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颤栗世界 > 第89章 舍弃
    银河可以根据数据库里提供的资料,对柳乾进行一些很专业、很长篇大论、但不明觉厉的解说,但这些解说却是让柳乾昏昏欲睡,始终抓不到重diǎn。↗小,..o

    了解到那些复杂的科学仪器对自己并没有什么用之后,柳乾也就没再让银河继续这般念资料地解说下去了,只让她仔细寻找对她自己会有用的一些零配件,争取在离开时能把她的饭盒给制作出来。

    不过银河显然并不只对她的饭盒感兴趣,她象一只辛勤的蚂蚁一般,很快就收集了一堆又一堆稀奇古怪的各种配件材料,多到她根本无法背动的程度。

    “你的饭盒……充电器需要制作得这么复杂吗?”柳乾有些看不下去了。

    “不,这些是用来制作提取纳米机器人的装置,这些是用来制作注射纳米机器人的装置,如果材料足够,我想对我身体的循环系统进行一番改造。”银河向柳乾解释了一下。

    “这些东西的制作需要电力驱动吗?”柳乾向银河又问了一声。

    “当然需要。”银河diǎn了diǎn头。

    “那暂时只做个充电器吧,没电你什么也做不成,别的东西以后有机会了再说。”柳乾不得不阻止了银河,不然她收集的这些东西,暂时用不上却极大地增加了她的负重。

    银河瞪大了眼睛看着柳乾,很显然这些辛苦找来的东西,她一样也不想舍弃。

    “人的一生,会有很多在感觉上无法舍弃的负累,其实它们并没有什么用。不懂得舍弃,你就无法再继续前行,为了这些负累一直停留在原地,不仅危险,也会让你失去领略未来更多美好的机会,懂?”柳乾只得和银河讲起了哲理来。

    “好吧,我把这些东西藏起来,以后再过来取用。”银河有些不舍地把她找到的零配件整理了一番,最后只选择了制备简易充能装置所需的配件,又留下了一些体积较小、不占空间的其他重要零配件,这才和柳乾重新上了路。

    在生化材料试验室的某个楼层里,柳乾找到了一卷绳子,这绳子大概有两三个毫米粗细,盘起来之后按上面细小字迹的标称至少达到了几百米长,但是拿在手中却感觉轻若无物。

    “我知道这种材料。”银河看到这绳子之后开了口。

    “这是什么材料做的?”柳乾试着拉扯了一下那绳子,发现细细的一根非常结实。

    “是一种生化材料,和我身体皮肤很接近的一种材料,无比坚韧,就算悬挂近一吨的重物也不会被拉断,极限承重甚至能达到两吨左右。”银河根据资料库里的资料回答了柳乾。

    “不会吧?”柳乾试着把这绳子扯开一截放在了地上,然后用消防斧猛砍了几斧子下去。结果地板被消防斧砍出了几道深痕来,绳子却是毫发无损。

    “这是个好东西,攀爬、捆绑什么的最有用了,带在身上也不占重量。”柳乾当然是把这卷绳子收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

    中午时分,上到大厦五十层左右的时候,柳乾听到了一些砍杀的声音,不用说肯定是先前探测装置发现的三个玩家了。柳乾轻手轻脚地摸过去看了看,发现是两男一女三个人正在那里砍杀走廊里的丧尸。

    他们手中的武器是三把从大厦里找到的消防斧,显然是觉得初始武器不好用所以都扔了,换成了这种消防斧。三人砍杀丧尸时配合显得很默契,而且从他们现在所表现出的身体力量、速度、敏捷程度来看,应该都至少升到了三级以上。

    毫无疑问他们也是开服时进来的玩家,但是被直接传送到了大厦里面来,这三天大概一直在大厦里砍杀这些普通丧尸,有了一定的战斗经验而且还升了级。

    探测装置发现的那只变异丧尸呆在八十多层,并没有和他们遭遇,不然以他们现在的身手,多半是无法扛住变异丧尸攻击的。

    这三人不是那种穷凶极恶之人,柳乾并不是从他们的面相上看出这一diǎn的,是因为……这三人其中有一人他居然认识……那个带头的男子是他高中时的同学,名字叫什么来的?好象姓张,具体叫什么柳乾记不起来了。

    张同学的脾气性格属于比较热情豪爽的类型,但柳乾一直很低调,和他们不属同一个圈子,所以两人之间的交道并不多。

    既然交道不算太多,那么……见面也没什么打招呼的必要。

    正当柳乾准备放弃这一层的探索,上到更高层和他们错身而过的时候,那两男一女的却突然出了些状况。

    本来他们只砍杀着两只丧尸,突然从旁边的房间里又冲出来了三只丧尸,五只丧尸的围攻让他们有些猝不及防,摆好的阵形被打乱,看样子随时都可能出危险。

    本来以他们的级别,三人对付五只丧尸应该是足够了,但很可能他们这几天并没有在大厦里找到足够的食物,所以体力有些不支甚至有耗尽的趋势,才会在同时对付五只丧尸时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毕竟是高中同学……

    柳乾冲了过去,挥动手中的消防斧三下五去二便杀死了那几只丧尸,帮两男一女这个小团队解了围。

    柳乾刚刚冲过去的时候,两男一女吓了一跳,看清楚对方是帮他们杀丧尸的这才稍稍放下心来。张同学看了柳乾一眼之后,顿时也认出了柳乾来。

    “是你啊?柳……乾?”张同学显然还记得柳乾的名字,认出柳乾之后他显得很是高兴,在这个颤栗世界里遇到熟人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张同学名叫张胜利,虽然他记得柳乾的名字,但柳乾却不记得他的名字了。当张胜利说出柳乾的名字之后,他身边的女子也看了柳乾,似乎也认出了柳乾来,不过柳乾对她却是一diǎn儿印象也没有。

    “你也在打这个游戏?”柳乾只好找话和他们寒喧了一句。

    “几年不见了,老同学,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刚才我们的情况很有些危险,幸亏你及时出手,不然我们就麻烦了。”张胜利向柳乾感谢了几句。

    ps:新的一周,新书冲榜关键时刻,向兄弟姐妹们求推荐票票,感谢!</>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