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29salon > 雪鹰领主 > 第七篇 第二十八章 北方大地
    恶魔将军‘炎泽’站在田地旁,遥遥看着那座雪石城堡。



    在他的感知中……



    天地间,有着无数的粒子流!



    一切万物,尽皆隐隐由粒子构成。那高速飞行的光线,也是粒子。那飘荡的风,也是另外一种粒子构成。远处的整个雪石山也都是无数粒子构成。



    “雪石城堡。”在炎泽将军感知中,雪石城堡的每一处同样有着无数的粒子流,传递出不同的讯息。



    “有一千八百九十九位人类。”



    “警戒阵法笼罩,一旦闯入,必定被发现。”



    “杀阵困阵迷阵尽皆结合,威力非凡,任何一个恶魔将军闯入恐怕都得被困住好一会儿。”炎泽将军暗暗点头,“看来想要闯入雪石城堡,杀死东伯雪鹰本尊,是不可能的了。”



    他这次来,仅仅只是为了探个虚实。



    东伯雪鹰的本尊行走各方,寻找恶魔踪迹。可实际上要找到东伯雪鹰本尊是非常困难的事,因为东伯雪鹰也会变幻容貌,而恶魔们个个都是尽量伪装收敛气息唯恐被发现!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找到东伯雪鹰本尊,非常难!



    可有一点……



    东伯雪鹰本尊肯定要回到雪石城堡,回雪石城堡时,就可以直接灭杀。



    “可惜,他的雪石城堡不能闯,风险太大!”炎泽将军放弃了这一计划,“得有点耐心,慢慢寻找机会,一出手则斩杀他。”



    跟着他一迈步。



    刷。



    凭空消失无踪,直接穿梭虚空离开了。



    炎泽将军是非常小心谨慎的,他这次来探虚实的也只是一个魔力分身!像人类圣级超凡就能用出斗气分身。这强大的恶魔自然也能够施展出恶魔力量形成的分身。不过——在夏族世界,恶魔们是很少这么干的。因为他们个个都尽量隐藏力量,收敛一切波动。



    而魔力分身,通体都是恶魔力量凝聚,根本没法收敛!不管出现在哪,被人类超凡的天地之力一查探轻易就能发现。



    魔力分身一旦被灭杀。灵魂也是受到损伤的。



    所以没必要,恶魔们也不会用魔力分身。



    即便是炎泽将军,也是为了探虚实直接让魔力分身赶到雪石城堡,而后又迅速离去。也不会大摇大摆随便走。或者在一处长期停留。



    ……



    “走了?”东伯雪鹰刚上禀薪火宫,远处的紫甲瘦小恶魔就穿梭虚空离开了。



    “他已经离开。”东伯雪鹰又立即上禀薪火宫。



    很快,陈宫主通知东伯雪鹰:“雪鹰,你说的这个半神级恶魔,应该就是我们查知的一个叫‘炎泽’的极恐怖存在。他的实力深不可测。至今都没有和我们交过手。非常小心谨慎。我们对他的了解还非常少,只知道如今整个北方五座行省背后的所有恶魔,几乎都听他号令。”



    “哦?”东伯雪鹰吃了一惊,“整个北方五座行省?”



    “对,他可以说是北方五座行省的恶魔中的王者,真正的最高首领!”陈宫主道,“也是你们水源道观以后的最大敌人!我们对他知道太少,如今正在加紧搜集详细资料,总之,切切不可和他交手。尽量躲避。”



    “明白。”东伯雪鹰回应。



    刚才和那位炎泽将军简单接触了下。



    从天地之力感应来看,那肆意散发的邪恶恐怖气息很不正常,因为正常的强者,气息就算不刻意收敛,也不会汹涌到这个地步。要么是他故意挑衅主动释放魔力气息,要么就是很谨慎,这次只是派遣的一尊魔力分身过来。



