?他不吃不喝被关在这笼子里,还有力气哭着向我们求救,你也觉得很正常?”柳乾向张胜男又问了几句。

    “他名字叫嘟嘟,以前应该长得很胖,而且小孩子身体消耗不大,生存能力确实比大人要强很多,就这几天的时间,不至于就饿死了吧?”张胜男继续和柳乾辩解着。

    “妈妈当时还留给了我面包和饮料……”男童听到柳乾和张胜男的辨论之后,在笼子里向他们说了一下。

    “面包和饮料?饮料瓶子呢?”柳乾回到金属笼边向男童问了一声。

    “是饮料盒,我饿,我把饮料盒也吃了……”男童怕怕地看着柳乾回了他几句。

    “太可怜了……”张胜男听男童这么一说,眼睛也红了。

    “六岁大的男童,打开铁笼那么详细的步骤他都能说得很清楚,思路如此清晰,你们觉得可能吗?”柳乾摇了摇头。

    “那件事是我妈妈反复交待我的,让我背下来的……”男童立刻回答了柳乾。

    “我亲戚家六岁大的孩子什么都懂了,记事也很清楚,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快把他放出来吧!”张胜男越发不高兴了,她怀疑柳乾是不是心理变~态,故意想折磨那男童。

    ps:向兄弟姐妹们求推荐票票,感谢!</>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