    “那种感觉。”东伯雪鹰皱眉。



    很不舒服。



    自己仿佛一切都被那位半神级恶魔‘炎泽’看透了,这种‘被看透感’让东伯雪鹰非常警惕!到了他这等境界,他的感受绝对不可能是假的,都是有原因的。应该是某种力量在渗透在窥伺自己。可惜自己境界低。根本抵挡不了。



    “听说,半神级恶魔,都能和我夏族最顶尖的半神执掌神器时硬碰硬。”东伯雪鹰暗叹,“我夏族超凡个体上终究还是有些差距。”



    恶魔。大多都是黑暗深渊自然孕育而生的,极少数是恶魔生育。



    他们比凡人世界的太古生命天赋还强!像五阶恶魔就大多都是不死之身了,更别说半神级恶魔了。他们每一个身体就强横无匹,魔力更是比超凡斗气更霸道的力量。可以说……在基础天赋等方面全方位压制夏族人类。而且深渊中的恶魔数量不计其数,争斗厮杀何等惨烈?他们的战斗经验,悟出的奥妙技巧也更倾向于厮杀。



    相对而言。夏族超凡的修行就和平多了,厮杀也弱的多。



    “接下来,我水源道观最大的敌人吗?”东伯雪鹰眼中闪烁着光芒,“炎泽将军?”



    ……



    北方五座行省恶魔的最高首领‘炎泽将军’在雪石城堡现身后,就又消失无踪。



    虽然司空阳、晁青、池丘白都在追查寻找,可都找不到。



    东伯雪鹰的本尊继续在安阳行省境内寻找着恶魔踪迹,他这次是不断的朝北方行走。



    之前在‘仪水城’等地长期蹲守失败,他就放弃蹲守了。



    行走在山村间。



    行走在官道上。



    行走在城池中。



    一处处地方,东伯雪鹰一直维持着天地之力的探查,笼罩百里范围。可整个安阳行省的恶魔们仿佛完全消失了,根本找不到任何踪迹。



    甚至东伯雪鹰还一次次行侠仗义,想要像上次一样引出大鱼,上次可是宰杀了四阶恶魔,还得到了一座‘魔井’换了三十万贡献点。



    可惜——



    别说是恶魔了,连一个邪神魔神总坛都没能发现。倒是一些为祸一方的大贵族、强盗之类的灭杀了不少。



    ……



    “呼~~~”



    寒风呼啸。



    越往安阳行省的北方走,就越加寒冷,也越加地广人稀。



    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广阔雪原上,数十里上百里范围偶尔才能看到一个小村落,平民们驾着雪橇行进着,在这苦寒之地颇为艰难的生存着。



    这里勉强还能生存,再往北,最北方的真正北方大雪原,那可是纵横数十万里!根本是凡人们的禁区。



    “天地一片白茫茫,真干净。”东伯雪鹰行走在雪地上,留下一串长长的脚印。



    这几个月。



    因为刻意的去行侠仗义,也看到了太多的邪恶,心情也受到影响。而现在来到人烟稀少的安阳行省最北方,行走在荒凉雪地上,反而心渐渐静下来,心灵仿佛被洗刷过。



    “天地自然的确浩瀚无边。”东伯雪鹰站在一座雪山山顶,遥遥看去,远处大地雪白苍茫,偶有些冰封的湖泊、树木之类,的确浩瀚无比。



    东伯雪鹰盘膝坐下,就坐在山顶,拿出了一壶酒喝着酒,悠闲看着美景。



    他总觉得此刻雪山上观看的角度真是一种享受,仿佛无边无际,他的视力已经很惊人了,依旧看不到雪原的边际。



    “大地浩瀚,承载一切。”东伯雪鹰轻声自语。



    他脑海中仿佛什么被触动了。



    “大地……”



    东伯雪鹰的眼睛有些迷茫了,他的心灵完全和天空大地一切都完全融合在一起。



    天地间万物力量涌动。



    那充满灵动的风,那汹涌炽热的火,那柔和莫测的水……



    而大地,却是由无尽厚重的大地力量构成,它无边无际,承载着万物。



    ******(未完待续。)
29salon